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源瞅着艾云,其中有一条大蟒

新葡亰书评随笔

在一个小岛上,有处景色叫“蛇院”蛇院里面养着好多条蛇,其中有一条大蟒,通灵性的大蟒。大蟒长得很漂亮,他有一身金黄色的鳞片,身子有成年男子的腿那么粗。它总是懒洋洋的躺在笼子里,像被霜打蔫的茄子。因此,他并不受游客的欢迎。蛇院为了生计,不得不引进一些新的动物。这一切,似乎都与大蟒无关,管理员罗时常骂道“啊呀!你这死畜生,不干活,还浪费粮食,又占地方,怎么不死啊,贱东西!”于是大蟒被移到后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进食也由一月两次减少到一次。

说着一口将酒喝了下去,“我走了,祝你幸福!”

我们曾经有很多值得回忆的事,都很好。而如今,却是如此,我真的不解。

时间一分一秒特过去了,墨色降临,蓝要回家了,她肚子饿了,她即使知道,就算自己回了家,也不会得到吃的,还会被痛打一顿,可是,她就是想回家。阿诺将蓝放在院子里,自己就静静的躺回了笼子,眼睛闭上,就睡着了。蓝瞧了瞧这个曾经充满欢笑的小院子,如今,却已不是自己的家,到处都能看见爸爸妈妈的影子,自己却是寄人篱下。想着想着,蓝便抹起了眼泪。梓爸爸听见门外的声音,就走了出来,看见是蓝便二话不说将蓝提着耳朵拎了起来,蓝痛得大哭,哭声惊醒了矮墙后边的阿诺。阿诺揉揉睡眼惺忪的双眼,爬了起来。“贱东西,还敢哭?我让你哭,我让你哭,你再哭,再哭……”梓爸爸一遍又一遍的拍着蓝的背。蓝哭得更厉害了。梓爸爸便取来了棍子把对着蓝。一棍子抽下去,蓝痛得在地上搭起了滚,便滚还边求饶“叔叔,别打了,叔叔,别打了,蓝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叔叔叔叔…”梓爸爸一脚把蓝踢到院子的角落“今晚不准吃饭!”走回家门,关上了门。阿诺哭了,怎么会这样,她才十岁啊!

艾云说着自己斟了杯酒,她端起了酒,瞅着那杯中白白的液体,心情是那么痛楚,那么哀伤。

“额,你以为什么?我反问道。

摘要:
在一个小岛上,有处景色叫蛇院蛇院里面养着好多条蛇,其中有一条大蟒,通灵性的大蟒。大蟒长得很漂亮,他有一身金黄色的鳞片,身子有成年男子的腿那么粗。它总是懒洋洋的躺在笼子里,像被霜打蔫的茄子。因此,他并不

他知道艾云很爱自己,自己也喜欢艾云,可是梦源从来没把对艾云的爱当做爱情,他觉得那只是一种哥哥对妹妹的爱,一种最亲最近的兄妹之爱。

我心头顿时一怔。“好吧,最好的蓝颜!呵呵,会的,希望会是一辈子。”我有点失落的说道。最后,我们一句话都没说的离开了操场。

这天,大蟒正晒着太阳却被一只球砸了脑袋,矮墙后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一个五岁小女孩的头就从那边探了出来,接着,小女孩踩着自己刚才垫好的砖块爬了上来。小脚在空中乱晃忽然踩到了什么东西,便顺着爬了下来,蓝落到了笼子上,大蟒便伸回自己的尾巴,又盘好。蓝蹑手蹑脚的爬下笼子然后试图去摸大蟒的头,真的难以想象,一个仅五岁的女孩,怎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大蟒把头探过去给蓝摸,蓝笑了:“大蟒啊,你怎么一个在这啊?你肯定和我一样,很讨人厌吧!呵呵呵~”蛇发出呜呜的声音蓝欣喜地叫到:“好啊,蓝也没有朋友,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嘻嘻嘻~”矮墙的后边不合时宜地插进几声谩骂:“蓝,你去哪了?妹妹的球呢?”是阿姨的声音。还和着妹妹榟的哭声。“贱家伙,又跑哪去了,还带着梓的球,准是弄丢了梓的球然后逃掉了,看她回来我怎么收拾她!”梓爸爸的声音可真难听,他可吓坏蓝了。蓝知道如果自己现在出去的话一定又是一顿痛打!但坐在地上,脑海里飘过自己被叔叔打的是伤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大蟒似乎明白了。它甩了甩尾巴,瞬间幻化成了人形。蓝的五官过分的张大,满脸写着惊讶。蛇已幻化成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少年,一头精干的短发,纯白色的T恤,蓝色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眉宇之间闪着锐气。一对炯炯有神的眼发出幽蓝色的光。这是十岁的蓝,见过最美的少年。蛇向蓝伸出了手,然后带着蓝飞了起来,坐在了屋顶。蓝看见梓爸爸那张布满愤怒的脸,心头涌起了莫名的恐惧。梓爸爸爬上矮墙,瞧见一只笼子,笼子边,还放着梓的球
,蓝屏住呼吸,抑制住加速的心跳。梓爸爸捡起球,边往回走,嘴里还不忘咒骂着“该死!,准是知道闯祸了,逃掉了,看我回来怎么收拾她!”

“梦源–”

“陌小沫,你考得怎么样啊?查了吗?”我迫不及待的打通了陌小沫的手机。

阿诺翻过矮墙走到蓝的身边弯下腰为她擦泪,心疼的看着蓝身上的灰土渗进血红的伤口。“对不起,我什么都做不了”“蓝扬起脸瞧见了阿诺的泪,阿诺说:”我们家族有规定,如果谁和人类发生冲突,就把它拿去祭鹰。“蓝伸手抱紧了阿诺”阿诺,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在我五岁的时候爸爸和妈妈就出车祸死了,他们说是我克死了爸爸和妈妈,他们抢走了爸爸妈妈的一切,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呜呜呜…“”不,你还有我!“

突然,突然,艾云似乎感觉那面前的那双多情目渐渐地黯淡了,黯淡了,又恢复了以往那种忧伤,哀愁相思的眼神。

“我去,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她喘了一口气说。

屋顶上,蓝目瞪口呆盯着蛇妖张口结舌:“你…你是蛇妖?”蛇妖笑了笑,点了点头:“对啊,我是蛇妖,你怕么?”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蓝竟然挺起胸膛说道:“不怕!都是朋友了,怎么会怕呢,难不成,你会吃了我?”“呵呵呵,那当然不会~”“嘻嘻,对了大蛇,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嗯,我叫阿诺!”“阿诺?那阿诺,你多大了?”“我可大了!”“可大了是多大了?”“我有500岁了呢!”“哇哦~,你都能当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了…”“呵呵…”……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梦源瞅着艾云,就这么痴痴地瞅着,心里是那么痛苦,那么痛苦。他知道艾云很爱自己,自己也喜欢艾云,可是梦源从来没把对艾云的爱当做爱情,他觉得那只是一种哥哥对妹妹的爱,一种最亲最

陌小沫,我的同桌。我该怎么说她呢?虽然说不上是校花,但是班花就非她莫属,对人很好,和班里的同学相处和融洽,在学校的学生会担任主席,而且学习成绩也很好。对于她,我只是一种朦胧的感觉,说不出来。

“梦源,今后,你要多保重!”

我们曾经为了一道数学题苦思冥想到很晚,最后我们因为意见不一致争论不休,还大大的吵了一顿,你哭着说我没有男人胸怀,一点都不知道让着她!最后我们是气呼呼的走的,你还给我留下狠话说“事实肯定会证明我是正确的,你是错的!不信,我们走着瞧。”果然,第二天,老师讲的是你的正确了,你嘚瑟的想我拌了一个嘴脸,笑着问道“怎么样!真理永远站在我陌小沫这一边的!”我不得不放下男子气概,然后很正式的向你道歉,并请求你的原谅。你当然是很大方的接受了我的道歉乐呵呵说道“我好女不跟你男斗……”最后,我们还是一样又笑嘻嘻的和好如初了。

作者 北国红豆

“在本省找一个院校去上算了!你呢?在本省,还是到外省?”

艾云就这么痴情地望着心爱人的那双多情目,忘情地瞅着瞅着,此时她多么希望自己一头扑进梦源的怀中,扑进他的怀中,去狠狠打他,骂他,你太残忍了,太残酷了。

“如果你在古代,必定是一位才女,肯定会让很多文人雅士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真不知道会有多少名门贵族会登门求亲?”我开玩笑的说道。

艾云瞅着梦源那痴呆的双眼,那么痴情那么爱抚地望着自己,她也将少女那特有的火辣,羞涩的目光瞅向了梦源。

当她真正离开时,我才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我喜欢的人,最终我们却没有走在一起。而今,我会禁不住的自嘲,看着夕阳,晚风吹来,一个人,傻傻的笑。

“艾云,原谅我好吗?我知道你爱我,爱的很深很深。艾云,我说出了我的心思,请你别介意。自从和你认识后,我们一直很要好,你是伊萍的好朋友,所以也是我的好朋友。你也知道我爱伊萍,真的,艾云,假如没有伊萍的话,我一定答应你”梦源就这么低低地恳切地说着。

“陌小沫,你来分析一下这个句子的语法!”英语老师板着脸喊道。

她原先曾想过自己假如不被梦源接受,一定要挺住,朋友毕竟是朋友吗?可是如今那泪水,那不争气的泪水,像失控一样,从眼眶里流了下来。

现在,我们没有再联系,或许我们最大的默契就是你也不联系我,我也不联系你。

他不能这么做,虽然使艾云痛苦,使艾云失望,但为了自己心中那份爱,梦源心里只能说“艾云,对不起!”“艾云,对不起!”

我能听到她长舒一口气的声音,我的心也是怦怦的直跳,我竖起大拇指,并作拜服的样子。她冲我微微一笑,小case!然后我们一本正经的装作认真的听课,其实,我早已迫不急待的想着放学了。

“梦源,我知道,我得不到你的爱,我知道你不会喜欢上我这样的人的,我更知道我配不上你!”

“别动,其实,我想说,你知道的,该怎么说呢,我,我想告诉你,就三个字……”我语无伦次的。

艾云再也说不下去了,她要哭,她要喊,她要对梦源大声说“我爱你!”

时光的飞逝,高考的临近,让我们渐渐的少了一起去操场,周末一起去吃饭

梦源瞅着艾云,就这么痴痴地瞅着,心里是那么痛苦,那么痛苦。

“怎么?我还不合适啊?你就别挑了吧,今天就从了我吧!”我坏坏的说。

可是艾云忍住了,她使劲地咬着牙,痴痴地瞅着梦源,发傻地冲梦源笑着,笑着。

时间的沙漏会沉淀着无法逃离的过往;记忆的双手总是捧起那明媚的忧伤。我终究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不会成为你的主角,天再高,又怎样?我踮起脚尖,只为更接近阳光。

“尤其是伊萍,为了我不惜和她的父亲翻脸,虽然她替她的父亲在公司里卧底好几年,毕竟没给公司造成伤害,为了我,她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怕我不原谅她,说她是坏女人,其实我为她天天痛苦,天天找她,我早就原谅她了。”

然而,从那以后,一切都改变了。

爱情雨

暑假期间,我曾试图联系她几次,可是,却是无人接听,我问同学,说她去了外地。然后,就这样,我们可能会失去联系了。

艾云呆呆地坐在那,她原先就料到自己的心思向梦源倾吐了会怎样,可是当爱情来临了,她又是那样的心碎,心痛。

摘要:
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成为恋人,有时候,能做朋友就已足够。唯有如此,才能长久。当她真正离开时,我才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我喜欢的人,最终我们却没有走在一起。而今,我会禁不住的自嘲,看着夕阳,晚风吹来,一

说完,艾云径直走下了楼去。

的时间。我们之间似乎出了一点问题,但我不知道。可能是由于高考来临的压力,一直都是成绩优秀的她,在几次模考中竟然出了状况,班主任不时地找她谈话,我能看得出她是多么的心烦意乱。

回头住房处,我心情低落的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有几只飞蛾无聊的拍打着灯泡,起身,关上开关,闭上眼,我静静地冥想。

我们经常在一起看书,下午到操场上跑几圈,晚自习一直熬到熄灯后很久才离开。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看小说。对于历史,有时候谈起来可以滔滔不绝,上自三皇五帝,下至现代国际。而她,谈论起古文典籍,让你无懈可击。或许出于有共同的爱好,我们有时候就会惺惺相惜的感觉。

6月24号,那颤抖的手指,紧张的心情,急切的等待着结果,又害怕结果的到来。

“慢着,我想你可能误会了……”她连忙打住我的话。

“哦,不怎么样,二本,一般般。”她似乎是心情低落的声音。“你呢?”

“不过去了,我明天还要回家。你们玩得开心就好了。”手机闪动,我打开看到,本以为会是希望的结果,她能来参加的。结果,我还是失望了。

”哎呦,你真够狠的!我揉揉肩膀表现很疼痛的说道。“你想多了好吧,就你这样,我会喜欢吗?唉!”

“切,就你!唉,不说了……”她撇撇嘴,一副不屑的样子。

她仍然低下头,说“我没事。我回去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九月的季节,炎热的天气还不肯退去,可是凉凉的寒夜却时不时的突袭一下。我拉着皮箱,站在火车站,回首看去,留下的尽是遗憾,十分沉重的心情却不知因为什么而沉重。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我飞奔过去,兴奋的准备说道,可是,一转身,我知道了……

“上课的时候注意集中精力,不要在下面讲话。”英语老师回过头站在讲台上似乎很生气的说道。

去外省?我记得你曾说过,以后就选择一个本省的院校,这样离家近,我们一起为上学,一起回家,有个照应也方便。呵呵,是我天真了,这个世界上,哪有永远的事!

她匆匆的走出了教室,头也没有回。

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可能就是那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现在回头想想,觉得自己太傻,认为她就是我这一辈子最爱的人;这现在看来太天真了一些吧。

“比如……”

“好吧,那以后有机会再见!”我伤感的回复她。

”额,你不是认为我会对你说‘我爱你’吧!“我窃喜的问。

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成为恋人,有时候,能做朋友就已足够。唯有如此,才能长久。

”哪有!下次不要搞得这么让人手足无措!有话你直说,别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否则,我哼哼……!“她啪的一声在我的肩膀上狠狠的锤了一下。

“额,谢谢你,这么长时间对我的照顾。”我说。

“你没事吧?最近不在状态啊?”在晚自习熄灯人都走差不多时候我过去问。

6月7号,我们都怀着不知怎样的心情奔赴考场,严肃的气氛,高昂的士气。看考场外,父母迎烈日翘首以盼,望子成龙,思女为凤,心情十分着急:望考场内,学子心绷紧争分夺秒,苦思冥想,挥笔书写,只为一朝题名。

其实,有时候,人说的话都是反着说的,我的确是有那么喜欢她的感觉。我们在近距离的站着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脸庞时,我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急促,心跳的声音。我不知道当时有没有勇气跟她说“我喜欢你”,我错过了的,不知道多年以后是否会感到惋惜。但是我知道,错过了一段情,就不会再遇到同样的一段情。

而今,我躺在的操场上,只是一个人,在所谓的大学,看着夕阳西下,仰望天上的星星,有阵阵秋风吹来,凉意袭来,心不禁一颤。这世间的闹与静,忙与闲,不在眼前,而在心底掂量。眼前浮云,心底明亮。

呵呵,我该怎么说呢,或许是吧。

我曾经请她来到我住房里,然后亲自做了一桌看起来很美味吃起来还好的饭菜,就为了单独给她庆祝生日,她惊讶的笑道说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好本领,谁要是嫁给你就幸福死啦!那晚,我们痛痛快快的喝了喝多酒,最后我们都醉晕晕的躺在地上,然后我送她回宿舍,不巧被宿管大妈看到,然后就是狠狠地训刺了一顿。

是的,她本来可以考一本的,但是,却是二本,而我呢?本来期望最低是二本的,结果却是三本。

班主任偶尔在窗外面偷偷的看看同学们上课的状态。班主任是一个个子不是很高,虽然幽默诙谐,满腹经纶,但是无法掩盖住他那一口特有的安庆话音。

我是因为高考的缘故,不得不转回到县城去读的高中。它坐落在皖北平原的一个人口众多的县城,早就听说这是一个管理很混乱,经常发生打架斗殴的普通高中,但是生活三年后,才发现,其实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县城,和浓郁的文化气息的校园。父母是走了很多关系才把我安排进来的,初来时,父母还在担心我是否能够适应这里的学习环境,作为一个插班生,对一切都是陌生的,陌生的学校,陌生的同学,陌生的环境。

在高二五一时,我们都选择了留在学校,没有回家。吃过晚饭,我们像往常一样,在操场上,呼吸初夏的味道,躺在草坪上,微风阵阵吹来,看着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的。发现,原来青春是如此的美好,我在想,能否以后就像这样,和一个喜欢的人,在夏夜,到公园里,就这样,那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我不禁咯咯的笑出了声。

“额,我?不好啊,没有过二本,三本!”我怏怏的回答。

“是吗?太好了。先给我说说有哪些吧?”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额,去外省吧,到外面看看。”

“呵呵,也是的,我们是最好的蓝颜,一辈子。不要有其他的想法。”她说道。

“额,你说的不就是我吗?”我笑嘻嘻的说道。

“哦,那你怎么打算?”

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呵呵,算啦,算啦,不说啦。“她笑着说。

“哦,这么可惜啊。那你明天可以晚走一回吗?我想找你聊聊,再送你回家。行吗?”我又发了一条问道。

“陌小沫,今天班里聚会,你过来吗?”在高考结束的当天晚上,我给她发了一个短信。

“切,我才不稀罕呢。一身铜臭味!我肯定会找一个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公子。”她微笑着说。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但有些缘分因一时任性指间滑落;有些感情,因一时冲动遗憾终生。

“这周围有很多好吃的,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你刚来,对这里还不熟悉,一会放学我带你去逛逛。”陌小沫偷偷地对我说。

终懂得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得到。正如你想要一件东西,就放它走,它若能回来找你,就永远属于你;它若不回来,那就根本不是你的。

造化弄人。班主任说,但是,以后的路还很长,高考只是一个平台,不能决定什么,无论是几本,只要在大学好好学,以后说不定谁比谁更优秀呢……

陌小沫的英语好的出乎我的想象,对于我来说,肯定不会。但是她却三下五除二分析的头头是道,一点差错都没有。英语老师很无奈的让她坐下。

我曾经到过她的宿舍楼下就为了给她送早饭和几包药,在她生病期间,帮她打水送到楼下,我曾试图想偷偷地翻墙溜进她们的宿舍,亲自照看她,但是,由于宿管大妈的严守紧看,我没有得逞。

你曾经说过,打篮球的男孩子总是阳光,有朝气,你喜欢打篮球的男生。于是,每次放学后,我都偷偷地跑到操场练球,然后一身臭汗的跑回去。有一天,我跑到你面前诡笑的让你跟我到操场上,我顺势拿起了一个篮球,在你面前秀各种球技,不过,你狂笑不止,最后笑弯了腰,你说没见过把球可以打得这么烂的!我气呼呼的,把球扔到一边,很气愤的走开。你跑着追上来,向我道歉,然后好像很认真的要拜我为师,让我教你打球。

她突然朝我一瞪眼,站起身来。我吓了一大跳,见事不对,立马起身跑开。果然,她狂追我打。我们疯狂地在操场上边跑边吼。突然,我停了下来,看着她,她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停止搞得手足无措,我注视着她,在夜空下,被明月照着,白皙的脸颊,长发被风吹动,很美,很美。她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呆呆的站在我的面前。

填志愿那天,我选了省会的一个院校,而她,陌小沫,选择了其他省份。

“哦,呵呵,算了吧,以后还有机会,我回家还有事。”很久她才回复道。

我们曾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