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英看王玉刚虎着个脸,我听到了「汝讨厌自身的命运吗

新葡亰书评随笔

摘要:
某市某街道办的厂子很赚钱,有一天,王玉刚厂长帯朱秘书,去长春一工厂联系业务。走到半路收到一封短信,内容是:“你老婆和情人……”王玉刚,感到很奇怪,他就按着号码回拨回去,对方已关机了。他心里发怵,是不是
…某市某街道办的厂子很赚钱,有一天,王玉刚厂长帯朱秘书,去长春一工厂联系业务。走到半路收到一封短信,内容是:“你老婆和情人……”王玉刚,感到很奇怪,他就按着号码回拨回去,对方已关机了。他心里发怵,是不是后院起火了?
于是,找个借口打道回府。王玉刚往自家门口一站,老婆孙英显得很意外,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王玉刚只哼了一声,两眼盯住孙英,象是见到陌生人似的
孙英被瞅的心虚,胆怯地说:“怎么刚走一两天就回来?”王玉刚并不理睬他,转身往屋里走,两只眼睛到处乱瞅,像是屋里藏着人似的。孙英跟在他屁沟后面,说:“业务都办好了?不是你要走一星期吗?”王玉刚见屋里也瞅不出个名堂来,便问:“家里是不是来过什么人?”孙英很震惊地说:“没有!”孙英的口吻有点掩饰的味道,说:“我天天在家,的确没有人来的!”
王玉刚看出孙英有点慌张,便不再多问。他知道,即使有人来了,她也不会承认的。他本想把短信的事情告诉她,看孙英怎么解释。可是想想还是忍了。没有证据的事,孙英是不会承认的。
王玉刚观察一下,看有什么证据再说。他随即走出屋子,刚到门口,一条大黄狗扑上来,吓了他一跳:“滚!”王玉刚没好气的把狗踢了一脚,黄狗跑了,尾巴摇的竖起来,嘴里还“汪汪”地叫,一副几天不见面的亲热相。
孙英一边埋怨他:“你在外面撞鬼啦,和黄狗过不去。它再和你亲热呢。”“亲热个屁,一天不见就乱扑腾…….”丈夫后面的话没说出。孙英看王玉刚虎着个脸,便没答话,叫一声:“大黄——”大黄便跟她跑到一边去了。
说起这条狗还是王玉刚养的。当初考虑到孩子在外面上学,自己也整天不在家,家里只有孙英一个人,怪冷清的。而且自己住在郊区平房,单门独户,晚上不安全,于是养了这条狗,狗能看门护院的,也能给孙英做个伴。平日里他很喜欢这条狗,这狗能通人性,见着生人凶煞得怕人,见着熟人却一个劲地跟你闹,很是可爱。只是今天王玉刚心里有事,没心情理它。
第二天,王玉刚再次拨打那个发短信那人的手机,仍然关机,便来到移动营业厅,假装交手机费,查看那个发短信的人是谁。没想到,却是一个没名的大众卡。王玉刚有点失望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晚上,王玉刚在外面喝了酒回来,脸黑的更厉害了。孙英跟他说话他不搭理,嘴里还不清不楚地指桑骂槐,孙英实在忍不住了,便和他吵起来。孙英说:“你这次回来像吃了枪药一样,谁欠你的!”王玉刚冷笑说:“不错,还真有人欠我的……”孙英也不示弱:“谁欠你的说啊!”这时酒精起了作用了,王玉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便掏出手机翻出那条短信,伸到孙英面前,说:“你自己看吧!”
孙英一看,脸“刷”的红了,她避开王玉刚的眼神,说:“这是哪个缺德的胡说八道,你也信?”王玉刚说:“无风不起浪,没有的事别人能瞎说?”孙英却说:“你一天到晚不在家,得罪的人还少啊!这是别人往你头上扣屎盆子呢……”
一听这话王玉刚火气更大了,说:“你往我头上抹黑,装得很像啊!”
孙英的口气也硬起来,说:“好哇,你个王玉刚,你是诚心找茬。你当了几年厂长就神气来了,别忘了,你这帽子换是我给你跑下来的……”王玉刚听这话便压住火气,不再言语。心想,自己当厂长她跑的起了很大的作用。前几年厂长改选,孙英三天两头往张区长家里跑,转个弯子和张区长扯上远房亲戚,才把烟酒、红包送去,打通了区政府这一关,自己才得以当选,所以,这些年王玉刚有点谦让孙英,也就是这个原因。
王玉刚缓和了一下口气,说:“也不是我无事生非找你吵,哪个看到这样的短信不生气?”孙英也乘势软下来,说:“你信别人,就不信我呀!”王玉刚刚要说什么,茶几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听筒,“喂,哪个?哦,张区长,是您呀……”
张区长在电话中说:“是玉刚吧?你在家呀……”王玉刚说:“在家,在家。您这电话不是打到我家了吗?”这会儿王玉刚是一脸奴才相。
“哦,我差点忘了,……是这个样子的,我明天到你厂检查给工人补助的事,希望你做好准备。”张区长说。王玉刚说:“好的,好的。”
张区长电话一挂,他便给各部门打电话,要他们准备好材料,和孙英怄气的事扔到一边。第二天,张区长带着几个人来到厂里。王玉刚说:“张区长,你还没去过我家,今天来这里检查工作,就去我家坐坐吧?”他的意思是:一方面和张区长套近乎,另一方面想阻止他进工人的家庭。毕竟,厂子发放补助不干净,不来最好。张区长欣然答应,说:“我去。”
一行人刚到厂长家的门口,一条大黄狗扑过来,吓的张区长后退几步,心里直哆嗦。王玉刚大喝一声:“大黄——”可黄狗根本不听他的话,反而围着张区长转,尾巴摇得直竖起来,嘴里发出“汪汪”的叫声,好一副几天不见的亲热相。这时候,孙英正好跨出屋门,看到眼前的景象,脸刷的红了。
王玉刚忽然明白点什么,这两天困扰他的谜团似乎有了答案——那人是谁,“大黄”知道。

摘要:
我约他在S咖啡馆见面。我和他是在交友网站上相识的。我们在网上聊得很开心。后来,他约我见面。我就选择了S咖啡馆。他的个儿高高的,白皙的脸上架着一副金边眼睛,镜片里那双眼睛闪烁着热烈诚挚的光芒。我们在咖

摘要:
我脸无表情地抬头仰望天空,只见那些闪过不停的繁星以及那像是嘲笑着我的满月。「我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幸的命运啊」我不自觉地说出了埋藏在心里的心声。就在此刻,我听到了「汝讨厌自身的命运吗?」那是一个成熟女

我约他在S咖啡馆见面。

我脸无表情地抬头仰望天空,只见那些闪过不停的繁星以及那像是嘲笑着我的满月。

我和他是在交友网站上相识的。我们在网上聊得很开心。后来,他约我见面。我就选择了S咖啡馆。

「我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幸的命运啊……」我不自觉地说出了埋藏在心里的心声。

他的个儿高高的,白皙的脸上架着一副金边眼睛,镜片里那双眼睛闪烁着热烈诚挚的光芒。

就在此刻,我听到了……

我们在咖啡馆的一个角落里坐下。

「汝讨厌自身的命运吗?」

咖啡馆里的灯光黑黝黝的。店里的生意不错,大厅里坐满了人。

那是一个成熟女性的声线,她的声音仿佛知道世界一切所发生的事情,而且她的声音不断在我脑袋内回响着。

“你喝点什么?”他笑着问我。

我立刻往我的四方看,却不见一个人,只有令人完全感觉不到安全感的矮围墙。

“随便。你喝什么就点什么吧。”

哼……

“那不行。你喜欢什么我们就点什么。”

我的压力可能太大了吧,竟然有幻听。

我故作沉思。

我不禁苦笑,心里也不停地自嘲。

他把服务生叫了过来。

但我又听见了……

“有什么咖啡?”

「要到吾的世界来吗?一切都会重新开始,一切都会以力量解决……」

服务生介绍了这里的咖啡种类。

我再次环视四周,但还是没有看到一个人。

“喝杯卡布基诺?”

「你是谁!?你在那!?」

我点了点头。

我以稍大的声线向四周发问。

于是,他点了二份卡布基诺咖啡。

但她并没有回答我。

他的知识面很广,谈吐很幽默。我被他几句幽默的话逗得吃吃发笑,而他还是一本正经的,似乎他没意识到他的话能逗我乐。

「汝啊,想到吾的世界来吗?一切都会重新开始,一切都以力量解决……」

他在网上曾告诉我,他在大学里教书。看来,他真的是大学老师。

搞什么啊这女!?现在的社会有这种这么特别的恶作剧吗!?

他兴致勃勃地说着他大学里的事,他的同事,他的学生。我已成了他的忠实听众,听他讲他的故事。

父母才刚离去,现在又处于无助的我,一定会有少少的暴燥。

“你那家公司生意还好吗?”他突然问我。

「你啊,再做恶作剧我会报警啊!」

“我……”我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汝啊,想到吾的世界来吗?汝回答吾就是了……」

他宽容地一笑,慢慢地呷了一口咖啡。

从一开始她那温柔的语气便知道她不是个恶人,可能只是知道我的经历并且来关心我罢了,毕竟我在学校里也有颇好的人缘,也有不少人知道我老爸老妈因车祸而身亡。算了,回答她就是了,赶快回家睡觉吧。

“公司的生意不错。我嘛,在公司里做些案头工作。”

我眺望着那比墨水还要黑的夜空。

“你说过,你在外贸公司上班?”

「如果真的可以重新开始,我一定会尝试创造一个好的命运给自己……就这样,我走了。」

我“嗯”了一声。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世界,我就会正如我所说一样,我会不惜犠生一切,尝试创造一个好的命运给自己。

“听你口音,你不是本地人?”

「有就好了……」

“我从J省来的。”

我以极其微弱的声线回答了对那女的话感到莫名奇妙的自己。

他高兴地说,“啊,我们还是同乡了。”

我闭目反覆想着那女的话数秒,边向着仿佛没有尽头的道路走去,边提醒着自己要快睡,否则明天又会被班主仼给训话了……

“你也是J省人?”我有点喜出望外。

「唉……」

“是啊,我的老家在S城。”

就在我踏上第一步的那一瞬间,四周一下子突然变得漆黑。数十秒前的所有景物,全都无声无色地消失了。因为这一切都发生得异常地快,所以我也来不及作出反射动作。

“啊哟,你家离我们老家很近的。”

当我才眨了一眼,便发觉我已身在一个井,而且正在坠下。

他举起杯,说道,“来,为在这里遇到老乡干杯。”

周围是深啡色而又向外弯曲的砖墙。

我俩碰了一下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坠下的感觉比起跳伞还要高出一千倍。

接下来,他带着浓重的乡音和我说话。我也用上了我老家的土话。我俩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他的脸上现出喜悦的光泽,还时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我下意识地伸出右手,

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店老板打来的。我知道他要对我说什么。

只见那出囗的光由窗囗遂渐变成小豆。

“不好意思,我同事打来的。我接个电话。”

「啊~~~!」

他淡淡地一笑。

「欢迎来到吾的世界—阿圫库斯世界……」

我起身走到一边,接起手机。

听见那女最后的句话后,我的意识便失去了……

“你俩聊得这么好,抓紧时间点些贵的。”

一年前,我想起一切全都结束,又重新开始的那一瞬间

我应了几声,就把手机挂了。

我真后悔约他到这里和他见面。我不想他在这里为我花更多的钱。

我又坐回到他的对面。

“我们再点些什么?”他笑容可掬地问我。

“我们喝点酒吧?”

“可以啊。”

他向服务生要了单子。

“我们喝红酒吧?”他又问我。

“好啊。”

我真不知怎样说服他去点价格昂贵的红酒,他却自己说了。我当然不会拒绝他的好意。

他向服务生问了几种红酒后,就问我,“你喜欢那一类红酒?”

“就点法国红酒吧。”

“有法国红酒吗?”

“有。请问你要哪一种?”服务生问道。

他点了二杯价格偏中的法国红酒。

接着,他又告诉我,那年,他考上大学,可差点没迈进大学的校门。因为他家里穷。他姐姐为他付出了很多。她把她的未婚夫送来的聘金,都给了他。他这才凑足路费,买些生活必需品,来到这里上大学。如今,他姐姐一家的生活还很艰难。可他对姐姐的帮助却很少。

他的一席话说得我心里酸酸的。其实,我在城里挣到的钱,大部份都是寄到家里的。我的弟弟在北京读书,花费不少。我不能因为我家穷而让弟弟在学校里受委屈。弟弟曾经问我哪有这么多钱寄给他。我对他说,我的男朋友是大学教师,他让我把钱寄给他的。

如果眼前的他真的是我的男朋友,说不定我弟弟会比我还高兴哩。

“你经常寄钱给你姐姐吗?”

“每月寄给我父母一百块,寄给我姐姐一百块。”他低下了头,刚才的欢乐之情已全然消逝。

“你一个人在这大都市,也有不少花费啊。”

“在大城市里,生活成本太高了。”他轻轻说道,“最近,我买了一套住房。每月付出的按揭费差不多花掉了我一个月工资的大半。”

“你已在这里买了房子?”

“是啊。不过面积不大,八十多平方。你也知道,这里的房价贵得惊人。”

一个名牌大学的教师,又在这个城市里拥有一套住房。他的条件真的很吸引我。

“我把我的情况都向你交底了。父母家不富裕,我是这个大都市里微不足道的教书匠。你看,我们俩能继续相处吗?”

“看你说的。你以为我是认钱不认人的?其实,我也喜欢干教师这一行。可是,我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没机会再干这行了。”

他“嘿嘿”一笑。

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响了。我打开一看,是老板发来的。他要我再狠点。

“你的公司很忙吧?”

“不忙。”我说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没有底气。

“这个学期我的课不多,我打算找个家教,挣点外快。”

“找到了吗?”

“没有。不过,我有个大学同学让我到成人教育学院去兼课。如果去兼课,也能挣不少钱。”

我们的红酒快见底了。

“再来一杯吗?”

“不用了。”

“那么,来个水果盆?”

我点了点头。

他又叫上了一盆水果盆。

我的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又响了。不用看,准是老板发给我的。他嫌我们这桌点少了。

“你有信息?”他提醒我。

“没事。是我一个姐妹发给我的,约我去打牌。”

“你喜欢打牌?”

“空的时候和几个姐妹打双扣,斗地主。其他的我不会玩。你玩牌吗?”

“我不玩的。”

服务生把一大盆水果端到我们面前。

他惊愕地看着服务生。他的表情似乎在说,我俩要的水果盆不要这么大呀。可是,他一句话也没说,默默地用牙签为我挑起一棵草梅。

“这里的牛排不错的。二位要不要点一份?”服务生问道。

“我不饿。你来一份吗?”他问我。

“我……我也不饿。”

服务生看我一眼,便离去了。

“我明天还得上班,我们早点回去吧。”我突然觉得我和他不能再呆在这里了,便对他说道。

他抬腕看一眼手表,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已经十一点半了。行。我送你回去。”

“把水果盆打包,你带回去吧。”

“你带去。女孩子多吃些水果好。”

服务生拿来了帐单。他一看帐单,眉头就皱起来了。

“我们要了二杯咖啡,二杯红酒,一盆水果,怎会消费一千多元?”

“先生,你喝的红酒是上等的法国红酒,光二杯红酒就六百多元……”

没等服务生解释完毕,我对他说道,“我来结帐吧。”

他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结结巴巴地说,“哪有让女孩子结帐的。”说着,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服务生。

走出咖啡馆,我和他静静地走在夜幕下的大街上。

他是我第七个约到S咖啡馆的网友,也是在S咖啡馆里消费最少的网友。

在大街上,我有一种向他坦白的冲动,我想告诉他,我是S咖啡馆的酒托。可是,话到嘴边,我却没有勇气说出来。

2012-3于宁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