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对张温说,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1日书讯

文学作品

摘要:
邓丽君,梅艳芳,王菲,张艾嘉……19对人儿,19种相思,19段苦恋。所谓倾倒众生的魅力,无非就是刻在他们心灵上的或深或浅的伤痕……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1日书讯:近日,倾蓝紫新书《故事未完

摘要: 一位小朋友坐在书店的地板上认真地看着书
“儿童文学是启蒙文学,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想象力是你的孩子有没有成就的关键,不要把孩子置身在题海中,让他在文学中插上想象力的翅膀吧!”这是我省儿童文学家给予

摘要:
美人计连环计东汉末年,司徒王允非常痛恨董卓。因董卓欺上瞒下,更可恨独揽大权,烧毁洛阳,又迁都长安,自封为太师。董卓父子又掌握军事大权,更加横行无阻。王允想觅良臣杀死董卓之流。突然,董卓传令要

图片 1

美人计

邓丽君,梅艳芳,王菲,张艾嘉……19对人儿,19种相思,19段苦恋。所谓倾倒众生的魅力,无非就是刻在他们心灵上的或深或浅的伤痕……

一位小朋友坐在书店的地板上认真地看着书

——连环计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1日书讯:近日,倾蓝紫新书《故事未完,心已碎》由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出版。倾蓝紫,作家,古典才女,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生于云南,居于北京。做过很多的事,走过很多的地方。性格淡雅、热爱生活,相信爱情。擅长讲述古今中外的爱情故事,悲伤,又美好。出版有《不如不遇倾城色》《锦瑟无端五十弦》等作品。

“儿童文学是启蒙文学,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想象力是你的孩子有没有成就的关键,不要把孩子置身在题海中,让他在文学中插上想象力的翅膀吧!”这是我省儿童文学家给予所有家长的寄语。昨天下午,由省作协、省图书馆共同主办的“陕西作家有好书”第四场专场活动在西安举行,特邀8位儿童文学作家和读者及家长见面交流,并首次发布了“推荐给全省青少年儿童的阅读书单”。
作为文学大省,儿童文学必然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这次活动以“点亮小桔灯,照耀童年路”为主题,希望更多人关注陕西儿童文学的创作与出版。活动特意邀请了周公度、王宜振、吴梦川、孙雨婷、王粉玲、王燕、安直子、王安忆佳8位儿童作家和读者见面,旨在向更多读者推介并展示陕西儿童文学创作成果。陕西省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蒋惠莉说:“这次活动是省作协扶持儿童文学创作的一次阶段性展示,也是陕西儿童文学逐步融入国内日益繁荣的儿童文学创作的一次尝试。”蒋惠莉表示,我省儿童文学的创作出版取得了一定的成绩,陕西作家作品入选小学到中学的教科书的数量,在国内同比非常突出。但同时陕西儿童文学创作和出版成果与广大少年儿童的阅读需求还有很大差距,创作队伍的数量和实力也与文学大省的地位不相称,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儿童文学品牌。
活动中,这8位儿童文学作家和到场的家长读者分享了他们的创作经历,有人从孩提时代开始儿童文学的创作,有人却是近两年才开始的,有人把自己的孩子当作第一位读者,有人在儿童文学中赋予环保的理念。作家们建议家长让孩子读好书、好的儿童文学作品,真正给他们插上想象的翅膀。从2014年开始,省作协和太白文艺出版社将在每年年底邀请教育专家、著名作家、新闻媒体等,共同拟定本年度阅读书单,向全省青少年儿童推荐。昨天在活动现场,太白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霁虹受作协委托宣读了最新的“推荐给全省少年儿童的阅读书单”。据悉,这是国内省级作协机构首次发布面向青少年儿童的推荐书单。记者注意到,名单中既有像《夏洛的网》《床边的小豆豆》《草房子》等广受读者欢迎的图书,也有如《梦之国》《尖叫的海棠》等由我省儿童文学作家精心创作的优秀作品。
推荐书单 1.《草房子》 曹文轩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少年与海》 张炜
著 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 3.《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 沈石溪 著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4.《给孩子的诗》北岛 编 中信出版社 5.《尖叫的海棠》
吴梦川 著 中国少年出版社 6.《春天很大又很小》 王宜振 著 重庆出版社
7.《梦之国》 周公度 著 太白文艺出版社 8.《安的种子》 王早早 文 黄丽 绘
海燕出版社 9.《窗边的小豆豆》日黑柳彻子 著 任溶溶 译 南海出版社
10.《鲸武士》美玛吉·普罗伊斯 著 刘莹 译 未来出版社
11.《夏洛的网》美E·B·怀特 著 任溶溶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12.《千代纸之春》日小川未明 著 王新禧 译 陕西人民出版社
13.《爷爷一定有办法》加菲比·吉尔曼 著 宋珮 译 明天出版社
14.《活了一百万次的猫》日佐野洋子 著 唐亚明 译 接力出版社
15.《猜猜我有多爱你》英山姆·麦克布雷尼 文 安妮塔·婕朗 图 梅子涵 译
少年儿童出版社

东汉末年,司徒王允非常痛恨董卓。因董卓欺上瞒下,更可恨独揽大权,烧毁洛阳,又迁都长安,自封为太师。董卓父子又掌握军事大权,更加横行无阻。王允想觅良臣杀死董卓之流。

编辑推荐
★邓丽君、梅艳芳、王菲、黄家驹、阮玲玉、周璇、张艾嘉、罗大佑、李宗盛……她们是一代天后,他们是传奇才子,19对人儿,19种相思,19段苦恋,半生说没完……★所谓倾倒众生的魅力,无非就是刻在他们心灵上的或深或浅的伤痕。他们曾经相爱,他们柔情缱绻,他们纵心随性,他们传奇的人生背后的爱情之火,比烟花还绚烂。★往事并不如烟,他们的传奇不会淹没在时间长河中,我们用柔软的笔触,把这些故事记录在这里,刻在心里,即便斯人已逝。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像人们期待的那样。

突然,董卓传令要宴请大官。去了四五个大官。董卓说:“同仁们,摆桌开宴。”四个官上座,参见太师。落座后,王允说:“太师,唤我等人有何事?”董卓说:“我儿战胜十八路诸侯,劳苦功高,请列公前来,与我儿欢聚一番。”众官说:“我等奉陪。”董卓说:“列公请坐。”众官员说:“太师请坐。”董卓与众官饮酒。

内容提要

邓丽君、王菲、李宗盛、梅艳芳、林忆莲、张学友、罗大佑、陈奕迅、陈慧娴、黄家驹、萧亚轩、张艾嘉、甄妮、阮玲玉、周璇……19位天王天后,19段情事。若你恰好也喜欢他们,请与我一起倾听这故事里的人生。有温暖的,有明亮的,有落单的,有疯狂的,有无聊的。当你辗转失眠时,当你需要安慰时,当你等待列车时,当你赖床慵懒时,当你饭后困顿时,应该都能找到一章合适的。他们身上那所谓倾倒众生的魅力,无非就是刻在他们心灵上的或深或浅的伤痕。

吕布来到宴会场面,吕布向董卓扣头,董卓问:“你因何来迟?”吕布说:“有军事秘密大事相告。”董卓说:“快快讲来!”吕布送上一张字条,董卓看完后,说:“快把张温老儿拿下!”吕布对张温说:“你这老儿,不该磨害我父。”吕布一刀把张温杀死。吕布问王允:“我杀张温可对?”王允说:“对,对!”王允又对着尸体说:“张温老儿,你不该磨害太师!太师待你不薄,不该私通袁术,磨害太师,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杀掉。”女婿李儒说:“张温啊张温,你死有余辜!”董卓说:“把张温的尸体拉了下去!”两个佣人把尸体抬走了。董卓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再有造反者,定叫他无葬身之地!”宴会就这样结束了。

章节试读

台下欢呼:“好看!”她说:“但是,错过了时间了……啊,好可惜,我也曾经有数次穿婚纱的机会,但是自己错过了。每一个女性的梦想,都是拥有自己的婚纱,有一个自己的婚礼。我自己已经没机会了……我是一个歌手,也是一个演员,穿婚纱,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每次都不是属于我的。我告诉我的拍档刘培基,我好想穿一次,就算是没有人娶也好,做一件属于自己的婚纱,穿给大家看一看,终于,他给我做了这一件,既简单又隆重的婚纱。可能只是穿一晚,或是在整个演唱会中都穿着,这件婚纱便要放进仓库。人生,便是这样,有些时候你预料的东西,你以为拥有的东西,偏偏没有拥有。我以为自己会在28
岁或是30 岁之前便会结婚,希望在32
岁拥有自己的家庭,希望有自己的小孩,但也没有。终于过了40
岁了,我拥有什么?”她停顿了一下,动情地说道:“我拥有你们!但是我想提醒你们,如果你们在拍拖,不要考虑太久,不然你身边的那一位,想得太久,便会作罢……女孩和男孩的梦想是不同的,女孩子的梦想是,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庭,拥有爱自己的丈夫,有一个陪伴终老的伴侣。但是我什么也没有,扑来扑去都落空……”她自知命已不久,路遇了很多爱情却最后孤单一人的她,唯有对世人说句:“珍惜眼前人。”当她一而再再而三对自己曾经的爱人、歌迷说这话的时候,她已深憾不已。当初以为时光漫长,明天不会与今天有什么不同,今天离去的人明天还会再相遇,今天放弃的爱情明天还会再拥有,可是就是在那么一个今天,自己连时间都不再拥有,明天也不会再出现,才知道自己曾经得到很多很多,可是最后时光无剩的时候,才发现全都失去了,此一生亦无可能再去拥有!在仅剩的日子里,她抱病飞到上海去看望这一生最遗憾未嫁的旧时恋人赵文卓。这之前,梅艳芳开了一场记者会,宣布她得了子宫颈癌,但她说是良性的,让大家不要天天等消息,就像等她死似的。大家都不敢笑,她自己先笑起来。然后她去看他,那时她应该自知时日无多,但她却努力做出大家不要担心的样子,赵文卓知道她病得很重,但是他没想过会那么快,此一见面竟成永别。此后赵文卓每每提起这场见面,就眼含泪水,哽咽难言。她说她时日还长,可是一转身此生再不见,这让活着的人心恸不已。当初相见,多待几分钟多看几眼,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少一些憾恨?分手以来她一直跟他说珍惜眼前人,他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当时的女友,但是此刻才知当初见面最该珍惜的是眼前的她,一分别,一生不见。

吕布对着他义父方向叩了叩头,说声带马,又舞了几下枪棒后欲离去,众官说:“送温侯(因吕布多次战功,被封为温侯)。”吕布和其他官员离开宴会场面。而王允还在场,说:“啊,王司徒,老贼做事太凶狠,残害忠良杀张温,强忍怒气回府。”走了几步,王允又说:“想觅一个良将,斩佞臣。”王允才离开宴会场。

专业点评

所谓倾倒众生的魅力,无非就是刻在他们心灵上的或深或浅的伤痕。他们曾经相爱,他们柔情缱绻,他们纵心随性,他们传奇的人生背后的爱情之火,比烟花还绚烂。往事并不如烟,他们的传奇不会淹没在时间长河中,我们用柔软的笔触,把这些故事记录在这里,刻在心里,即便斯人已逝。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像人们期待的那样。

貂蝉端着香炉出来了,说:“董卓贼太专权,挟天子以令诸侯,近日,老爷进府来,愁眉不展,定有为难的事,难对人言。”貂蝉走了几步,把香炉放在地上,站起来,双手合十,对月磕了一个头。后面王允走来,貂蝉说:“愿国家与黎民平安无事。”王允嗯了一声,说:“何人在此长叹?”貂蝉说:“是你的女儿貂蝉。”王允说:“大胆貂蝉,不去安睡,在此长叹,莫非有什么事不好谈?”貂蝉说:“老爷,切莫动怒,请听我肺腑之言。”王允说:“站起来说。”貂蝉说:“是,近日来见老爷愁眉不展,想必朝中出了难言的事,弟子来此花园,对月长叹。”王允说:“朝中有事你一个女孩家也办不到啊,还是回去歇息去吧。”貂蝉说:“老爷呀,弟子虽是女流,正气也知道。”王允与貂蝉向四周查看一番。貂蝉说:“那董卓,加害忠良,涂炭生灵,我简直要把董卓杀死!”王允说:“貂蝉一句话,足见她,颇具肝胆,这重任莫非要我女儿承担,我这里与貂蝉肺腑相见,为社稷我跪拜貂蝉,”貂蝉说:“老爷快快请起——”王允说:“貂蝉啊,董卓老贼,别有野心,他的义子又骁勇善战,兵权全都掌握在他父子手里,”停了一会儿,王允又说:“我无机可乘,遇到你我倒想起一个计策来。”

貂蝉说:“是什么计策?”王允说:“连环计!”貂蝉惊奇说:“什么叫连环计?”王允说:“那董卓、吕布都是酒色之徒,我将你收为义女,先许配吕布,再献给董卓,你便从中行事,让他父子反目成仇。”貂蝉说:“莫不是叫我伺候昏君?”王允说:“正是。”貂蝉犹豫了半天,说:“难道要我清白之身,双伺候贼臣。”王允说:“啊,貂蝉,如今百姓,受苦受难,只要我们想法设法也可能能救东汉。我等成功,你便是女中豪杰。”貂蝉说:“如此爹爹,请接受女儿一拜,我愿意领军命。”向四周看了看,貂蝉说:“为国家,哪顾得我女儿身。”说完她就走了。王允说:“没想到貂蝉竟有这种精神,真是国家大幸啊,前些天给吕布送去金冠一顶,他必来见我,一定叫鱼儿上钩!”

这时,吕布来了,说:“我是盖世英雄,胜略高,各路诸侯难以敌我,啊!刚斩温侯,打死十八路军,让太师认作义子。刘关张也不是我的对手,必败无疑。王允把金冠相送,如此厚礼,我该去看他一下。”吕布说:“壮士们,我们去王允府。”

一进王允家门,家人说:“大人,温侯来了。”王允迎出来说:“啊,温侯。”吕布说:“大人。”双方行拱手礼,而后哈哈大笑。王允和吕布坐定后。王允说:“不知温候驾到,未曾远迎,请谢罪。”吕布说:“不必谢罪,此金冠壮我威风,我应该感谢你。”王允说:“区区小事,何必致谢,都靠你温侯之力啊!”王允说:“温侯驾到,备酒设宴。”吕布说:“到此打扰,对不起了。”王允说:“理当如此啊!”王允说:“酒宴摆下,温侯请酒。”吕布说:“大人请酒。”王允说:“给你送去的金冠不知如何?”吕布感激说:“相当不错,这金冠是哪个良将做的?”王允说:“此乃是小女亲手所作。”吕布疑惑说:“是令爱所做的?”王允一本正经地说;“正是。”吕布激动地说:“哎呀呀,你竟有如此聪明的小姐,大人,请小姐出堂,我当面拜谢,大人你看如何?”王允说:“这个——。”吕布很遗憾说:“冒昧了,冒昧了。”王允说:“无妨无妨。”接着,王允命家人让小姐出堂。

貂蝉走出来,对父亲深施一礼站在一旁,说:“参见爹爹。”王允对貂蝉说:“去见见温侯吧。”貂蝉施万福礼,说:“参见温侯。”吕布见貂蝉,貂蝉长的国色天香,闭月羞花之貌,不由地惊呆了!然后才说:“不敢当,不敢当,我这厢有礼了。”然后对王允说:“既是小姐到此,何不同时饮酒啊!”王允说:“小女,恐怕冲撞温侯。”吕布说:“请你家小姐共饮酒,可好?”王允对女儿说:“一同入席。”貂蝉说:“谢谢了。”两人相见,貂蝉羞答答地衣袖挡脸。王允说:“快给温侯敬酒啊。”貂蝉说:“是。”貂蝉给吕布斟酒。吕布说:“不敢啊,不敢啊!”貂蝉说:“啊,温侯。”吕布说:“多谢小姐,大人喝酒啊,小姐喝酒啊!”过了一会儿,貂蝉说:“温侯请酒。”吕布说:“小姐请酒。”“温侯请酒。”“小姐请酒”……吕布又对王允说:“大人请酒,大人请酒。”王允一饮而尽。吕布说:“身思昏昏的,心如麻。”貂蝉说:“温侯伟名,扬天下,满腹情意,难讲话。”吕布说:“小姐请酒。”貂蝉说:“温侯请酒。”……

两人越来越靠近。王允说:“温侯。”吕布对王允说:“大人请酒。”王允一饮而尽。王允对吕布说:“今日宴会何不把你大战诸侯讲一讲啊?”吕布说:“小姐面前怎好开口啊!”王允对女儿说:“儿啊,你可愿意听温侯讲一讲啊。”貂蝉说:“这——。”吕布说:“小姐——。”貂蝉说:“愿听。”吕布对王允说:“如此大人……”话未说完,又对貂蝉说:“小姐。”貂蝉说:“温侯。”这时,他们走下宴席,吕布说:“论打仗,刘关张不是我的对手!”此时家人来报,董卓有事,请吕布回去。王允说:“不知道董太师有什么事,这倒两难了。”吕布说:“既然军事上有事,不如我暂时退下,待处理完再来。”王允说:“哪有离开的道理啊,小女子在这里陪你喝酒,你看如何?”吕布说:“小姐在此,恐怕不太好吧?”王允说:“我们两家交好,这又有何妨呢?”王允对貂蝉说:“儿啊,你在此陪温侯喝酒,我去去就来。”貂蝉有点不愿意的神情。王允说:“你不要小家子气,我在朝廷全靠温侯,你要好好伺候温侯啊。”貂蝉说:“是——。”吕布说:“大人,你去去就回来。”王允说:“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回来。”王允刚走几步,貂蝉说:“爹爹快点回来。”王允说:“我知道了。”

吕布说:“啊,哈哈哈……小姐。”貂蝉说:“温侯。”二人同时说:“请坐。”二人把凳子靠近一点坐,吕布问:“请问小姐芳名?”貂蝉说:“奴家表字貂蝉。”吕布戏怒道:“貂蝉,请问小姐青春几何?”貂蝉说:“二九刚过。”吕布开玩笑的说:“二九刚过,哈哈哈……你不就是十八岁吗,何必文邹邹的。”吕布又靠近貂蝉,说:“小姐可曾许配人家?”貂蝉说:“这——暂未婚。”吕布又靠近貂蝉,说:“小姐怎能错过青春佳期呢?”吕布又问:“你可知道君子好什么?”貂蝉很奇怪地说:“好什么?”吕布说:“好,好。”貂蝉问:“好什么?”吕布滑稽地说:“君子好逑!俺吕布可算得上英雄啊。”两人挨得更近了。只听到王允咳嗽一声,吕貂二人把凳子搬开,离得远了一点。王允退下后,两人又靠在一起,貂蝉说:“温侯是英雄,就叩拜英雄。”吕布说:“若不是那么多士兵,我也当不了英雄。”吕布发誓说:“你我今日结朱陈,空中过往有神灵。吕布若负貂蝉女,死在千军万马营。”貂蝉说:“温侯啊,蒙君多情我心安(二人双手指指点点,似乎要拜天地成亲)。”貂蝉羞羞答答一跑,吕布拉住貂蝉的长袖,跪在地上,哈哈笑。貂蝉说:“羞羞答答的,你老纠缠我干什么?”吕布说:“我要和你比翼双飞。”这时,王允回来了,恰好他夹在他两人之间,对貂蝉说:“回家去吧!”王允又对吕布说:“我好心请你吃酒,为何在就喜宴上调戏我的女儿,吕布你吃醉了吗?”吕布假装吃醉的样子,吕布说:“确实我醉了。”王允说:“温侯,你是否喜爱我的女儿?”吕布说:“很喜欢。”王允说:“下官做主,把小女许配给温侯,你看如何?”吕布说:“此话当真?”王允说:“绝无戏言!”吕布说:“请小婿参拜大人。”王允马上拉住吕布说:“小婿快快请起。”吕布说:“选个良辰吉日就玩婚吧。”王允说:“十三日来不及,十四日是个月祭日,十五是个单日,十六日将小女送到你府上去,你看如何?”吕布说:“十六日有准?”王允说:“有准!”吕布准备要走,就对岳父王允说:“你可不要忘了十六日!”

美人计

——连环计

王允对家员说:拿过请帖,请太师公过来,老者要肯前来,必中我王允之计,正是,苍天助力,女中豪杰数貂蝉。

家人,对王允说:太师到了。王允说:“快快有请!”王允与董卓互称:“老太师”“王司徒”哈哈大笑,王允说:“请座。”王允对董卓说:“请我参拜太师。”

近来下官合议酒肴,与太师公饮之,太师说:“好,好,好。”太师又说:“你备下酒就是啊!”董卓坐中间,王允旁陪着,说:“太师请酒。”董卓说:“大人请酒。”太师说:“今日请我喝酒,不知道有何大事相告?”王允说:“你名声响天下,何不夺取王位?”董卓谦虚地说:“我功德微弱,怎敢想呢?”王允严肃地说:“天下并非一个人的天下。有德者得之,无德者失之。”董卓说:“好,好,好!以后我坐了王位,一定大大地奖赏你呀!”王允说:“谢谢龙恩。”董卓说:“尚早啊!”哈哈哈大笑不止。王允说:“太师请酒。”而后,王允又说:“歌舞上来!”歌姬们,说:“是,参见太师!”

四个漂亮姑娘翩翩起舞,貂蝉上来说:“我领群芳,献歌舞,故意献媚传情。”董卓从酒席上,下来与貂蝉共舞,丑态尽出,令人大笑不止。跳舞完毕后,董卓低头看漂亮的貂蝉,并哈哈大笑,说:“歌姬中的貂蝉,又美又俊,倒叫我年迈人起了这少年心。”他说完,又哈哈大笑,问:“这领舞者是何人?”王允说:“她叫貂蝉。”董卓开玩笑地说:“好响亮的名字啊!”王允说:“貂蝉上前见太师。”貂蝉说:“是。”接着行万福礼,说:“参见太师。”董卓想抱她,却又说:“罢了,啊,貂蝉,我来问你多大岁数啦?”貂蝉羞羞答答地说:“一十八岁了。”董卓笑着说:“一十八岁了,可我五十八岁了,巧的很啊。”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说:“貂蝉,真是仙人啊!”王允说:“你既喜爱此女,下官把她送给你,你看如何?”董卓说:“你讲的当真?”王允很有把握地说:“当真!”,董卓又问:“这是事实?”王允说:“就是事实!”董卓说:“多谢了,多谢了。”董卓丑态尽出。

王允很认真地说:“下官选一良辰吉日,将女子给你送去。”董卓迫不及待地说:“今日就良辰吉日,让貂蝉整理行装,和老夫我同车去吧。”王允说:“是,是。”王允对貂蝉说:“下去更衣去吧。”王允又命令说:“下面车辆伺候!”貂蝉走出来,董卓拉住她,说:“你伺候太师。”貂蝉说:“我知道了。”董卓向王允道谢,王允说:“不用了。”董卓搂住貂蝉下去了。董卓走后,王允说:“今日定下连环计,父子成仇顷刻间。”

这时,吕布出来了,先舞弄刀枪棍棒,说:“你们带路,我要去王府。”到了司徒府,王允出来迎接,说:“温侯。”吕布用胳膊碰了一下王允,说:“嗨!气死我也。”王允很奇怪地说:“你到我府来,因何生气呀?”吕布很气愤地说:“王司徒,你把女儿许配给我,怎又许给太师?,莫非你想试试我的新刀吗?”接着就拔出刀来。王允说:“请你息怒,把话讲明。”温侯听了后说:“那日在朝廷遇见太师,太师问道下官,说:”哎,王司徒,你有一女,名唤貂蝉,已经许培我儿吕布了吗?“王允不敢隐瞒,把实情相告。酒饭后,董卓说:”就把你的女儿让我带回去吧,给他们完婚。“吕布说:”是否有其事?“王允说:”确有其事,不过,我是让你父给你们办理完婚,而不是把貂蝉嫁给你父亲。“吕布说:”我太莽撞了,请原谅。“王允说:”你是年轻人,哪能怪罪你呀?“吕布离去了。王允哈哈大笑,我满口假话吕布竟将假话当真的,这一下就热闹了,哈哈大笑,下去了。

貂蝉走出董卓的睡房,说:”我只所以和董卓同床,是为了除国害。“貂蝉心里想:美人计,安排的好;董卓老儿他不知道,为何吕布还不来?想到这里,貂蝉打扮起来,涂红嘴唇,修眉黛,走了几步,吕布来了。貂蝉自言自语地说:”窗外有一人走动,是谁呢?莫非是吕布?“吕布真的来了,还用手势向貂蝉打招呼。这时,董卓来了,说:”貂蝉啊。“吕布急速逃跑了。董卓凶狠地说:”貂蝉,你掺我来!“貂蝉说:”太师,你起来了。“董卓说:”昨天我喝酒喝醉了,今天才起来。“董卓坐在凳子上,说:”我还是去上朝吧。“貂蝉说:”就不要上朝了。“董卓说:”这是为何?“貂蝉很生气地说:”我睡午觉时有人在外面偷看我。“董卓说:”是谁呀?“貂蝉说:”好像是吕布。“董卓疑惑地问:”真有这等事?“貂蝉很肯定说:”确有其事。“董卓说:”那一定是吕布那小子,那吕布是酒色之徒,他再来时你应该回避。“

这时,吕布来了,董卓问:”有事没有?“吕布说:”没事。“董卓说:”我们虽为父子关系,以后再来,先通报一声,这是规矩,不可随便进入我的房间,老夫要上朝了,你陪我去吧!“但这时,吕布正和貂蝉用手比划着,说些什么。被董卓发现了,说:”你好大胆,竟敢欺负我爱妾,给我滚出去!“吕布走了。董卓说:”真是岂有此理啊!“貂蝉说:”刚才走的那个人,就是偷看我的人,请太师替我说说叫他以后不要来了。“说完哭起来。董卓说:”不要哭,我要是抓住他,一定把他轰出去!我要上朝去,你一定要防备吕布那坏小子“

这时,吕布来了,自言自语地说:”太师上朝了,我去看看貂蝉。貂蝉出来见到吕布,就说:“温侯。”吕布说:“小姐。”貂蝉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到别处去说。”吕布说:“咱们就到凤仪亭吧?”貂蝉同意去凤仪亭。这时,董卓来了,刚下朝,不见吕布,他往哪儿去了?就问丫鬟,丫鬟说,他们到凤仪亭去了。貂蝉见了吕布就哭诉被董卓强迫之情,只是为见你一面……吕布说:“小姐的心事我知道,我吕布永不会忘记你的深情。”貂蝉说:“温侯,我已是失节之人,请不要惦记我了。”说完又哭起来。吕布说:“若是不给小姐出气,我宁肯去死!”貂蝉拉住吕布,说:“温厚,不要太鲁莽!”

董卓来了,见到吕布,问:“你刚才到什么地方去了?”吕布说:“你管我去哪儿!”董卓说:“吕布呀,你简直就是一个小畜生!”吕布说:“你是个老东西!”董卓气的瞪圆了眼睛,说:“反了,反了,吕布你到我面前来听我讲话,小畜生,小畜生。”说完向吕布打去,反倒扭了自己的腰。董卓责骂吕布,你与我爱妾搞什么关系,董卓又打吕布,满腔怒火,未消恨啊。最后董卓和吕布打在一起,互相厮打后,两人背到着手,却哈哈大笑起来。董卓朝吕布吐了一口,并拿一把短刀,我要你的命啊!我儿看斩,董一手刺过去,却被吕布一把攥住。董卓与吕布打斗,恰好李儒夹在中间,李儒对吕布说:“不可呀,不可呀。”吕布下去了。

李儒把董卓扶起来,董卓却把李儒当成吕布,打了一顿,好奴才,我打的就是你吕布。李儒说:“我是李儒,不是吕布啊,你把我打坏了!”董卓对李儒说:“你快快起来,我有要事对你讲啊!”李儒说:“是,是!”董卓坐定后,咳嗽一声,李儒说:“既然吕布喜欢貂蝉,你就让给他吧,如果你让给他,对你做皇帝他肯定给你出很大的力气。不要为了一点小事,惹恼了吕布。”董卓说:“你怎不把你的老婆让给别人呢?”李儒跪下,参拜岳父。董卓说:“都把我气晕了。”对李儒说:“掺我回去!”李儒一边掺着董卓一边说:“你成大事全凭借吕布的帮助,如果你把他赶出去,你的大事恐怕难成了。”董卓说:“以你之见呢?”李儒说:“不如把貂蝉送给吕布,到时候吕布肯定会帮助你,你的大事就有可能成功。”董卓说:“你且下去,容我想一想再说。”董卓喊:“貂蝉快来。”貂蝉出来,说:“你和李儒的话,我都听到了,太师,有何贵干?”董卓一挥手,貂蝉被推出很远,说:“你私通吕布,给我从实招来。”貂蝉泪流满面,说:“太师呀,自从你上朝去,我很孤单,我去凤仪亭散步,碰上吕布。”董卓说:“你应该回避呀!”貂蝉说:“我正要回避,吕布追上来了,将我揽住。”吕布说,他是太之子,不用回避,我就和吕布说了些话。董卓说:“可杀的奴才,后来怎样了?”貂蝉委屈地说:“你说我和吕布私通,岂不是太冤枉我了!”说完又哭泣起来。董卓说:“啊,貂蝉,吕布既然爱你,我就将你送给吕布省的老夫多心。”貂蝉说:“太师呀,你要这样说,不如我死了吧。”接着貂蝉去拿刀自杀。董卓说:“使不得,使不得呀。”接着貂蝉哭道:“哎哟……”

董卓拿着貂蝉要自杀的刀,说:“这还了得!细想起来那李儒的话并不可信。”貂蝉说:“我明白了,你要是听李儒的意见,那我就不活了。”董卓说:“刚才老夫只是一句戏言。”貂蝉对董卓说:“我看此地不可留了,望太师提防吕布和李儒。”董卓说:“好,咱们搬到内屋去住也就是了。”貂蝉又啼哭起来,董卓抱住她,说:“不要啼哭了。”

吕布走出来,感叹地说:“老贼强暴我貂蝉,真令人生气,我要去看看貂蝉的情况。”貂蝉做哭泣状。此时,王允说:“太师是太缺德了,你为何在此长叹呢?”吕布说:“为了貂蝉啊!”王允对吕布说:“你们还未完婚吗?”吕布说:“她已经被老贼霸占了。”王允说:“有这等事?此地不是讲话之处。”吕布随王允去另外一个地方谈话。王允说:“太师做出这等事?这种事可笑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下官年迈体衰,也就罢了。可你年轻气盛,若无动于衷,岂不让人笑吗?”吕布说:“可悲呀,我一定要杀死他,以雪我仇。”王允说:“下官失言了,失言了。”吕布说:“我们有父子之情。”王允说:“你姓吕,他姓董,怎能谈得上父子关系?”吕布恍然大悟说:“如果不杀老贼,誓不为人!”吕布问王允,可有什么办法?王允说:“假传圣旨,你我共同把他杀掉。”

董卓和貂蝉正在吃酒,有一将官给董卓送了“圣旨”,董卓说:“拿来我看,真是有道的明君,你与我一块去,我要重重地赏你呀!”貂蝉带领几个姑娘向董卓叩头:“万岁!”董卓说:“平身,平身。”王允持刀上,说:“安排好了。”董卓对王允说:“你来的尚早啊。”王允说:“今日奉天子之诏,为国除害。”董卓说:“你竟敢冒犯我,我儿吕布何在?”吕布走出来,拿着刀,直对着董卓,说:“霸占我妻,灭人伦,要你一死无葬身之地!”吕布把董卓刺死了,貂蝉说:“温侯,还是让我自杀了吧,如今老贼已死了,咱俩后堂议事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