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IP影视化在未来发展上更要注重内容精神的传递,不念已是眉黛深几许

励志成功

摘要: 本报讯改编自科幻作家钱莉芳同名小说的超级剧集《天意》
近日发布预告,并以“科幻IP的影视化改编”为主题,举办一场科幻论坛活动。原著小说作者钱莉芳和科幻作家吴岩、韩松,《天意》总制片人、总编
…本报讯改编自科幻作家钱莉芳同名小说的超级剧集《天意》
近日发布预告,并以“科幻IP的影视化改编”为主题,举办一场科幻论坛活动。原著小说作者钱莉芳和科幻作家吴岩、韩松,《天意》总制片人、总编剧梁振华,编剧苏蓬,演员SNH48孙珍妮等到场。《天意》由欧豪、海铃领衔主演,唐嫣友情客串。影片讲述了秦末汉初,少年天才韩信被“神”选中,以一场未知的交易换取权力的崛起,却在此过程中发现“神”背后的秘密。人类繁衍的真相竟是一个被操控的巨大阴谋,从而各路英雄正视未知的神力,挑战天命定数并与之对抗的故事。不同于西方科幻对未来世界的一味展现,《天意》借助异星来客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东方世界观,将科幻巧妙地融合到楚汉时代。总制片人及总编剧梁振华认为,科幻是把科学原理变成重新解释过去可能性的方式,对既有的内容进行开拓和再造。《天意》却不同于西方科幻,“东方人对未知的想象和西方不同。西方看到未知会想给实际生活带来哪些作用,它会走向科学,而东方则思考这种未知在人的精神与思想上的影响。”吴岩表示,以知识基础为标准将科幻划分成软硬,其实是不严谨的,科幻是增量的文学艺术。看一部作品,获得了对世界的认识的增量,就是科幻。现场嘉宾更一致认为,面对中西方科学技术实力的不平衡,中国科幻IP影视化在未来发展上更要注重内容精神的传递,做中国独有的科幻IP。

摘要:
绿云鬓,长袖步遥坠一笑倾城。点绛唇,幽梦几重旧故里寻他。只是寒蝉冷衾,不念已是眉黛深几许?泪犹垂,滴红妆,一袭红裳醉宫深,不见青燕衔泥来。他沙场醉卧,君莫笑,三关五海未收齐,怎敢负她华芳?云中寄书

摘要:
陌。原文。『莫相惜您好。感谢您百忙之中来看我的日志,这是我的第一篇短篇小说,创作的灵感也许就是我的生活吧。如果你喜欢,欢迎转载宣传。谢谢。遥远的天际,远处开始阴霾。沉闷的雷声宣告了一个季节的

绿云鬓,长袖步遥坠一笑倾城。

陌。

点绛唇,幽梦几重旧故里寻他。

原文。『莫相惜°

只是寒蝉冷衾,不念已是眉黛深几许?

您好。感谢您百忙之中来看我的日志,这是我的第一篇短篇小说,创作的灵感也许就是我的生活吧。如果你喜欢,欢迎转载宣传。谢谢。

泪犹垂,滴红妆,一袭红裳醉宫深,不见青燕衔泥来。

(1—2)遥远的天际,远处开始阴霾。沉闷的雷声宣告了一个季节的结束,另一个季节悄无声息的到来。微风没有了夏天的燥热,取而代之的是秋独特的萧瑟的悲凉,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丝丝细雨。细雨犹如根根细丝,深入脑海,牵动着每一根神经,曾经的回忆不断地涌上心头。那一年,我们相识。那一年我们相知。那一年,我们一起笑。那一年,我们一起哭。那一年,我们一起走过的路,记忆犹新。

他沙场醉卧,君莫笑,三关五海未收齐,怎敢负她华芳?云中寄书与她:

归程。。

若伊见此言,将已死生沙场,伊可负昨日言,一有红妆待伊出嫁日,喜寐伊可生平得安康。

风吹动着树叶,时至初秋,风也开始凉了。空荡的城市,时间仿佛已经凝固,秋叶留离在枝头,时不时的随风飘落,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度。

金戈铁马,饮血长关十载都是风雨。驽马催弓,酒尤温,却是乘雪千里与胡兵,寒鸦宿冷听号角,都在空城,不觉昔日青颜入土眠,还有衰兵,力尚未尽,说是廉颇尚可饭。

清一收了一下衣扣,拦下一辆出租车,提着行李上了车。“去汽车站。”

他守得关山青颜在十年,却不知泪浊滴酒饮入惆怅,不敢问,昔日可寻她,恐唯人妇,小儿捉促织。

看着周围匆匆远去的景物,十二年前,父母带着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辛苦的打拼,换来了今天自己拥有的一切,而自己的父母却不在一起了,他们在自己八岁的时候分开了,那时候自己总是张着大大的眼睛问着妈妈,“爸爸在哪里啊?”妈妈只是说,“爸爸出去了,不久就会回来了。”

她易得容颜,机杼织薄恐天寒,日上清明时,鹃啼红泪湿新裳,托与孟婆恐他寒。

自己对爸爸的回忆不多,只是依稀记得小时候一起去公园买馒头喂鱼,也许那就是自己最快乐的年华。父亲在和母亲分开以后,法院把自己判给了父亲,但是父亲什么都没有要,只是独自回到了家乡,辗转打拼。母亲带着自己四处打工,母亲上班,不方便接送自己上学,便把姥姥接来一起住,这样母亲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给自己留下最多回忆的,就是姥姥,是姥姥陪着自己长大。

昨日邻家有幼子,学语牙牙入学堂,先生教有“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小儿不识,何为长征与她问,不知总有千番滋味难却心头,一梦回初见,那时小姐正采含露与白梨,邂逅相遇转回廊,一念成痴少年郎。到如今,却是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他都眠,山河寂。

后来父亲做起了生意,富裕起来了,母亲也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这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只是自己的户口还在父亲那里,所以上学必须去父亲那里。父亲很早以前就有了把自己接过去的想法。终于,接着上学的机会,父亲提出了要求。清一自己也很理解,便答应去了。走的时候自己哭的很惨,从小到大都没有这样哭过,那一刻自己真的后悔了,但是也没有用了……

风与雪,泪滴牛衣透。在天涯,旧时总相识。而如今他仍长守城关外,终不知有红妆,尘满妆。

“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清一的手机震动着传出了他最喜欢的歌。他拿起手机一看,是雨诗的电话。

“喂?”“亲爱的。你今天就要走了吗?”

“嗯,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想你的,等我回来。”

“嗯。”此时泪水终于悄悄地划过了清一的脸颊。清一很久没有哭过了。雨诗是清一的女朋友,虽然他们认识很久了,但是真正熟识却只有短短的几个月。几个月,他们相识相知相恋。电话那头雨诗传来轻声的抽泣,清一知道她不舍得,其实清一自己也不想离开,只是不得已。

想到这里,清一不觉得叹息了一声。雨诗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停止了抽泣,他问清一“你说过,十个月以后就会回来的,对吗?”

“嗯,”清一回答说“你那里有我的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好,我等你。我爱你。”

“我也爱你,”清一喃喃地说。

“我想听你唱歌给我听。”雨诗说。

清一笑了笑,“想听什么?”

“《童话》吧。”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时间回到两个月前,清一的下半学期结束,终于等到了暑假,于是清一便回到了妈妈这里住。

清一看了看表,十一点三十,快到A城了吧,还可以赶上午饭。耳机再次被塞回了耳朵里,车上的冷气开得有点打,清一不禁打了个冷战。拉开窗帘,阳光照到清一的身上,暖暖的很舒服。

车到站了,清一向窗外看了看,一点也没有变。清一提好了行李走在最后,走出车门的一刹那,热气扑面而来,夏天的A城还是那么地热。

“不知道她还好不好。”清一自言自语说。这时电话响了,是妈妈的。

“妈咪~。”

“宝贝,到了吗?”

“嗯啊,妈妈你在哪啊?”

“我就在车站外面,出来吧。”

“嗯。”清一提起行李,向着车站门口走去。

门口清一一眼就看到了妈妈,他跑过去扑到妈妈怀里,像个孩子一样,他抬头看着妈妈,喃喃地说“妈妈,我好想你啊。”

“宝贝,妈妈也想你,咱们回家吧。”

“嗯哪。”

清一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一切都没变,不知道他们还好不好。,想到不久就可以见到那些狐朋狗友,清一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给那些哥们发了个短信,汇报了一下情况。

在清一走了以后,清一的妈妈因为工作的原因,换了住处,“金卉小区。很文雅的名字呢。”清一嘀咕着说,走进了小区,妈妈把车停下,清一打量着新的住处,问道。“妈咪,咱们家在那个单元啊?”

“就在二单元302。”

“哦。”清一提着行李,喃喃地说到。待到妈妈锁好了车门,清一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上了楼。敲了敲们,姥姥和蔼的面容出现在眼前,霎时间曾记得回忆涌上了心头。

清一小学的时候,父母都不在身边。上学放学都是姥姥接送,三年级的时候清一还是在学校食堂吃饭的,后来姥姥看学校饭菜不好,就天天给清一送饭。不管是下雨还是烈日。还记得又一次清一生病。他的姥姥也很难受,可还是来接清一回家了。那天很热,到了医院就是中午了,姥姥没休息就回家做饭。吃饭以后清一睡着了,等到清一醒来以后,发现姥姥在一边按着太阳穴一边倒水吃药,是头疼片。下午的阳光依然刺眼,晴一看到姥姥头上的白发越发明显了。阳光下是那么的刺眼…

随着车子手刹的声音响起,回忆的画面碎落在脑海中,“到新家了哦?”

“嗯,到了。”清一打开车门。想到马上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姥姥了,清一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迫不及待的冲出车门。阳光洒在清一的身上,暖暖的。回忆的画面再次浮现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