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旦措姆与男孩格朗是祖孙俩,两个孙子不能上学

励志成功

摘要:
小冲和悦悦就这样回家了。咦,这怎么有只狗?悦悦有点吓死了。而小帅却兴致勃勃。臭狗,走开!悦悦一脚踢开了小帅,小帅有些生气了。呜呜地叫着。哦!这是老板托我养的狗,可不能踢死,不然要赔钱!小冲笑着说。快把

摘要:
张牛庄乡张乡长,突然接到县办公室电话,要找一个特困户,作为县长的帮扶对象。放下电话,张乡长就找到村办公室李主任,开始查贫困名单,翻了几页,李主任说:那报李二小吧,他爷爷得了重病,儿子出去打工去了。孙媳

摘要:
感动的时事情,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各位,大家看看下面的中国最感动人心的故事,一起阅读吧!感动人心的故事感动人心的故事
一、9岁小格朗:“我是用手把奶奶挖出来的” 4月17日上午,广东边防救援队组

小冲和悦悦就这样回家了。“咦,这怎么有只狗?”悦悦有点吓死了。而小帅却兴致勃勃。“臭狗,走开!”悦悦一脚踢开了小帅,小帅有些生气了。呜呜——地叫着。“哦!这是老板托我养的狗,可不能踢死,不然要赔钱!”小冲笑着说。“快把死狗换回去…我的天啊!”悦悦叫起来,“还给他买狗粮,一点白米饭就行了啊!”她非常的不高兴。“你自己看看!”悦悦指着狗粮袋上的数字,“这可要一百多块啊!”悦悦几乎要疯了,“狗怎么能和人比呢?明天把他送走,你看他,吃得那么胖!”悦悦不满意的说。“可是…”小冲结结巴巴道。“哪里有什么可是!送走!”悦悦大声地说。“好好,听你的!”小帅开始生气了,什么破女人啊!败家女还敢来说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喂!阿博!”小冲有些沮丧地说。“怎么了?”阿博问道。“你能把小帅接走吗?”小冲看了小帅一眼,“其实不是我愿意的,我老婆讨厌狗狗,你接走先养吧!”“可我这儿猫足足有四只啊!”阿博没有一点抱怨地说。“哦,这样啊,那我放回收养所吧!”小冲托了托电话。“可今天晚上风很大啊!那你怎么去…”“没关系!”小冲打断了阿博。“对了,小冲,今天的话我不是故意说的,那些都是气话!”阿博有些忏悔地说,“但是你的妻子真的不靠谱,我在大街上跟踪你们,趁早离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何况我处世经验很丰富!还是听我的吧!”小冲没有吭声,直接挂下了电话,像了像阿博说的话,记得以前阿博得教诲是最灵的。“可是我们好不容易的!”小冲嘀咕道。“怎么还没有送走,你个混蛋啊!想害死我吗?”悦悦狂叫道。“哦,马上走,走!”小冲委屈地说。小冲抱起小帅。小帅不爽地瞟了悦悦一眼,并大声叫到!“臭狗!滚!”悦悦拿起书往小帅身上砸,却砸到了小冲。

张牛庄乡张乡长,突然接到县办公室电话,要找一个特困户,作为县长的帮扶对象。放下电话,张乡长就找到村办公室李主任,开始查贫困名单,翻了几页,李主任说:“那报李二小吧,他爷爷得了重病,儿子出去打工去了。孙媳妇又嫁给别人了,留下两个孙子,不能上学,家里欠很多债。”

图片 1

“小帅,真的很对不起!”小冲委屈道。一辆渺小的自行车在狂风中行驶。

张乡长说:“李二小不行,两个孙子不能上学,影响咱们乡‘双基’教育的验收。”李主任翻了几页贫困名单,说:“牛二宝可以,他家有很多孩子,他家徒四壁,被罚了几次款,也不控制点。”张乡长说:“太影响脸面了,县长来了一定会说咱们计划生育没做好!”

感动的时事情,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各位,大家看看下面的中国最感动人心的故事,一起阅读吧!
一、9岁小格朗:“我是用手把奶奶挖出来的”
4月17日上午,广东边防救援队组织三支医疗小分队赴玉树结古镇灾区巡诊。在结古镇第二完全小学附近,当官兵们走进安置点时,一个小男孩拉起一位战士的手就跑:“叔叔,你们快去救救我奶奶吧!”在小男孩的带领下,医护人员立即前往救治。76岁的老奶奶才旦措姆腿部在地震中被砸伤,四天来一直没能走动半步。
救援官兵赶到后,立即对才旦措姆进行救治。才旦措姆与男孩格朗是祖孙俩,两人相依为命。地震发生时,起来上厕所的格朗幸运地逃过一劫。“房子塌了,奶奶的腿被压在下面,我是用手把奶奶挖出来的。”讲起当天的情况,9岁的格朗还心有余悸。
参与救援的广东边防总队六支队军医刘成介绍,老奶奶打上石膏以后,半个月就可痊愈了。当官兵离开时,才旦措姆拉着官兵的手依依不舍,嘴里不住地说:“扎西德勒,扎西德勒………”
二、港义工舍己救人感动四方 曾荫权:港人以他为荣 阿福感四方
港拟追颁金英勇
青海省玉树县七点一级强烈地震夺走数以百计的生命,当中包括四十六岁的黄福荣。在大地震来袭时,作为义工的他成功带同一批孤儿及时逃生,但得知有数名孤儿和老师被压在倒塌的楼房下,纵然面对随时有余震的危险,他并没有临阵逃脱,反而义无反顾地再进入废墟中,救出被困的三名孤儿和三个老师后,自己却敌不过猴岛召唤,第二次六点三级的余震突然发生,瞬间被倒塌的房子夺去生命。
三、母亲怀中的孩子还活着
4月16日上午9点到11点,两个小时,广州消防20多名救援者经历了从希望到失望的剧痛。失望的情绪弥漫着在场的每一位救援者。
那时,一个男人跑了过来,“你们不要找了,白文毛和永吉都遇难了。”男人说。“我是永吉才仁的丈夫,我叫珍夏,是玉树州孤儿学校的老师。”几位邻居认出了蓬头垢面的珍夏,然后对人群喊:他是永老师的爱人,你们应该相信他的话。
救援队员们脸上一片悲伤。广州消防援救队指挥官摇了摇头,“我们来迟了。”人群开始散去。
“地震时,我住在学校,跑得快,然后狂奔回来,却没找到永吉和姐姐白文毛的影子。”珍夏流着泪告诉本报记者,地震半小时后,姐妹俩的遗体已经被珍夏挖出。
珍夏告诉记者,挖出来的白文毛怀里,是她9个月大的孩子。白文毛双手紧抱孩子,头部死死地护着孩子的脑袋,倒塌的砖头正好砸在白文毛的后脑,母亲白文毛是用母爱和生命,换来爱子最后生存的机会。孩子挖出来后哇哇大哭。如今由珍夏带到孤儿学校的院子里,住在外面没有帐篷的地铺上。
当人群散去,几个孩子拿着一张心形卡片,轻轻地插在坍塌的墙上。“你虽然走了,但却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卡片上这样写着。
珍夏说,永吉是爱孩子的女人。姐姐白文毛未婚育有一子,永吉视为己出。在学校,孤儿们亲切地称永吉为“妈妈”。
收藏 收藏

“恩,真舒服!”悦悦起床了,阳光照到她脸上。不停地玩着小冲给她买的手机。“哈哈,这个臭男人到被我骗的不少,今天逃回去吧。不和他玩了。”悦悦拿好小冲送给她的鞋子、手机、化妆品…小冲回来了,还带着一只最听小冲话的藏獒。这也是小冲养大的,他们也有着很深厚的友谊。

李主任又查了查,说:“咱们村,老钱家,有两个孩子上大学,学费太贵了,他家有没什么副业,仅从农业得几千块钱,日子过得太穷了,我看就把老钱定为帮扶对象吧。”张乡长说:“要是把老钱定位帮扶对象,以后你们村,再出了大学生,怎么办?咱们乡的资金都花光了,咱们再办厂,资金找谁要去!”

“你干嘛?”悦悦心虚地说。“你干嘛?”小冲指着床上的箱子。“额…我没什么啊!我就是整理一下。”悦悦有些语无伦次。“好了!”小冲拿出一张离婚证,“公安局确定你就是嫌疑犯,你已经作案多起了。”悦悦有些吓坏了。“麻烦和我走一趟!”小冲后面的阿博开口说话。他们拉起悦悦往警察局走去。一个女人怎么能禁得住两个大男人的力气呢?更何况还有一只藏獒。

李主任说:“有了,那张三吧,他勇斗歹徒,流了那么多血,巨额要费还未着落。”张乡长说:“张三也不行,如果报上去,只能说明我们的治安有问题,现在是和谐社会。”这么一来,李主任真无话可说了。

小冲和阿博有事去了,小帅当然在宠物收养所里。小帅躺在狗舍里,其他朋友也很和睦,反正也打不过小帅。

李主任翻了翻几页户口说:“我看就报刘文革吧!”张乡长不由地一惊,他知道他是咱乡的能人,不仅住着三层楼房,还准备建一个造纸厂。

“太无聊了!”小希大吵着,“为什么不能打架啊!”小希不停地抱怨着。阿博走前也嘱咐过小帅,若有小狗打架,就去阻止,并加以相应的惩罚。“有狗打架!”小希提醒小帅。“哦?是吗?”小帅说。“是的大王,的确如此。”小希恭恭敬敬道。这里养的只不过一周左右的小狗,对付起来易如反掌。更何况小帅是精心抚养的,没有一只狗狗能壮过他。

张乡长说:“刘文革很符合条件,可我们要对县长负责。刘文革不是还有套老宅子吗?县长来了,就带他同刘文革一块住,他家有个漂亮姑娘招待他。年终县长来检查,刘文革的造纸厂也建起来了,而且走上致富之路,这不就是县长的帮扶的成绩吗?县长一高兴,说不定给办厂解决资金和销售问题,这不是又给咱们乡增加税收了吗?一箭双雕吗,皆大欢喜啊!就定刘文革……”

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情后,觉得无聊,便走到外面观赏一下风景。郁郁葱葱的大树,长满了柚子,多么宜人啊!当小帅正在欣赏美景时,看到了别的事物。“妈妈!”小帅至今还记得,怎么会不认得呢。虽然有点老,但是管起孩子来可不马虎,也精神抖擞。小帅叫了一声。“汪!”但是她却没理小帅。小帅很委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很快就把刘文革报上去了,刘文革就成为县长的帮扶对象了。

这时,出现一只小猫。她悠悠忽忽地走来,虽然眼睛还是看起来有些紧闭着,但是大约也能看清。“你好,我叫小柔!”小猫自我介绍,“我仅仅四五天大,你应该已经有两周了吧!是不是小冲抚养你的。”她温柔地说道。“你怎么知道!小帅有些恼怒。我就是阿博亲自抚养的小猫,今天他有事,所以先让我到这里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