粉丝称其为痞叔,子辰和余薇就出生在这片土地

文学评论

摘要:
这是片贫瘠的土地,耕地少得可怜,到处是石头山;这是个荒凉的小山沟,连鸟都懒得拉屎的地方。除了山路还是山路,出了这沟就是那坡,离最近地县城也有十万八千里之遥。子辰和余薇就出生在这片土地,山把他们隔在两

摘要:
这是坏小子写给好姑娘的情书!这是过来人写给所有人的青春纪念册!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5日书讯:近日,周中强新书《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周中强:82年生,新浪微博“痞

摘要: PART2
掠战皇宫,一处幽暗的密室内,皇帝独孤勣凝视着一幅古老的地图,久久不语。国师郄卜世站在他旁边,也沉默不语。这样待了不知多久,独孤勣忽然转身,一脸沉重地看着卜世道:蒙初,如今朕身边唯有你是可

这是片贫瘠的土地,耕地少得可怜,到处是石头山;这是个荒凉的小山沟,连鸟都懒得拉屎的地方。除了山路还是山路,出了这沟就是那坡,离最近地县城也有十万八千里之遥。

图片 1

PART2 掠战

子辰和余薇就出生在这片土地,山把他们隔在两个山沟沟。虽不在同一个山沟,但从上学堂时他们就形影不离,算得上青梅竹马。由于家境的贫寒,交通的极为不便,在村里算得上高材生的他们,中学毕业就辍学了。

这是坏小子写给好姑娘的情书!这是过来人写给所有人的青春纪念册!

皇宫,一处幽暗的密室内,皇帝独孤勣凝视着一幅古老的地图,久久不语。国师郄卜世站在他旁边,也沉默不语。这样待了不知多久,独孤勣忽然转身,一脸沉重地看着卜世道:“蒙初,如今朕身边唯有你是可靠的,端木城与西门奡相互勾结,笼络了不少朝中大臣,朕每每想到此事,就不能安寝……朕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先祖的基业毁在我的手里……“

少女怀春,少男钟情。就在这一年,他们相恋了。除了砍柴,贫瘠的土地也没多少农活可做。白天,他们相约采野花,拾野果,摸回鱼,既走遍贫瘠的大山又有鱼吃。晚上,肩并肩背靠背地看月亮,数星星,彼此倾诉着属于他们的情话。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5日书讯:近日,周中强新书《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周中强:82年生,新浪微博“痞人日记”博主,其微博语言以辛辣幽默著称,受300多万粉丝追捧,粉丝称其为痞叔。有过两次大学的经历,分别学习英语和新闻学专业,均未毕业就离开学校。爱好得罪人,在生活的磨练下长成了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现为某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伙伴印象创始人。

卜世脸色凝重,淡淡道:“皇上可有何对策?”

这年春天的好日子。杀了猪盛摆了酒习,宴请了四邻八方。恋爱了三年的他们,征得双方爹娘的同意订亲了。并定好了日子,在这年的秋天有了闲钱,把婚结了。

编辑推荐
300多万粉丝热烈追捧,微博红人“痞人日记”首部作品面世,总有一个故事让你找到曾经的自己。★痞人日记在微博上嬉笑怒骂、文风犀利,但是写到青春,他这个不安分的坏小子,在被生活磨练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之后,变成了最有耐心、最富情怀的过来人,这是他写给好姑娘的情书,写给好小伙儿的青春纪念册★
写给未青春、正青春、已青春的你:有人说,青春是一颗划破天宇的流星,虽然绚丽却很短暂;也有人说,青春是一棵常青树,永不凋零。有人说,青春这首歌太长太悠远,缠绵的语调萦绕我我们的心里梦里。徐志摩说,一生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时光老去,青春的脚步依旧前行,所有的辉煌都被新的记录代替。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你又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端木家族根基庞大,是先祖一手提拔上来的,在朝中势力很大。西门家族原本是一边蛮小国的皇裔,归顺后,先帝一直青眼有加,在朝中势力也很大。况且现今他们手握重兵,在百姓中的声誉很好,暂时还不能动他们。可终究有一天他们要反,到时……”独孤勣叹了一口气。

在村里余薇是个要强的丫头。为了让自己的婚习和别的姑娘不一样,为了给自己赚份嫁妆钱,薇毅然和姐妹采月踏上了南下之路。【在村里,所谓女孩的嫁妆不外是婆家给的彩礼钱买的】

内容提要

写给未青春、正青春、已青春的你:有人说,青春是一颗划破天宇的流星,虽然绚丽却很短暂;也有人说,青春是一棵常青树,永不凋零。有人说,青春这首歌太长太悠远,缠绵的语调萦绕我我们的心里梦里。徐志摩说,一生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时光老去,青春的脚步依旧前行,所有的辉煌都被新的记录代替。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你又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卜世看着皇上这样苦恼,心里也暗暗地苦恼了起来,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便开口道;“陛下,可还记得韫台灵婴?’’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他们在一家包吃住的酒店里做了服务员。由于余薇的清新脱俗,举止端庄优雅,业绩自然也提升了不少。很快得到了领导的赏识。真所谓青云直上由领班直至大堂经理。

章节试读

马驰是我的哥们儿之一,蒙古包里喝奶酒长大的,生命力很强,像棵野草。莫妮卡不叫莫妮卡,但她让大家叫她莫妮卡。莫妮卡上大一的时候,马驰是接新生的学长,按照惯例学长接完学妹都会跟她们聊聊大学里的注意事项,怎么避免被坏人欺负。就在那次饭局上,莫妮卡义无反顾地爱上了马驰这棵野草,她说原因是觉得马驰很耿直,他在饭局上当大伙儿的面说一个女生发型太难看。事实上马驰是喝多了。但女人是奇怪的动物,不一定因为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就喜欢上一个什么样的人。马驰毕业那年的末尾,大家忙活着扎堆儿狂欢以便冲淡即将分别的忧伤。莫妮卡伤感地望着球场上的马驰跟我们说:“我有一棵草,宁可枯萎,都不能把他弄丢。”那几天马驰来了一帮外地的朋友,我们抱着“客人不喝醉,主人很惭愧”的情怀将来者全部撂倒,望着客厅,莫妮卡豪迈地说“不以喝醉为目的的饭局都是耍流氓”,然后就毅然决然地趴下了。马驰那帮朋友撤后的第二天,我们又坚持喝到凌晨五点,我觉得奇饿无比,马驰说我带你去买豆腐脑。马驰除了学生身份,副业是玩赛车,骑着一个改得无法再改的公路赛摩托车,平时人还未到,耳边却已响起嗡嗡声,以马驰的话说,越要刹车的时候越给油,不轰进去几块钱油绝不停车,就怕别人不看他。那天我坐上摩托便后悔了,因为当时我戴着眼镜都觉得眼睛被风吹得睁不开了,我便问马驰能否看见前面的道,马驰很淡定地说,看不见。我当时最后悔的事就是没立遗嘱。买完豆腐脑,我完全沉浸在即将告别饥饿的喜悦中,可就在他将速度放得很慢的时候我们却摔倒了,马驰腾一下就站起来,先把摩托扶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我,根本没问我有没有摔到哪儿,只说了一句:“你怎么把豆腐脑扔地上了?”这句话把我问愣了,然后下一句话我崩溃了:“你怎么把豆腐脑扔那么远?”当天晚上我带着惊吓过度的心情以及那条瘸腿一边喝酒一边学马驰怪我扔豆腐脑的事儿,可这帮人没一个问我腿摔什么样,倒是我自己死不要脸见着一个就掀起裤子让人家看一眼,后来马驰说:“别显摆了,就是瘀一块。”那感觉就好像,我没摔出个生活不能自理,很对不起大家伙儿。马驰特别爱玩赛车,那时东子也有一辆,他们俩总是带着姑娘穿梭在马路上,就是没带过莫妮卡。一天吃过大排档后,莫妮卡非要坐马驰的车,马驰不让坐,莫妮卡说:“你是不是事儿妈啊?”东子说:“那你还是坐我的吧”,马驰赶忙接茬说:“别别,就你那技术算了吧。”莫妮卡也没理会马驰,跟东子说:“还是别了,你那姑娘还等你呢!我就要马驰带我,老带别人不带我,什么意思!”

独孤勣微微颤了一下,他明白卜世的意思,但没有表态。于是卜世接着道;”伏心大阵一出,天下收心。“

经过半年的脱变,薇俨然成了一位职场达人。每天夜里都憧憬着再等几个月就可以和心上人完婚了,心里不觉一阵窃喜。连做梦也是会笑山声的,梦里的点滴不正是她想要的生活吗?偶尔乐醒了,开始想想以后的生活中。婚后她会陪着子辰来城发展,这里毕竟见多识广,不愁赚不到钱过上好日子。毕子辰的能力不愁找不到一份好工作。而自己也可以学习一下酒店管理经验。将来也能为自己做回老板,宴请全山沟的人来海吃一顿,想到这里,余薇又不自觉地笑了。

专业点评

数百万粉丝追捧的微博红人痞人日记首部杂文集,有故事、有随笔,有叙事、有感悟,关于爱情、关于人生、关于理想、关于青春。

“朕看我们要……”独孤勣把卜世招到近身处,贴着耳讲了好久。起初卜世不明白皇帝什么意思,但后来也不得不佩服皇帝的谋略,便一直“嗯’’。

从村姑到职场达人,由陌生到熟悉,余薇开始喜欢上了这座城市。适应了这朝九晚午快节奏的都市生活。有压力才有动力,但更多的是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她的根在这城市逐渐地扩展着,以至吸取更多的营养,扎得更深更远。

最后,独孤勣语重心长地说道;“只是这事,恐怕你我都要做出牺牲。’’

而采月也一改从前那土得羞涩得村姑形象。打扮得艳光四色,妖娆无比,甚是光鲜可人。她也喜欢上了这里的虚荣繁华,霓虹酒绿,醉生梦死的颓废生活。不时地幽会几场,也玩起了暧昧。薇曾几次劝诫别让那纯朴的心越滑越远,迷失了自己。甚是无果,反倒姐妹之情似乎多了层隔阂。

卜世仍淡淡道:“为了我朝,贫道就算死了,又何妨!”

薇是个心气很高的女人,高傲但不失温和。多少人暗示喜欢她,宴请她。她总是微微一笑,拒绝了所有人的青眛。因为她知道自己要什么,还有等待她的子辰!

独孤勣轻轻拍了几下卜世的肩膀,两人相视会意。

偶然的一次同事party。盛情难却,从来不沾酒的她在采月的奉劝下,和自称是王老板的那个人喝了杯交杯酒。只一口…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只有自己知道。

最近
边远小镇,灵仙镇,来了一大批军队的人,那些士兵纪律严明,个个看上去威武雄壮,不像州县的杂牌军。小镇上的居民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所以当这些军队开过时,纷纷躲入屋中,只是某些人的好奇心实在太强,便偷偷地掀开一条小窗缝看。只见一位四十岁上下的将军招手叫了身旁的一名小军官,说了些什么话,那个小军官便带着一小队士兵挨家挨户喊话去了。

天已大亮。迷糊中醒来,余薇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被扔在床上,浑身上下如此的不堪…顿时,天塌了,她觉得好无助,欲哭无泪的痛向谁言说。咬咬牙,只能往肚里咽。她恨这个社会,恨采月,恨那个秃顶的胖男人。她,他们毁了她的一切,那些美好倾刻化为乌有。

小军官声音洪亮且很沉稳,他喊道:“众父老乡亲,我们是安国将军端木城的部下,诸位不用害怕,我军纪律严明,绝不侵犯百姓,众位出来吧。”

桌上的那张留言和那沓钱张狂的扔在那里。薇瞟了一眼:最终冲动战胜了理智,伤害了你,这是五万元钱,作为对你的补偿。如有需要,call我:138*******。顿时,薇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那沓钱上,撕得粉碎。我是为了钱,为了钱么?不是,又为何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钱又毁了我的一切。撕吧,撕掉这段屈辱,撕掉心中的怨恨。但也撕碎了她和子辰三年多的爱恋,撕碎了她们共同的未来…她开始绝望了。

老百姓一听是安国将军来了,纷纷开门出来迎接。安国将军是谁,何以有这么大的魅力呢?原来这位安国将军乃是端木府如今的家长,端木家族曾跟随先帝出征,为我朝江山社稷立下了汗马功劳,因此被授予了世袭的爵位。而现今端木城虽是袭的爵位,但他本人可不简单。他自小

但薇毕竟是个理智的女孩。想想那个贫困的家,想想阿爹阿娘,只有坚强地活下去。等以后有机会,默默地帮家里一把。她决心离开让她痛苦一生的是非之地。于是,收拾好心情,一个人背起行囊,哼着伤感的情歌踏上征途,去一个新的城市,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熟读兵书,十五岁就开始跟随大军出征,战场上英勇无比,屡建战功因此十七岁就被封为骑都尉,二十岁被封为都督,三十岁被封为都尉,三十二岁被封为将军。由于军功显著,所以独孤勣亲授他为安国将军,取安邦治国之意。尽管位居高职,这位安国将军却十分体恤下属,爱惜百姓。每到一地,他都会先与兵士约法三章:不得骚扰百姓;没有他的命令,将士不得离开军营二十里以内;将士不得私见州县官员。违以上三条中的任意一条,按军纪处罚。因此,这位安国将军很受百姓的欢迎。

不知不觉中,那个多事之秋就要来了。前两天子辰的爹还托人来探探口风,为婚习的事做准备了。这可急坏了薇的爹娘,不知如何是好。在那个通迅极其匮乏的年代,信是联系外界的唯一沟通方式。爹见迨两月丫头咋没来信,些许不安。就让余岚去给姐姐再寄两封信去,催她回来。余岚是余薇的栾生妹妹,一样的清新脱俗。除了阿爹阿娘外人是无法分辨谁是谁非。但她们的性格却是千差万别。薇,文静,更多愁善感些。即使生气,也会不语泪独流。岚,洒脱任性,偶尔使点小性子的一疯丫头。

安国将军虽然年仅四十岁,但头发已经花白,沧桑的容颜上依稀可以找到年轻时帅气的模样,这样更显得他可亲可敬。他朝着拥戴他的百姓略微地挥了几下手,然后便用不大不小恰好能让每一个人听见的声音说道;“在下奉圣上旨意,征讨丽人族至此,望各父老乡亲切莫恐慌,一切照常,叨扰了。”

寄出的信一月有余,又被打回,原因是杳无此人。从没出过山沟的老爹又不知哪里去寻,只能托熟人问问。眼看离预定的婚期愈来愈近,薇的音讯全无。而子辰家春天给的那一万块彩礼钱,也早已用在大成盖房娶媳妇,早已化为乌有。愁得阿爹一个劲地叨着烟袋嘴,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阿娘一个劲地唉声叹气,求神灵保佑度过难关。

老百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客气的将军,于是全都大声高呼:”安国将军千岁”
“安国将军必胜“……感受着那山呼的“千岁”,端木城的表情有些复杂,但他很快便以一笑盖之。站了一会儿,便吩咐部将收兵前往十万大山,只留下一队人马驻扎在此等候照应。

岚开始有了自己的心事。曾半开玩笑的跟阿娘道“让我嫁给姐夫算了,为家也分些忧,嘻嘻”“死丫头,别添乱了,一边去”阿娘如是说。

太阳渐渐西沉,不远处既是十万大山的门户——弱水河和青木岭。青木岭像一堵巨大的围墙把持着十万大山的入口,而弱水河则像是守护十万大山的栅栏。青木岭上怪石丛生,连土都是青色的,岭上的植被异常繁茂,且很多都有剧毒,一不小心沾上便会皮肤溃烂而亡。所以没人敢越过青木岭,因此渡过弱水河便成了唯一的选择。但弱水河也不是那么好渡的,弱水河的水不同于普通的水,什么东西丢到河里都会沉下去的,弱水河的水是金色的并且浑浊的,没有人知道它有多深,也没有人知道它吞噬过多少无知的渡河者的性命。

其实,由于薇的关系,岚和子辰早就认识。真正对子辰有好感,是从薇的订亲宴那刻起。喜欢上了他的英俊潇洒,勤劳肯干,每次来他们家都忙东忙西的劈柴烧水。喜欢他的侃侃而谈,幽默风趣,逗得姻姐掩嘴而笑,只要高兴岚也不管不顾地傻笑着。

卜世站在弱水河边神情复杂,旁边的端木城神色也有一些复杂,两人都一声不吭地盯着弱水河对岸。弱水河看上去仅有五米寛的样子似乎架上木梯就能过去,然而卜世和端木都很清楚,他们看到的都是幻像,实际上弱水河远比五米宽得多,对面的岸根本就不是岸,只是河上升腾起的雾气幸存的幻影罢了。

余岚嫁给了子辰。对阿爹阿娘说,这是无奈的选择。对于岚,在心里有种骄傲的小波动,又替薇感到惋惜。在心里有个傻傻的念头,只要薇回来,她会把子辰还给她,反正他又不吃亏。而自己爱过,拥有过也无悔。婚后的日子,小夫妻俩过得很温馨,也很滋润。只是子辰越来越觉得,自从从城里回来,薇变得更活泼可人了,不再那么矜持,偶尔还时不时地捉弄他一回。女孩,结了婚就是不一样。每次提到过去,岚总是躲闪避及而言它,不知所云,只是一个劲地摇头点头,忘了忘了。

“国师有把握渡过这河吗?”端木轻轻问道。

直到两年以后,儿子的出生给这个小窝带来了更多的乐趣。子辰是个好男人,在外面和朋友合伙跑运输,每次回来总是给她娘俩带上点什么。岚越发感觉对不起子辰了,憋在心里何尝不是种煎熬。她曾欲想了太多结果…子辰会离开自己?就算不会,还会一如从前?

卜世弯下腰,伸手轻轻揽起一捧弱水,那水便像金子似的从他的指缝间滑下,重新回到河里,却未溅起任何涟漪,“没有多大把握”,他缓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端木道,“将军想听弱水的故事吗?”

离家半月的子辰回来了。晚上,岚做了一桌子菜。他们说了很多,岚告诉子辰她跟着他很幸福,只是不该瞒他。子辰示意岚不要说“我们不是好好的,一切都过去了”。“不,压抑了太久”“亲爱的,我都知道了”。岚呆住了,没想到子辰是如此的平淡。

“嗯!”端木点点头。

那次,给爹上城里去抓药,遇到采月了。她告诉我你姐变心了,跟一个老板走了,至于去哪她也浑然不知。我当时无论如何也不信,可事实告诉我。薇无论多开心,总是莞尔一笑端庄秀丽的淑女形象。而你,就是一个不管不顾永远也长不大的疯丫头,呵呵。那几天,我真的好累,苦苦在感情的旋窝里挣扎。怨薇的轻言放弃,怨你的痴傻…又不忍去伤害你。想了好多,赫然发现,也许你更适合我。和薇在一起,可以无话不谈,但不敢随心所欲,对我太多的约束,从小到大更像一个姐姐。和你只要开心,可以疯到天黑,玩到天亮,我们就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我原以为,以父辈的先婚后爱为借荐,尝试爱上你。其实,早就爱上你了。没有你,我便丢了整个世界。

“呦,两位原来在这儿啊!嘿,让我好找哇。”西门奡面色通红,上气不接下气,显然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岚哽咽了,此时无语更甚千言。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岚冰凉的小手,子辰把她拥入怀里抱得更紧了。生怕和从前一样,一放手就是永远。突然熟睡的儿子打了个喷嚏,打破了这刻的宁静。望着儿子熟睡的小脸,睡得正香。“辰,你看儿子像你那么坏,嘻嘻”“亲爱的,儿子吃我的醋了,以后把你的爱给宝贝吧,呵呵”子辰坏坏的笑着。岚正欲再说些什么,一张毛绒充满男人烟草味的唇贴近了她的唇,缠绕着…

“义父,我终于找到你了。”一位十八岁上下的青年小道正向这边跑来。

薇来到了这座海滨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只因靠海,才能抹去心中的阴霾。感受这海阔天空的美好,还心情一片宁静。在海边开了一家小酒馆。由于薇的管理能力,酒馆的规模不断扩大,成了这家名为“随心”的集休闲,购物娱乐及一体的星级会所。

端木看着那小道笑道;“与占啊,喲,都长这么高了!来,让叔父好好瞧瞧。”端木轻轻拍了拍与占,又细细的瞧了一圈,与占都被瞧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恰好这时端木放开了与占,只听他向卜世笑道:“怎么,把与占带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啊?我当年见他时,他才十二岁,如今他应该十八了,道行肯定也精进了不少吧!唉,都可以出来帮忙了。”

这天,店里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想带些海鲜回去,给山沟的乡亲尝尝,能否打个折优惠些。服务小姐的头摇得拨浪鼓似的,就是不行。客人还欲说着什么。这时,薇正欲下楼,在这遥远的他乡听到家乡浓重的乡音,甚感亲切又熟悉。凭住呼吸,停下脚步,不觉一征。是他?眉前那道为她英雄救美留下的疤痕。没错,是他!依旧是那熟悉的面孔多了些成熟,依旧是那伟岸的身躯,多了些沧桑…来不及多想,薇正急于逃离。服务小姐看到了经理,向上一扬手。“先生,这事我真的无法回答,您和我们的经理谈吧”四目相对,时间瞬间停止了。“薇儿,是你?是你么?”“不是,您认错人了”在子辰看来,这声音如此熟悉,迫不及待地追了上去,连旁边的保安也没有拦住他。薇转过脸丢,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是激动,是解脱,是等待,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这些年的伤痛委屈又向谁言说。曾经的恋人相见,因为误会,怨过恨过,毕竟爱过,此时无语更甚千言。子辰一把扯过薇,把她拥入怀中。薇抽泣着,多少个夜里梦想有个可以依靠的臂膀,有个可以倾诉的他。往事一幕慕重现,任那记忆纷飞,泪水无情的流着。两颗心如此的靠近,紧紧相拥,整个世界只有他们才是主角。

卜世把与占招过去,帮与占整了整衣襟,笑说道;“那有什么精进啊?不过这小子的悟性倒是好得很哪,什么精深的占术,阵法啊,记得比我还熟哪!”

经过刚才的忘情,双方都有些尴尬。子辰告诉薇,自己这次出来是陪老婆儿子出来玩玩。而自己的妻子就是岚儿。顺着子辰手指的方向,透过窗外,那不正是另一个自己吗?望着沙滩上,岚和儿子你追我赶的,嘻嘻哈哈的笑着,齐乐融融…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与占被义父夸得不好意思了,就讷讷地笑着;“哪有啊,义父谬赞了。”

薇把这些年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子辰。听完这一切,她理解了和她的误会,她的艰辛,她的伤痛。因为她爱他,才选择了逃避。这些年是自己一直对不起她。她没变,子辰也没变,唯一改变的是这个残酷的社会。子辰也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薇。并告诉她,他如果知道真相,如果是个男人,他会等她的,哪怕天涯海角也找她回来。在薇的心里,子辰娶了岚对她来说也是莫大的欣慰。再也不用会所以后无人掌控的局面犯愁了。她相信,子辰的能力一点也不逊于她。

“两位刚才在谈什么啊?”西门奡终于缓过来了。

原来,薇在一次不适中,因为过分劳累,诊断出癌症晚期。留在世上的时日不多了。当子辰得知这一消息,有点失控“不会的,你骗我对吗?”薇拿出诊断书:晚期,后事。“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你我有缘无份也就罢了,为什么一相见就注定要永列。如果返样,我只要你好好地活着,永不相见。傻丫头,这些年为什么不找个人好好照顾自己嫁了。你好傻,还会想好傻,还会想着我,对吗?””那都是以前了,现在我只能祝福你和岚儿。把对我的爱无私的给岚儿,让她承载我太多的梦想,你们幸福我这一生已足矣。”“傻丫头,我的心里一直有你的。我一直深爱着你,但也爱上她了,”子辰道。薇苦笑了下“傻样,还是坏坏的,同时爱上我们两个不累?何时变得这么多情了,呵呵。如果有缘,经过千百轮回,在时光的某处角落。来世,在奈何桥那边我会傻傻的等你。”“丫头,你会喝孟婆的,只要今生不要来世”子辰近乎艾求道。“也许会的。不管如何我依然纪得你,你眉前的那道爱的印记,我们曾经的誓言将会镌刻在我的骨子里,任时光岁月也无法抹去对你的依恋。来生,再也不会走丢,做回你的新娘,为你为我,呵…”(短文学网
www.xiaoshuozhu.com)

“噢,刚刚卜世道长正要和我讲弱水河的事呢”|,端木转过头来看向卜世道,“我们继续吧!”

这年的秋季,带着对这个世界美好的眷恋,薇走了。并一再叮嘱子辰,不要把她的一切告诉岚儿。子辰接管了这些资产,完成薇的遗愿。

卜世点点头,看着弱水,缓缓道:“其实这里原本并没有弱水,也没有青木岭……’’

三年后,子辰和岚儿有了自己的女儿,取名叫啬薇。子辰没有遵守薇的诺言,把所有的一切告诉了岚。岚经过苦苦挣扎,最终走了出来。

“没有,不可能吧?难道它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西门插嘴道。

子辰的产业越做越大,连成海滩,建成了风景名胜的旅游区。而薇所在的那幢别墅,依然收拾得雅致简洁,还是保持原样,也许N年的某一天她会回来看看。旁边有块牌匾,记载着她的故事。每天来的游客络绎不绝,不少是奔这凄美的爱情故事慕名而来,为第一位走出山沟的女孩,为她的痴心,坚强,执着的精神所感染。

“西门,你让国事讲完嘛!”端木瞧了一下西门。

每年的清明,子辰和岚儿总会在薇的墓前。聊聊他们的事业,谈谈他们的生活,献上束花,从未间断。

“但自从四百年前发生那件事以后“,卜世顿了顿,众人会意他说的是韫台皇后的事,于是他接着道,“天神为了防止这种事再发生,就向十万大山降下这青木岭与弱水河,让丽人族与世隔绝。”

在时光的某处角落,薇灿烂的笑着。

“这也太搞了吧?”西门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素日严谨的卜世道长居然会讲这么不着边的话。

一颗流星滑过…

“我相信国师说的都是真的”,端木捋了一下自己的胡子,又继续问道,“那我们有办法渡过去吗?”

“占儿,把东西拿出来吧。”卜世向与占道,只见与占从身后解下包袱,从里面拿出一个紫绸包裹着的黑檀木盒,打开木盒,里面是一个雕刻精致的紫水晶盒,再打开水晶盒,里面是一颗闪烁着五彩光芒的灵珠,灵珠里面好像有一个小精灵在沉睡,西门和端木看的珠子时,都呆掉了。

“天哪,你居然把它带来了”端木明显有些语无伦次了,“皇上他这是要下血本吗?”

“来,给我瞧瞧我朝的镇国之宝。”西门笑眯眯地伸手向与占道。

“非处子之身不得碰圣珠。”与占一把收回珠子,递给他义父。

“嘿,你这小道士!”西门气急败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