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阅读成为冒险,十几分钟我就来到他的家

新葡亰书评随笔

摘要:
午夜文库书系是新星出版社推出的推理书系。遴选160年推理小说史上,最纯粹、最经典、最具智慧的作品。让阅读成为娱乐,让阅读成为冒险,让阅读成为智能训练,阅读之前
没有真相!让推荐书小编为大家盘点一下午夜文库 …

摘要:
人生到底是什么,是只有一个端点的射线,还是两个端点的线段还是没有端点的直线?安吉拉瘦弱的身躯在霍乱横行的风里愈显单薄,风里肆掠着她如霍乱般的爱情,鞭鞭抽打在心。除了霍乱,她什么也没有了。安吉拉讨厌玫

摘要:
嘟!嘟!嘟!喂!喂!你是哪位?啊啊!嗯嗯!我马上就去。一个患者叫我去打针,我背上药箱出了家门,一哧一滑的走在冬天的雪道上。十几分钟我就来到他的家。他是一个工程队的小包工头,很不着调的抛弃了自己的原

午夜文库书系是新星出版社推出的推理书系。遴选160年推理小说史上,最纯粹、最经典、最具智慧的作品。让阅读成为娱乐,让阅读成为冒险,让阅读成为智能训练,阅读之前
没有真相!让推荐书小编为大家盘点一下午夜文库2014年度的热门新书吧!

人生到底是什么,是只有一个端点的射线,还是两个端点的线段还是没有端点的直线?

“ 嘟!嘟!嘟……!”

1、《昆恩的静默世界》 柯林·德克斯特

安吉拉瘦弱的身躯在霍乱横行的风里愈显单薄,风里肆掠着她如霍乱般的爱情,鞭鞭抽打在心。除了霍乱,她什么也没有了。

“喂!喂!你是哪位?啊——啊!嗯——嗯!我马上就去。”

图片 1

安吉拉讨厌玫瑰,就像讨厌家里那对无休止争吵的夫妻一样。到最后她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自己是为爱而死的,最后一滴鲜红的血和晶莹的泪滑落在血迹斑斑的玫瑰花瓣里,那滴落的一声清脆又刺耳仿佛在嘲笑她的死都是活该。安吉拉曾耍过无数男人,用她那曼妙的身姿游走于每一段爱情之间,从未引火上身。就像马戏团里钻火圈的狮子进出自如。霍乱来临之际,我曾问过她,你这到底有没有爱上过任何一个男人。她神情恍惚了一下,不过结果如我所料,她根本不愿提及什么,仿佛那些就是人们现在避之不及的霍乱一样。我只能于安吉拉在风尘里像驯服了一头头烈马一样而获得的凌驾于感情之上的满足姿态以及她那跃然纸上的满目疮痍的文字之间徘徊不定。

一个患者叫我去打针,我背上药箱出了家门,一哧一滑的走在冬天的雪道上。

牛津国外考试联合委员会的委员,经过一番激辩,录用了聋人尼古拉斯·昆恩担任助理干事。然而才上任几个月,昆恩就在家中惨遭毒杀。莫尔斯探长发现线索非常薄弱:案发现场无法确定,案发时间难以掌握;委员会人人有嫌疑,却个个没证据。在几次推翻自己的想法之后,莫尔斯终于找出杀人动机,原来竟是死者的特殊天赋惹来了杀身之祸……

安吉拉去世的前一晚邀请我去她家共进晚餐,那晚她穿了一件血红的吊带长睡裙,她那不施粉黛略显倦色的面孔没有平日的妖媚,但在昏黄闪烁的烛光下越发迷人,我曾一度被她的美貌和笑容迷得神魂颠倒,直到我经历和目睹了她那玩弄人的技巧后,依然不能恨,不能放下。所有的人都指责我的爱太肤浅,我不愿解释,因为他们永远看不到我了解的她,而这些还需要一些东西来证明。我爱的是,我想保护的是,一颗外表怒烧着火焰却怎么也融化不了身体的冰山,一颗光鲜亮丽掩藏千疮百孔的孤傲的心和被倔强包裹的脆弱灵魂。安吉拉在我对面坐了下来,递给我一个精致的本子。

十几分钟我就来到他的家。

2、《无面杀手》 亨宁·曼凯尔

“喏”两根纤细的手指慵懒的轻扣桌子边沿,酒红色的指甲融在

他是一个工程队的小包工头,很不着调的抛弃了自己的原配妻子,接二连三的领回一个又一个。

图片 2

温暖的烛光里,忽明忽暗,就像一杯被人轻摇着的陈年红酒,酒渍挂在玻璃壁上又慢慢滑下,殷红,浅红,殷红。

看上去,包工头有四十来岁,长脸、大眼睛,胡子刮得板板整整,就是刮得狠了点,肉皮差点带下一层。包工头横躺在炕上,用手捂着肚皮,手下就是刀口吧,用手捂着点可能好受些,脑袋枕在一个比他小了有十几岁女人的腿上。

亨宁·曼凯尔的作品与大部分英美侦探小说最大的不同在于,贯穿始终的是浓得化不开的瑞典式孤寂和忧郁。他笔下的故事虽然披着侦探小说的外衣,但笔触细腻,气质冷冽,叙述如散文诗一般缓缓铺陈开来。往往可以让读者在阅读一个凶案故事的同时,有阅读纯文学作品的享受。随着情节的展开,读者可以随之体会主人公的人生悲喜。像这部《无面杀手》,警探沃兰德在侦办一宗棘手案件的同时,还要处理自己乱麻一般的家庭生活:和上一代的父子关系、和下一代的父女关系,和情人的感情纠葛,以及案件背后透出的种种移民问题、种族融合等深层次社会问题。

我出神的打量起它来,许久,我都在犹豫是否要打开它,我望着对面的安吉拉,她并没有抬头示意我什么,只是任几束头发散落在面前。

我看了女人一眼,哦!好像千金大小姐。

3、《星笼之海》 岛田庄司

那天从安吉拉家回来之后很晚了,我迫不及待的打开那个神秘的本子。里面是一些安吉拉文章的手稿,还有,另一个安吉拉。一个能证明我这么多年的爱并不荒唐的安吉拉。我不知道那晚我是怎么在欣喜若狂的心情下睡下去的。我决定明天一早去找她,当她打开门的时候,把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送到她手里,然后或者朝她美丽的唇上吻下去……

她头发染的葡萄紫色,还烫着几个大卷,刚割完的双眼皮把眼睛显得又大又亮,人造的睫毛又粗又长。她用右手一下一下地、小心翼翼地摩挲包工头像桃胡屁股似的额头,生怕她尖尖的指甲划破包工头的鼻子,左手不停地往嘴里塞着瓜子。

图片 3

第二天,安吉拉静静地躺着,仿佛一片凋落的玫瑰花瓣,我轻轻地吻着她,却始终得不到她的回应。

“哼-哼!哼-哼……!”从里屋走出一个老太太,是包工头的母亲,今年七十多岁了,拄着拐棍步履蹒跚的,屋里屋外的忙活着。

岛田庄司最新长篇力作《星笼之海》:神秘的濑户内海自古就是战争要塞,藏着数不清的历史秘密。女历史学家偶然得到了一份极其珍贵的资料——旧时的海战出征图。图中精准描绘出当时用于出征的战舰,而战舰侧面写着两个红色的小字:“星笼”。这两个谜一般的字意味着什么?女历史学家为此踏上探寻之路,不料,邪恶也在慢慢逼近。

“安–吉–拉”这样撕心裂肺的呼喊一直回响在我的生命里,一个一个把我的器官震碎。

老太太去拿暖壶了,我明白她的意思,是想给我倒一杯水喝。我赶紧接过暖壶,怕老太太摔倒了。

4、《镇魂歌》 驰星周

“每次看到那些为我俯首帖耳得像畜生一样的男人,跪着痛苦呻吟的时候,都有一种多年来凝在胸中的阴郁和愤懑瞬间喷发的快感,而那时的身体是属于我母亲的,当我躲在门缝里亲眼看到那把明晃晃的刀子从父亲的手里钻进母亲身体,情妇嘴角扬起一丝阴冷的笑时,轻盈欢快的百灵鸟也死了。”

炕上的媳妇用眼睛瞄着包工头的脸,时不时地还挤弄一下眼睛,屋里的一切好像和她都没关系似的,仍然一下一下的摩挲着……

图片 4

“我的爱早随当年的百灵鸟一同死了,因为当年那个用玫瑰俘获母亲的人,我从来没有觉得一种花会如此令人憎恶。”

像桃胡一样的皱纹啥时你能给他摩挲开呀!

驰星周作家生涯巅峰作品《镇魂歌》:歌舞伎町在杨伟民的努力下维持着暂时的平衡,然而杀手秋生与前警务人员泷泽却因一次北京帮大将遇袭事件,陷入到新一轮的纷争中。秋生奉杨伟民之意,替上海帮老大朱宏照看他的女人,泷泽则在北京帮老大崔虎的授意下,追查其手下遇袭的真相。种种混乱下的歌舞伎町,刘健一的身影总是若隐若现……

“当他每天把鲜花像其他男人一样送到我手里时,我不停想象着他痛不欲生的那天。”

吊瓶挂上了,我背起药箱往出走了,包工头的母亲一拐一拐的送我出门,我赶紧的把老太太推到屋里,然后把门关好,用身子又挤了一下。

5、《钟表馆事件》 绫辻行人

“为什么只有当他宽厚的臂膀搂着我时,我才真正感受到自己原本该有的单纯。我记得清他何时钻入我的身体,却不知何时他钻入了我的心。不想彼此受到伤害,我一直想要逃避。”

几天来,这个场景像重播一样……

图片 5

午后的阳光覆在别致的花园里,静谧恬淡。满园的玫瑰犹如那晚安吉拉身上的长裙,又仿佛就是吞噬安吉拉的那些花瓣,上面还滴着她的鲜血。这个沧桑的老人温柔的抚着每一行每一个字,这一生他未娶也不再爱上任何另外的人,他的爱早已经刻在了心里,已然忘记了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他喝了一口咖啡,打开那张旧报–“著名女作家昨夜自杀身亡,死因或与此次霍乱爆发有关”苦涩的咖啡在老人胃里翻腾,.他轻轻放下报纸,双手交叉搁在腿上,静静闭上双眼朝椅背靠去。

我为包工头的母亲感到可怜;也为包工头的媳妇感到愤慨!

《钟表馆事件》获得了第四十五届推理作家协会奖,《暗黑馆事件》则被誉为“新五大奇书”之一。“馆系列”奠定了绫辻行人宗师级地位,使其成为可以比肩江户川乱步、横沟正史、松本清张和岛田庄司的划时代推理作家。

安吉拉的死成了一个谜,媒体以为与霍乱有关,老人以为日记里写的是自己,那晚安吉拉把本子交给他是对自己心意的坦白,她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或许是出于对他的感情和自己认为的对母亲的背叛。天色渐渐昏暗下来,老人却一直未睁开眼,在满园火红的玫瑰里黯然失色。

我望着窗外,北风呼啸,雪花飘飘!树枝儿刮落在院子里,打了几个滚儿又飞到邻居家的院子。一个小狗撒泼尿把蹄子冻在了地上,嗷嗷的叫着,好一阵才把蹄子拽下来,抖拉抖拉腿跑了……

6、《没有钥匙的梦》 辻村深月

这个故事本该圆满结束,安吉拉的死应该成为一个永远的谜。但有些秘密却藏在了日记本被撕掉的最后几页里。

我围上围脖,戴上口罩,穿上羽绒服,冒着刺骨的寒风又来给包工头打针了。

图片 6

“我不能爱上任何一个人,但这个成熟的男人,像自己曾经的父亲一样,我贪恋从他身上获得的关爱。直到有一天,他向我坦白他早已经有了妻子,还有一个儿子,我想恨他,想立马就与他断绝关系,也曾尝试过几次,可每次最后都在他的柔情里融了,醉了。”

一进屋,老太太没在家,去她的女儿家啦。

作者在人物塑造方面自有一套办法,特别是本书中《芹叶大学的梦想与杀人》一文,从未读到过的个性人物使作品更加吸引人。——直木奖授奖词

“他没有一声道别就走了,耳边还温存着他昨晚的吴侬软语。不久,我收到他的诀别信,他告诉我,他的爱是真的。但显然他不能离开他有权势且富有的妻子。”

只有这对半大两口子,相互依偎着,包工头的媳妇身边放一盆瓜子和一盆松子。她慢腾腾的将瓜子盆推向了我,自己悄手蹑脚的扒着松子往嘴里塞。

7、《众灵之祷》 柯林·德克斯特

“原来我只不过是爱上了一场霍乱而已。”

我用眼睛瞟了她一下,心想:“瓜子谁没见过,要是松子还差不多!”

图片 7

但安吉拉的死终究还是一个别人永远不会知道的秘密,日记的最后几页是被谁撕掉的,或许是安吉拉自己,也或许是那位为爱痴迷一生的男人?

她那旁若无人的样子,最起码做人的准则都没有。不就是靠老板、傍大款吗?还摆着一副格格的架势。

教堂管理员哈里·约瑟夫斯先生在祭衣室里中刀身亡。遇袭时他正在清点当日的奉献金数目。警方抵达时,奉献盘和奉献金都已不翼而飞。贝尔探长声称,如果抢劫是唯一动机,那么谋杀就是极大的悲剧,因为奉献金不会超过三英镑。然而尸检结果证明,死者胃里还残存了剂量足以致命的吗啡。难道凶手不止一个?最有可能的嫌疑人不久后从教堂尖塔上一跃而下,自杀身亡。案子似乎可以就此了结了,但莫尔斯探长却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喏,人生这条线。

吊瓶挂完了!

8、《紫蔗路》 詹姆斯·李·伯克

我背个药箱要走了,她还是头没抬眼没睁的。不但没下地,一句客气的话语都没有。

图片 8

我来的时候是在南门进来的,这回我要从北门出去,因为今天是北风。

一名线人向恢复警察身份的戴夫告密——戴夫三十年前去世的母亲其实死于谋杀。此时一个黑人女孩因报复当年强奸她的恋童癖而被判死刑。戴夫发现此案与母亲的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必须对抗警察局和整个司法体系内的腐败力量。影响整整一代欧美作家的活传奇——詹姆斯·李·伯克代表作《紫蔗路》。

我把门开开了,用砖头掩上。

9、《漫溢之爱》 天童荒太

再看:疯狂的北风卷着冒烟雪像八国联军进北京一样,踊进了屋里,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流将这位大小姐请了出来。

图片 9

我回头看去:她光着脚丫连蹦带跳的下地关门了!

《漫溢之爱》:对年幼女儿怀有杀意的贤惠妻子;休职后入住精神康复中心的男子;因家庭环境而无法拥有独立意识的女人;在超市偶遇事故的迷失少年……这些轻微脱离正常生活、心灵受到创伤的都市人,在不知不觉间受着彼此的压迫和伤害。四段故事中的男男女女,对于感情世界并没有过多的奢望,他们只是想守候这份寂寞的、温暖的爱意。然而精神世界的平衡却总是难以掌控,微弱的希望之火又将如何延续……

“哈!哈!哈!北风那个吹,雪花儿那个飘哦!…… ……”

10、《暗黑馆事件》 绫辻行人

我大步流星的扬长而去!

图片 10

《暗黑馆事件》:一次偶然的机会,江南孝明得知九州地区中部的深山老林中,还有一座中村青司参与修建的宅邸——暗黑馆。联系鹿谷门实未果,他决定独自前往寻访,却在地震中意外坠塔。居住在暗黑馆内的浦登家族究竟藏着多少秘密?多年前的命案真相又是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