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是公元2013年,让她更善于塑造强情节、高设定、画面感强的

励志成功

摘要:
第一卷:逃亡篇。第一章:雷氏剑谱。喔喔大公子加油!三公子加油!日出帝国边境雷氏部落校武场,场上白衣少年与灰衣壮年正在比斗剑术。两人你来我往的已对上了上百回合,叮叮锵锵的兵器撞击声被周围的族人呐

摘要:
在遥远的星球,住着一位可爱的小王子,他一年又一年种着玫瑰,他偶尔会去地球拜访。小王子是所有孩子的曾经。安,公元3025年。现是公元2013年,一切都处于眠觉之中。今天书展上看到了一位漂亮的小王子,他从遥远

摘要: 中新网广东新闻5月15日电
广州本土80后新晋美女作家——文靖,笔名“狐狸狐狸蜜蜂/foxfoxbee”,记者15日表示,为了纪念外公,文靖在31岁生日后,开始创作自己的首部长篇小说《没有名字的人》。这部小

第一卷:逃亡篇。

在遥远的星球,住着一位可爱的小王子,他一年又一年种着玫瑰,他偶尔会去地球拜访。小王子是所有孩子的曾经。

图片 1

第一章:雷氏剑谱。

——安,公元3025年。

中新网广东新闻5月15日电
广州本土80后新晋美女作家——文靖,笔名“狐狸狐狸蜜蜂/foxfoxbee”,记者15日表示,为了纪念外公,文靖在31岁生日后,开始创作自己的首部长篇小说《没有名字的人》。这部小说在雁北堂中文网连载,很快就获得了几百万的阅读量,积攒了非常高的人气,并在最近刚刚集结出版。
文靖是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学士,美国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电影与电视专业硕士,美国摄影师工会学员。在成为作家之前,文靖从事着影视行业相关工作,所担任摄影指导或编剧的作品多次斩获国际电影奖项。
文靖说,动笔写小说,是为了纪念家人。“我外公是一位军人,也是一位文史学家,写了很多专著。早几年他突然开始动笔写小说,虽然家里人都十分鼓励他,但因为年事已高,仅仅出版了一部小说作品,外公就去世了。”
小说描写了一位叫汪旺旺的少女,因为父亲的神秘死亡、母亲的意外受伤以及接踵而来的“超自然事件”,被命运裹挟着不得不直面人类来路归途的终极哲学命题。文靖把反战的精神内核放在一个包涵古老传说、失落神话、物种起源、历史阴谋和末日危机等各种元素的奇诡狂想中徐徐展开。没有冗长无聊的叙述,没有晦涩难懂的说教,转而以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跌宕起伏的情节推进,把战争与和平的反思,兼爱非攻的人文精神润物无声地播散开来。
在创作过程中,文靖对自己的小说有近乎严苛的要求。《没有名字的人》中涉及到的探险地点及风貌地形,她都要求做到有原型所在。为此,她用一个月的时间驱车自驾,几乎穿越了整个美国大陆进行素材搜集。不仅如此,为了写好细节,除了自己查阅大量资料外,她还经常向同在美国留学,读生物学博士的表哥请教,让他来为全书的知识性内容把关。“我希望故事的逻辑性要强,书中人物要有强力的目标,并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而努力,这样的故事才是吸引人的。”文靖说。
文靖在艺术和电影方面的求学、从业经历,让她更善于塑造强情节、高设定、画面感强的“电影感”故事。少年向的主角团设定,科幻元素,也契合当下全年龄层的受众。
如今,《没有名字的人》正在洽谈影视合作项目。这位才华横溢的80后广州女孩,走南闯北,即将用丰富的电影行业的经验,倾力为自己的小说进行影视化改编。期待她的更多作品。
收藏 收藏

“喔喔……”

现是公元2013年,一切都处于眠觉之中。

“大公子加油!”

今天书展上看到了一位漂亮的小王子,他从遥远的星球而来。他手里捧着玫瑰,橙色的围巾,还有他在人群中跌跌撞撞的模样,手心里护着他的玫瑰。不过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是小王子。

“三公子加油!”

我好不容易跟着他走出人群,他发现了身后的我,转身:“Hi,你又是第几朵玫瑰呢?”他好像很懊恼的模样,笑着说,“哦,你怎么知道我存在呢,不过我要离开了,时间快让我赶不及,我要再时间之漏种下玫瑰,那里的天空会掉下兔子呢!”他留下了一番奇怪的话,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哦,这就是小王子。

“…………”

从书展回家后,喝了一杯咖啡,独自坐在天台上,看这城市像一台引擎强大的碎纸机,将今天和明天一同强制纳入它的法则,吞吐着真实和虚无。又想到了小王子,蓝小鲸身上有他的气息,我冥冥之中感觉到了其中的微弱,就像静脉中的血液,一张一弛收缩的微弱,它仅具意识成形。

日出帝国边境雷氏部落校武场,场上白衣少年与灰衣壮年正在比斗剑术。

十年前,小王子还在种他的玫瑰。十年后,我长大了,现实不断撞开对世界陌生的缺口,生命在浮木之上沉浮不定,神秘的力量将我抛弃于大海,求生,灭亡,重生。

两人你来我往的已对上了上百回合,“叮叮锵锵”的兵器撞击声被周围的族人呐喊打气的声音所覆盖。

长大,说真话,不会再是童言无忌。我用童话垒筑城堡。我打开城门,我以为我接纳的都是善良,我以为我很真实,可是那些我拒绝的假容貌,他们在墙外往里扔石头,一边咒骂着离开,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认为我的梁柱不够精美,最好是描金欲飞的凤凰最好,我放声高歌,他们说要有品味,有格调,最好坐在咖啡店里听disco。最好要是名牌的大学,名牌的爸,名牌的Gucci,Coco……

“大哥,你可要小心了!”

我说我喜欢田园,喜欢安静。他们不理解我为何要耕种三亩的玫瑰,阳光,雨露,他们不理解我为何要独行,以至遭受苦痛。他们说,最好……最好……他们在争论不休,他们在残暴地扼杀我的安静,我将他们赶出了城堡,城门紧关,挡住了偏见与俗世。

白衣少年微笑的挑开向他刺来的大剑,手中长剑轻轻一抖,便幻化出十数道剑花,朝着灰衣壮年上身笼罩而去。

有时我和蓝小鲸也会偶尔窥探着城外的世界。有时会在云之城上,垂钓幕天的星嬉笑着说着未来,那些不具形态的意识。偶尔,同时陷入永恒的静默,看着人间在忙碌创造,他们祈求那可怜的神明,满足巨大的欲望,他们在一点点膨胀,现实渐渐扭曲他们面孔。遵照规则,每天早上,人们出门都会相互看周围的人,若是与众人不同,定是焦急万分地休整容姿,就像将缺掉的鼻子用白色的石膏修补好一样简单,。他们置身于同一容器之中,挤压成相同的模样。而真正的东西,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得到。

见此,灰衣壮年大喝一声:“来得好!”手中大剑不退反进,看准虚招,直攻剑心。

蓝小鲸,有时会用淡蓝色的双眸,仿佛是静谧地孕含着巨大的湖泊,瞳孔里暗聚凝雾,光在他眼里流转的速度是一千年漫长般,深沉柔软的声音直抵我的心脏:“安,有一天你也会离开吗?成为他们的其中之一?”“啊?哦。我也不知道啦,如果一定非要……”我打着呵欠,忽然脑中的血液流得很慢,黑暗一片冗长。

白衣少年狡黠一笑,不与他硬碰硬,身形侧闪一步,右手稍一运气,长剑改向,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壮年下盘削去。

温柔的少年,在银河之端的云之城上,少女睡容恬静,呼息匀称,她在世界的另一端渐渐苏醒。地球的黎明在重生。

灰衣壮年又哪能让他得逞,立马抽剑回挡。

蓝小鲸:“安,如果有一天你彻底回到人世,云之城将消逝,我将遗忘。记忆,是时间周期的重演,乃至宇宙毁灭。”

“叮!~”

两剑相交,震得剑身叮锵作响。

在在两剑相交时,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剑芒从长剑尖端一闪即逝。

白衣少年后跳一步,收回长剑,笑道:“大哥,你输了。”

灰衣壮年一愣,而后牛眼一瞪,怒道:“我俩斗了百十回合,都未能分出胜负,你怎就说你就赢了!”

白衣少年回头冲着场外的族人们笑道:“你们说我赢了没有?”

场外先是一片安静,片刻后便再次爆发出震耳的欢笑。

此时众人皆指着灰衣壮年的下身,忍不住爆笑道:“哈哈哈~大公子你看看你的裤子。哈哈哈哈哈!~”

灰衣壮年不明所以的低下头一看,顿时羞得脸红如血。他连忙提起不知哪时掉落的裤头,冲着白衣少年羞怒道:“雷雨,你……”恼怒中的他忽的想起了什么,不敢置信的惊呼道:“你……你已经是剑师了?”

“什么?剑师?我没听错吧?”场下的族人也惊呼了起来。

“是了,方才大公子明明用剑挡住了三公子的剑,为何还被消掉了裤腰带?”看得仔细些的族人出声道。

“剑气外露!是剑气外露!只有能够剑气外露的剑师才能办得到!”有人跳起来惊呼道。

“呀!三公子才多大,今年才十七吧,这么小的年纪就是剑师了,简直不敢相信。”一个高壮魁梧的大汉嫉妒又羡慕的望了望场上的雷雨,而后低着头喃喃道:“我雷庸今年二十八了,还只是个初级剑士。”

“哈哈,因为你是雷庸~嘛!”一群族人将雷庸的庸字拖得老长,故意打趣。

雷雨对族人们的惊讶报以微微一笑,对着他的大哥点点头。而后眼角余光朝着远处的一座大宅看了一眼。

那座宅子里有一个人,那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最少雷雨心中是这么认为的。

“哼!那你还要来羞辱你大哥。”灰衣壮年气哼一声,提着裤子急忙溜走。

雷雨朝着灰衣壮年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便双手背在身后站在校场,将头扬得高高,似在等待着什么,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

日出帝国以剑为尊,使剑者共分有剑士、剑客、剑师、大剑师、剑圣五大境界。

而剑师则是帝国每一个剑手都渴望能够达到的一个境界,这是剑道的一个分水岭。大部分人终其一生最多只能停留在剑客境界。从剑客到剑师,就是一个质的跨越,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少之又少。

最少雷雨见过的剑师就只有一个,他的父亲——雷傲天。

而分别剑师与剑客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剑师能够将自身的内劲通过剑尖透射而出,也就是大家都说的剑气外露,这是剑客所办不到的。

剑道之路异常艰难,能够达到大剑师境界的剑手,无一不是名动大陆的最强武者。至于剑圣,那则是遥远的传说。

不一会儿,一人匆忙而来,叫道:“三公子!族长叫你过去。”

“哦,我知道了。”

雷雨早就猜到那人定会找他,他也正在等那人来找他。于是雷雨收起笑容走下校场,一步一步的朝着雷氏大寨中最大的宅房走去。

雷雨来到大宅前,宅门紧闭,于是他踮起脚往里瞧了瞧,却什么也没看到。雷雨只能推门而进,却见那人一脸愁思的仰躺在座上。雷雨紧张的走过去小心道:“父亲,您唤孩儿有什么事么?”

雷傲天徐徐的睁开眼看清来人,便坐直身,两眼上下不停的打量着雷雨,在看得雷雨浑身不自在时,指着身前的座位淡淡道:“坐。”

雷雨照着指示紧张的坐了下来。

雷傲天看着他,道:“剑师了。”

“嗯,前不久刚摸到了剑……剑师的境界。”面对着雷傲天,雷雨总会莫名的紧张。特别是他那冷冷的语气,使雷雨心里感到不自在。

“很骄傲,很得意。”雷傲天的神情总是那么冷淡,让人感觉他很冷漠无情。

雷雨连忙道:“不,孩儿不敢。”

雷傲天冷哼道:“有什么不敢,十七岁便达到剑师境界,的确是百年难见的奇才,你是应该骄傲,是应该得意。”

“不,孩儿知错了。”雷雨低下了头,不敢看着他的父亲,声音越来越小。

“不,你没错,错的是我。”雷傲天盯着雷雨,喝道:“把头抬起来!”

雷雨吓得连忙抬起头,胆怯的望着他。

望着雷雨略带怯意的眼神,忽的,雷傲天语锋一转,柔声道:“你的本事大了,心也大了,是应该去外面走走了,继续留在这小山里实是在耽误你。”一边说着一边从衣内拿出一本羊皮书,递到雷雨面前。

“呼!总算可以出去闯荡法亚大陆了。”

雷雨闻言,心中一缓。好奇的接过羊皮书,定眼一看,忍不住惊呼:“雷……雷氏剑谱!”

雷雨瞪大着眼睛,不敢至信的抬头望向眼前这位雷氏部落的族长,他又敬又恨的父亲。

雷氏剑谱乃雷氏部族一位剑圣先祖所创的至尊剑术,奥妙非凡,共有上下两册,上册剑谱族人皆可习之,而下册剑谱则只有族长才能修炼。

他手中这本剑谱正是只有族长才能修炼的下册雷氏剑谱,能够修炼至剑圣的绝世剑谱。

虽然至今数百年来都未有人将其修炼至大成,但它一直都是雷氏部族的镇族之宝,亦是雷氏部族的荣耀,能够通往传说剑圣境界的瑰宝,更是雷氏部族族长身份的象征。

雷雨不解,他一直认为父亲是个冷漠无情又自私的人,怎会将这份礼物送给自己。

“于今,我已将此剑谱传承与你,望你不要辱没我雷氏荣耀才好。”雷傲天知他心中疑虑,却不说明。

他深知雷雨心中早已渴望习练这册剑谱,好待修炼有成时去闯荡法亚大陆。但是雷雨不知的是,只有达到剑师的境界,才能够参悟这册剑谱。

“父亲,我,我……”雷雨双手激动的捧着剑谱,心中滋味难明。

他今天之所以公众展露自己剑师的实力,就是想凭此向雷傲天提出习练下册雷氏剑谱的要求。却没想到,他还没开口,剑谱就以到手。

“你已经是剑师了,我也留不住你。”雷傲天背过身去,摆手道:“走吧,收拾行李就赶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雷雨看着父亲的背影,咬了咬牙,退了下去。

待雷雨走远,雷傲天才缓缓地转过身来,眼无焦距的望着屋顶喃喃道:“小芳,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他已经是个剑师了,高兴吧?他才十七岁,这样的天赋我闻所未闻。让他到法亚大陆去历练历练,或许真的能练成祖宗的剑法,成为一代剑圣,那样我也算对得起你了。如今帝国暴君四处屠灭周边部落,说不定哪天就……”

日出帝国,位于法亚大陆东南角,管辖着四周数百个大小不一的部族,国主亚路斯倡导和平,让相互厮杀多年的部落之间和平共处下来,深受众族爱戴。

而就在十年前,不知为何国主亚路斯性情大变,变得嗜血残暴,不断地扩张领地,搅得法亚大陆狼烟四起。

近来更是不知什么原因,帝国军队四处屠杀周边部落,搞得众部族人心惶惶,却又不能逃离…………

“报!”

这时,忽然一人大嚷着匆忙的闯了进来。

“什么事!?”雷傲天冷哼道。对于闯进来惊扰他的人,雷傲天并没有给予好脸色。

来人是负责站哨的一位族人,他敬畏的望了一眼雷傲天,哆哆嗦嗦道:“报族……族长,帝……帝国军……军队把……把我们围……围起来了。”

“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