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个能带来幸福感的好故事,后进入噶玛噶举寺学习多年

文学作品

摘要:
太桥旦曾堪布告诉你生命幸福的秘密,一部深入浅出的大手印前行了义炬概论,香港著名影星吴镇宇推荐!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6日书讯:近日,太桥旦增堪布新书《回归本然》由甘肃民族出版社出版。

摘要:
微博时代读张嘉佳,微信时代读午歌。25个能带来幸福感的好故事,写给深夜不睡等着向某人说“晚安”的你。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9日书讯:近日,午歌新书《晚安,我亲爱的人》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摘要: 第一章
珊瑚珍珠链你们这个班实在太差了!数学古老师拿着死底贝娜蕊的卷子愤怒地喊,这个贝娜蕊,我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死闺女!楚芮馨和吴丧宇则悠闲地坐在位置上吹口哨,谁都承认他们俩是绝配。真悲哀,楚

图片 1

图片 2

第一章 珊瑚珍珠链

太桥旦曾堪布告诉你生命幸福的秘密,一部深入浅出的大手印前行了义炬概论,香港著名影星吴镇宇推荐!

微博时代读张嘉佳,微信时代读午歌。25个能带来幸福感的好故事,写给深夜不睡等着向某人说“晚安”的你。

“你们这个班实在太差了!”数学古老师拿着死底贝娜蕊的卷子愤怒地喊,”这个贝娜蕊,我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死闺女!‘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6日书讯:近日,太桥旦增堪布新书《回归本然》由甘肃民族出版社出版。太桥旦曾,1969年出生于四川康定贡嘎山,幼年在贡嘎寺出家。1988年到四川德格藏文学校学习藏文学,并研读艺术与科学。二十岁时进入四川藏传高级佛学研究,学习五部大论等。后进入噶玛噶举寺学习多年,受持戒律,精研显密教典,承受完整的噶举传承教法。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9日书讯:近日,午歌新书《晚安,我亲爱的人》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午歌,身高188公分的豆瓣文艺理工男神;韩寒「一个」、犀牛故事等APP最爱争抢的人气作者,曾遭十几家最具实力的出版单位疯抢;机械高级工程师,文能写故事,武能打篮球,文武双全,优质直男。文字飞扬恣肆、荷尔蒙四溢,内里深情坚贞、单纯干净。他笔下的故事元气淋漓、三分搞笑三分毒舌一分无厘头,最终却归结于满满的感动,因此也被称为“写作界的周星驰”。

楚芮馨和吴丧宇则悠闲地坐在位置上吹口哨,谁都承认他们俩是绝配。

编辑推荐 1.
轮回的本质就是痛苦,我们要充满信心和勇气;珍惜人身,努力修行,培养稳固的无常心。2.
《回归本然》本书是非常值得一读的心灵幸福指引书,它像灯一样驱散黑暗,给人带来光明,指引前路。3.
《回归本然》本书是太桥旦曾堪布根据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罗卓泰耶的《了义炬》所写的大手印前行了义炬概论。4.
《回归本然》本书指引读者找到心的方向,回到生命本然;了悟心的空性,达到幸福美满。

编辑推荐 1、
韩寒「ONE一个」人气作者,犀牛故事、简书、网易云阅读等一线APP纷纷争抢的作者。目前人气最高的网络作者,作品以豆瓣为发源地,席卷“一个”、犀牛故事等优质APP,成为目前网络传阅率最高的作者。作者亦曾遭业内最富活力、最新锐的十几家出版机构疯抢,最终花落儒意欣欣。2、
微博时代读张嘉佳,微信时代读午歌。午歌微信平台,每周二晚上准时发送一篇有性情、有温度、有情怀、有趣好读的好故事,读者自发命名为“暖床故事”,暖床、暖心、暖梦。3、80后、90后最有触动的故事,最感共鸣的情怀。曾失落的爱情,正挥汗的奋斗,最珍惜的善良、不放松的努力……80后、90后共同体验过的人生,在午歌的故事中被细腻呈现,陪伴无数人入眠前的温暖时刻。5、特立独行的猫、这么远那么近、名字里都有个狐、苏辛等20余位豆瓣知名作者联袂推荐。6、成名作《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胖子的》影视版权已天价售出,其他多个故事影视版权正在被多家机构争抢。7、特别赠送午歌亲自创作、亲笔书写的一首情诗,送给你最爱的自己,和你最爱的TA。

真悲哀,楚芮馨和吴丧宇这两个捣蛋王居然坐到了一块。他们俩简直就是一个人!

内容提要

《回归本然》本书是太桥旦曾堪布根据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罗卓泰耶的《了义炬》所写的一部释论。《了义炬》是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撰写的又一部完整无缺的、正确无误的佛法教义,可以让我们解脱轮回之苦,获得圆满佛果,书中可谓字字珠玑,价值无量。太桥旦曾堪布以朴实自然的语言、形象生动的事例,深入浅出地告诉我们如何珍惜生活、感悟生活、把握生活;如何找到心的方向,回归生命的本然,达到幸福圆满。太桥旦曾堪布以通俗流畅的语言,讲解了在修行的起步阶段,如何建立对佛法的信心,如何对轮回生起出离,如何将心转向法。本书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智慧,帮助我们追寻心灵的美好与归宿,它像灯一样,驱散黑暗,指引方向,给我们带来光明。

内容提要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你每夜临睡前,都满怀暖暖的温柔,想对TA道一声“晚安”?这声“晚安”,TA可能听得到,可能听不到。你或许在TA身边,陪之度过漫长岁月;或许远远注视着TA,从未走近,却也从不舍得远离。想说而不能说,说了又没说够。你守候别人的时候,午歌正在守候着你。晚安之前,讲一个暖床故事给你听。那故事里,有爱情,有生存,有生活,有成长,有信念。相爱的人最终相遇,脆弱的人变得强韧,幸福的人学会宽容,成熟的人更加豁达,坚持的人终于圆满。这样的好故事会发光,深夜里引领你找到心安的方向。25个能带来幸福感的好故事,25段值得分享的有信念的人生。失落时,欢喜时,寂寞时,等待时,沉静时,失眠时,都可以打开,随手翻上一篇。你可能微笑,可能大笑,可能落泪。而合上书时,便拥有了一小片纯净的幸福心情。也可以让它替你向那个人说“晚安”哦!

楚芮馨是个怪人,她天天什么也不干,连课也不听。她只会干四件事:玩、吃、喝、睡。而且她天天还跟男孩子玩。每天上网玩什么CF,就是穿越火线,打枪的游戏。还上QQ结识一些稀奇古怪的陌生人,一点也不像她哥。
他哥每天都坐在书桌前念书:语文书读一遍,把笔记捋一遍;把数学书看一遍,错题抄一遍重做;英语书上的课文背一遍、抄一遍。尽管他这么努力,可他的成绩还是一直在一百一十分左右,一直是二十多名。而楚芮馨呢?她一点儿不上进,可分数却一直是一百四十五以上,在前三名的行列里。她的脑海中从未有过“妈妈”的身影,所以爸爸就是他的知音了。爸爸天天表扬她学习好,交她哥哥多学习学习。其实她才应该向她哥哥学习。

章节试读

事实上,如母众生在轮回中受苦实属冤枉。因为众生与佛、菩萨在本质上并无两样。若是用睡眠来作比喻,佛是觉醒之态,已完全清醒,精神饱满,毫无睡意;菩萨是方才苏醒,刚睁开眼,睡意尚存,正用凉水洁面;而众生则还在沉睡之中,甚至有些众生陷入噩梦,在梦中遭受着轮回的各种苦痛:有时会被老虎吃、被蛇咬、被魔鬼追赶,还会口渴、饥饿,有时有机会获得人身,却承受着生老病死之苦;有时要做畜生,遭受着被人利用或愚痴之苦;有时要下地狱,遭受着热寒之苦;自始至终都在苦海生死轮回中漂泊、流转、无法自拔……无始以来,众生便是如此,一直在沉睡中浑噩度过。现在有机会接触到佛法,便有了醒来的契机然而,无论是要清醒过来还是继续沉睡,都要靠我们自己。只不过若是继续沉睡,恐怕又会是一段长久炼狱,注定将承受更多的痛苦。事实上,很多世人所迫切追求的物质享乐,也只是梦境一场。梦醒成空,什么都没有真正发生过。清醒之前的我们,一直在迷惑中执著,在迷惑中患得患失。显然,在像梦境般的轮回中我们的心是无法为自己做主的。我们的心无法为自己做主。你看,我们的眼睛做不了明暗的主——明亮之时能见、黑暗之时不能见,而佛陀,则无论在黑暗或光明中皆能看得清清楚楚。我们的耳朵做不了动静的主——安静之处能听、嘈杂之处不能听,而佛陀,则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众生之音声皆能听得清清楚楚。我们的鼻、舌、身、意都是如此不能自主。因此,我们要尽快清醒,摆脱轮回噩梦,恢复真正自我,成为自己的主人。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推己及人,唤醒一切如母众生。因为众生做我们母亲之时,对我们恩重如山,纵然我们现世已将此忘得一干二净,但这终究是曾经存在的事实。她们正在噩梦中煎熬,企盼有人救度其脱离苦海。我们修习佛法,便能具备帮助她们的能力,成为她们所企盼之人。我们要以急切的心态发愿——此时此刻,我要把如母众生统统唤醒,再也不让她们在噩梦中继续备受折磨,遭受无穷尽的痛苦。只要她们从梦中清醒过来,一切痛苦便不复存在。

章节试读

宁波菜又叫“甬帮菜”,擅长烹制海鲜,鲜咸合一,以蒸、烤、炖等技法为主,讲究鲜嫩软滑、原汁原味,色泽清寡。像腐皮包黄鱼、苔菜小方烤、雪菜炒鲜笋、三抱咸鲞鱼等都是宁波菜里的传统名吃。据说,之前渔民在海上捕鱼,漂泊多日,捕上来的鱼,多以海水蒸煮,不加多余的佐料调味,一样鲜美爽口,让人唇齿留香,回味悠长。就这样,我白天跟着师父在后厨学习刀工、配菜以及鱼鲞制法。晚上歇工,便到后院陪谭婧温书,补习功课。有天谭婧跟我说:“小叔,没想到你功课那么好,在这里学厨子很委屈吧。”我说:“人各有志,学好烧菜也很好啊。对了,我只比你大两岁,你叫我哥吧。我在兄弟里排行老五,你就叫我五哥好了。”谭婧笑笑,捋过额前的长发,古灵精怪地说:“嗯!五哥,是午夜歌神的意思吗?”
“是,不过是午夜唱歌瘟神的意思。你要不要听?我这就来一段!”
“那算啦,我怕听完夜里会做噩梦!”我操着一口熟练的TVB腔说:“饿不饿,我给你煮碗面?”“嗯好!我要黄鱼面加两个荷包蛋,还有,酱油别忘了来一碟!”如此过了大半年,谭婧胖了一大圈,我除了刀工、配菜、腌晒鱼鲞的本事见长,最大的进步就是能够闭着眼睛烧出一碗鲜香四溢的雪菜黄鱼面。又过了半年,谭婧如愿考上了宁波的大学,我则顺利地由帮厨的小工做到了灶头。日子变得顺畅起来,阿问也买了自己的张网船,偶尔拉着观光客去近海捕鱼,挣点儿零花钱。谭婧临走前,用鲨鱼牙为我磨出一串棱角狰狞的项链。谭婧说:“小五哥,送给你,这串项链样子虽然奇怪,可是挂在包上能辟邪,挂在房上能避雷,挂在床头能避孕”我说:“我没女朋友,不用急着避孕啦!”谭婧转而笑笑说:“小五哥,愿意等我大学毕业吗?”我苦笑了一下,没有应答。能看到她在自己的辅导下考上大学,我觉得人生已经无憾了。至于其他的,我不敢想,也从未想过。那天我破天荒地为谭婧唱了首歌。谭婧怪我说,我原来一直在骗她,其实我唱得还不赖。说完她毫无征兆地亲了一下我左侧的脸颊。“以后就叫我阿婧吧!”谭婧笑笑,用一个圆润的酒窝总结了陈词。那年夏天,我终于体会到一种快乐,一种比卖啤酒瓶多赚出十几块钱还要快乐的快乐!

吴丧宇是个捣蛋大王。他天天搞恶作剧,大家都很讨厌他,包括男生。他唯一没有恶搞过的人就是楚芮馨了。所以,楚芮馨现在就和他成好朋友了。

专业点评

《回归本然》是非常值得一读的心灵幸福指引书,它像灯一样驱散黑暗,给人带来光明,指引前路。《回归本然》本书是太桥旦曾堪布根据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罗卓泰耶的《了义炬》所写的大手印前行了义炬概论。《回归本然》本书指引读者找到心的方向,回到生命本然;了悟心的空性,达到幸福美满。

专业点评

80后、90后最有触动的故事,最感共鸣的情怀。曾失落的爱情,正挥汗的奋斗,最珍惜的善良、不放松的努力……80后、90后共同体验过的人生,在午歌的故事中被细腻呈现,陪伴无数人入眠前的温暖时刻。

“呵呵……”一个奸细的女声笑道。

“谁?谁还在那笑?”古老师皱眉问道。

“哦?啊,不知道啊。谁,谁啊?”那女声辩解道。

“别瞎掰了,我知道,就是你——”

“不是我,别指我!”那女生继续解释。

“米若维!”老师喊道,手指挪到中间。

“啊?“”不会呀!“”搞错了吧!”讲台下响起一片议论声。

“叫你们讨论了吗!现在是上课时间,不是讨论时间!”古老师又大声说,看得出她很愤怒。

“你管得着吗?”马蓝站起来,我们有我们的自由,想说话就说话。你管不着!“

“这是怎么回事儿?”“她真大胆,敢跟古老师叫招!”“天哪!她居然……”底下又热闹了。

古老师瞪大了眼睛:“都给我安静!”

“切!我们就不安静!我们有班长!”又一个胆大包天的女生站起来。

“班长?哪有班长?”长得异常可爱的女生林沧问。

“就是她呀!”那个女生指着马蓝说。

“对,有马蓝班长!”武程坤拍手,用有腔调的磁性声音说。

“马蓝班长!马蓝班长!”赵冠岚起哄道。

接着,班上的人都跟着起哄喊”马蓝班长“。

“还有副班长!”武程坤又起哄,“那个女生!”他指着第一个说马蓝是班长的女生说。

“我?”那个女生指着自己问。她就是古老师说的贝娜蕊,学习超差的女生。

古老师也来起哄:“贝娜蕊?她学习太差,不行!”

“哐!”门被使劲甩开。一个人推门而入。“够了!”

“杨老师!”“糟啦!”“救命啊!”班里一下子乱起来。

“你们一个个都不适合当班长!”杨老师把第一张桌子踢倒在地上,“都是些什么人呀!不对,你们都不是人!还有你,古老师。你个老师还跟着学生起哄,怎么搞的!”

“我……”顾老师想要解释,但被杨老师打断了。

“你什么你!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榜样,古老师。我现在才发现,什么榜样!我才应该是你们的榜样!”

“扑哧!”一个学生笑出来。

“谁?谁在这时候还笑得出来?”杨老师又说。

“杨老师,是陈枉弥笑的!”吴丧宇指着一个蘑菇头的女生说。

“叫你说话了吗?吴丧宇,你这个死孩子呀!叫我怎么说你好呀!”杨老师恨不得把吴丧宇一脚踩在地上,“你们是不是想让全校都知道初二班全是神经病啊!”

“哈哈!老师也是!哈哈!”那个蘑菇头陈枉弥又起哄。

“陈枉弥!你个女生天天疯疯扯扯的,成何体统!”杨老师把桌子拍得差点飞起来。

“嘭!”杨老师跺了一下地,整个教学楼都震动了。

“叮铃铃——”下课铃声打响了。

“梓言,放学后我们去买首饰吧!”一个披散着乌黑头发的女生对那个叫“梓言”的女生说。

“好啊。”“梓言”平静地说道。那是一个安静的女生。她温柔、美丽,还是学生会会长。她的声音那么成熟,那么好听。

“呵呵!那太好了!”黑发女生和“梓言”截然不同,那是个活泼开朗又可爱的声音纤细的女生。

“会长,副会长。请你们安静点儿。”一个女生为笑着对“梓言”和黑发女生说。说完,他就带着那妩媚的微笑离校而去了。

“这个高雅怎么这样啊?”原来那个女生叫高雅,“全班,估计全校就她一个人中午回家吃饭!居然还嫌学校的饭不好吃!切!”

“好啦!莲儿。你别跟她计较啦!等她长大了,就知道自己错啦!”“梓言”还是很平静地说。

“嗯……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就饶了她!哼哼……”“莲儿”眼睛眯成一条缝。

“呐,听说下午第一节课公布语文七单元成绩呢!我肯定又考不好了!”一个女生苦恼的对旁边的人说。

“是呀,我也考不好了。我空了八道呢!”旁边的人应道。说完,她转身看向“梓言”和“莲儿”。

“梓言”和“莲儿”从来不为考试烦恼,因为她们俩注定是第一名。

”莲儿“好奇的看向她们,然后又转头和”梓言“说:”梓言啊,希望咱们分数还是一样!“

”呵呵,咱们什么时候出过差错啊?“”梓言“半开玩笑地说。

”是呀!“”莲儿“高兴极了,”下午等着出成绩吧!我先去吃饭咯!“

”嗯,拜!“”梓言“摆摆手。

”Good bye!“”莲儿“”跳“回自己的座位上。

”梓言“回头看自己的桌子,发现上面居然有一盒饭。她回想了一下:自己根本没拿饭呀!她扫视了教室一圈,发现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纪勉冲她比着”丫“的手势。她只用自己的标志——微笑回应了他一下。他却暗暗窃喜:他以为她喜欢上他了。她突然看到他攥起拳头比了一个示为胜利的标志,听到他轻轻说了一声:”Yeah!“她又感到他很白痴。

下午第一节课,果然公布成绩了。老师说:”第一名,商梓言……“

”莲儿“小声自言自语:”啊?唉。“

”和万俟莲。“

”耶!“万俟莲差点喊出声来。

万俟莲转向商梓言的方向,冲她笑了一下,露出了莲那两排洁白的牙齿。

商梓言还是用她那一直挂在嘴边的微笑回应了莲。

”98分。“老师继续往下说。

”啊?“万俟莲心想:又不是100啊!

而商梓言却还是微笑着,让人觉得她的脸好像被冻僵了似的。

纪勉把目光投向万俟莲,然后又投向商梓言。他心想:我要努力学习,这样才配得上商会长,啊不,梓言!

商梓言似乎也有点在乎他,下意识瞥了他一眼。他们俩的目光碰在了一起。顿时,两人的脸都红了。

老师又往下念:”第二名,纪勉!“

”什么?“”天哪!“

纪勉先是呆住,然后一蹦三尺高:”耶!耶!我第二!Oh!“

而商梓言也异常地为他高兴,露出了从未有过的露牙齿的笑容。她感觉得到,她喜欢他。

万俟莲看看商梓言,再看看纪勉,她恨得咬牙。

”贝娜蕊班长,您真是太厉害了!“下课后,林沧找到贝娜蕊,崇拜地对她说。

”纠正一下,是副班长。马蓝才是班长。“贝娜蕊对她说。

”那你也很厉害呀!“林沧笑笑。

”有事儿快说,别废话!“贝娜蕊恶狠狠地瞪着她道。

”副班长就是厉害,连我有事相求都知道了。“林沧眯起眼睛说。

”哼,你这德性,是人都知道。“贝娜蕊冷笑道。

“呵呵,”林沧坐到贝娜蕊旁边的空位子上,贝娜蕊的同桌跑出去玩了,”我呢,是学校文艺部的部长。过几天,学校有一个文艺汇演,可是到现在都没找到合适的主持人。学校交给我来办这件事儿……“

”你想让我去当主持人?“贝娜蕊马上问道。

”对呀!不愧是副班长!我想,副班长的声音这么好听,一定能胜任的!你就是主持人的不二人选了!“

”你的声音也很好听啊,你为什么不上呢?“贝娜蕊努力反驳道。

”我是演出的呀!“

贝娜蕊沉默了一会,然后突然对林沧说:你可以让会长去啊!”

林沧两眼放光“啊!副班长你太聪明啦!我这就去对面班找会长!”

“哦……呼!”贝娜蕊长长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不是我聪明,是你太傻!”

“说什么呢?蕊子!”一个女生从贝娜蕊背后喊。

“啊!”贝娜蕊被吓了一大跳,“小——柔!”

“呵呵,想不到吧!””小柔” 就是隔壁班的富家女,好学生李柔。

”哈哈!咱俩居然考到了一所学校!“贝娜蕊高兴地说,”啊,初中遇到小学同学真是件好事!唉,话说回来,你学习这么好,怎么会考到这伏利中学呢?你看这学校的名字,‘福利’,这就是个孤儿院!“

”唉,我是倒霉的!全市都在传,伏利中学没好学生了!这鬼学校的好学生都是从别的学校kiang来的!我就被茹苓中学校长派过来喽!“

”哦,那你真倒霉。咦,不对呀,你们家不是很有钱的么。你可以出钱留在那儿啊!“

“这也是个问题!我跟爸妈说了,可他们说这叫什么‘慈善捐献活动’,就让我去。你说他们神经不神经啊!”

“啊?这是什么人哪,天下哪有这样的父母,太过分了!”贝娜蕊用力拍了下桌子。

“就是,太过分了!”

呵呵哈哈……“她们俩一起笑起来。

“咚咚——”林沧像变了个人一样恭恭敬敬地敲着班的们,“请问,会长在吗?“”

林沧轻轻推开了班的门,“啊!”林沧看到班比自己班还乱,大吃了一惊。

“哦?你是找会长吗?”一个女孩子正在和一个男孩子打架,看到林沧进了班,便停了下来,然后指着靠窗户的一个位置说:“在那。”

林沧又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对那个女生说:“噢,谢谢啊!”忙走了进去。

“请问,你是会长吗?”林沧走到商梓言旁边问。

“啊?”商梓言刚要回答,“是……”

“梓言!”万俟莲跳到了商梓言身边,“我们油画社过几天有个画展,你来当主持人吧!”

“好啊!”商梓言很高兴。

“呵呵,那太好了!”万俟莲更高兴,她又跳了起来。

“莲儿,你最近是不是在练跳高啊?”

“哎?你怎么知道的?不仅跳高,我还练了跳远呢!”

“啊?呵呵……”过了一会,商梓言才想起来林沧,便又转过身,“哦,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啊?哦!嗯……”

看见林沧吞吞吐吐,万俟莲生气了:“出什么怪音啊!有话快说,没话快滚!”

“莲儿!”商梓言也生气了,“人家是客人,你怎么能这样!”

林沧见了,忙说:“没事,我先走了。”

“唉!同学!等一下啊!”商梓言刚要去拉林沧,却被万俟莲拦住了:“梓言,别理她了。放学了,咱们去买首饰吧!”

商梓言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皱了一下眉头,轻轻答应了一声:“嗯。”

林沧回到班里,赶快收拾好书包,连贝娜蕊叫了她一声都没听见,快步走出了教室,只留下了贝娜蕊一脸迷茫地站在教室里。

林沧走在大街上,脑子里不停地回放着万俟莲对自己凶巴巴的样子。

“出什么怪音啊!有话快说,没话快滚!”

“出什么怪音啊!有话快说,没话快滚!”

……

她心想:会长居然还和那种人交朋友,看来世界上无人可信了。

另一边,万俟莲和商梓言正在首饰店里大饱眼福呢!

“梓言,梓言,看这个!”

“梓言,梓言,看那个!”

“哇!梓言!这个好漂亮!”

“哇!梓言!这个好漂亮!”

尽管万俟莲一直叫商梓言,可商梓言却根本不理她,专注地祧着自己器重的首饰。突然,商梓言两眼发光,指着一个项链,在店里四处张望,大声喊道:“老板,这个项链多少钱?”

一个看上去很有钱,身材很好的女人慢慢地走到商梓言面前,打量打量她,然后失望地摊开双手:“小朋友,这是最新上市的珊瑚珍珠链,独一无二的!恐怕……唉!”

“我有钱,我买得起。”

老板娘见商梓言这么坚定,于是对她说:“小妹妹,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给你打个折!”说着,比了个“五”的手势。

“五百?”商梓言说着掏出钱包。

“嘿!那可不对!怎么可能这么便宜!是这个数!”说着,晃了一下手。

“五千啊,我有!”

“不对!”

“五万?嗯。好!”商梓言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给!”

老板娘看看银行卡,又看看商梓言,目瞪口呆。

“老……老板娘?”商梓言伸手在老板娘前晃了晃。

“啊?”老板娘才缓过神来,“我,我有这么老吗?”说着接过银行卡。

商梓言“扑哧”一声笑了:“没,当然没有,您应该比我妈小。”

“什么叫应该呀?是一定!”老板娘从珠宝柜中拿出项链,和银行卡一块交给了商梓言,“小妹妹,以后再来啊!”

商梓言答应了一声,叫上万俟莲走了:“姐姐,再见啊!”

“莲儿!你说,这项链好不好看啊?”商梓言眯起眼睛对万俟莲说。

“好看好看!你买了,我又没买。唉……”万俟莲嘟起了小嘴。

商梓言还笑着呢:“怎么了莲儿?生气啦?”

“才没有!”万俟莲又嘟起了小嘴。

“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