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人坐车到了陈伟的堂口,我忍不住往窗外看了一眼

文学作品

摘要:
龙腾回校跟熬奕要回了箱子,熬奕帮着他搭理好了床铺。两人一起在四周逛了逛,熟悉环境。相处了三天下来,两人相处的非常融洽。熬奕更是把龙腾当做自己亲兄弟一般,没有龙腾,他的箱子就没了,说不定还会被打成重伤。

摘要:
连续下了好几天的冻雨,衣服是越晾越湿,我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郁闷!那天中午,我正沮丧地在厨房里做午饭的时候,突然听到女儿在客厅里惊喜地喊道:妈妈,你快来看啊,太阳出来了!听了,我忍不住往窗外看了一眼,

摘要:
几个人坐车到了陈伟的堂口,所有兄弟都乖乖站在旁边等着发话。天亮一下跪在洪战雄面前哭道:雄哥,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求你给我个机会,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龙腾心里也害怕了,他没想到,黑道这条路水这么深,远远

龙腾回校跟熬奕要回了箱子,熬奕帮着他搭理好了床铺。两人一起在四周逛了逛,熟悉环境。相处了三天下来,两人相处的非常融洽。熬奕更是把龙腾当做自己亲兄弟一般,没有龙腾,他的箱子就没了,说不定还会被打成重伤。熬奕觉得认识这样一个朋友很幸运,所以非常珍惜。

连续下了好几天的冻雨,衣服是越晾越湿,我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郁闷!

几个人坐车到了陈伟的堂口,所有兄弟都乖乖站在旁边等着发话。

龙腾又何尝不是,熬奕虽然是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但也不是那种书呆子型,也会跟龙腾开开玩笑,谈谈女孩子的事。时间虽然不长只有三天,但两人却是肝胆相照。男人之间,陌生人也可以一见如故,肝胆相照,这是女人永远都无法做到的。

那天中午,我正沮丧地在厨房里做午饭的时候,突然听到女儿在客厅里惊喜地喊道:“妈妈,你快来看啊,太阳出来了!”听了,我忍不住往窗外看了一眼,天空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绵绵细雨,哪有一缕阳光的影子!

天亮一下跪在洪战雄面前哭道:“雄哥,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求你给我个机会,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三天之后进入了军训期。第一天晚上,龙腾接到电话,是陈伟打来的。陈伟说道:“兄弟,今天军训一天累了吧?哈哈”

可是,女儿为什么会这么说呢,我十分好奇,不由得走到客厅去看个究竟。

龙腾心里也害怕了,他没想到,黑道这条路水这么深,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他本来以为陈伟已经是很厉害的大哥了,没想到他的上面还有这么多的大哥,而且都是让他不敢抬头说话的大哥。

龙腾也笑道:“多谢伟哥关心,说实话,大学军训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过家家,我高中时的军训还有点意思。大学的军训,动不动就休息,搞得我都没耐性了。”

原来,将近两岁的女儿在她外婆手把手的教导之下,终于在一张洁白的纸上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太阳并给它涂上了红红的色彩。

洪战雄一脚把天亮踹到了一边。走到龙腾面前,眯了眯眼,顺反来了两个耳光。龙腾顿时感觉满眼冒金星。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

陈伟说道:“不管怎么说,也是活动了一天,哪有不累的道理,出来,哥哥带你去按摩去。是兄弟,就别拒绝啊,我都在你校门口了。你要是拒绝就是不把我当兄弟。”

看着女儿手中那个大大的太阳还有她一脸灿烂的笑容,我的心竟也禁不住徐徐地暖了起来。渐渐地,脸上便也有了些许久违的笑意。见了,母亲便笑着对我说:“你看,彤彤心里一直装着个太阳,这太阳它就出来了哩!”

洪战雄一把又抓住他的头发骂道:“你娘的,让老子丢了十万块你知不知道?你妈的”说完又是一脚踹在龙腾的肚子上。龙腾顿时痛的蹲在地上。本来之前就被王元天的人打了一顿。现在又被自己大哥大打,哪里还承受得了。

龙腾自然是出去了。走出校门口便看见一辆白色的丰田,陈伟说道:“来,上车,我们去按摩放松一下。”

听了,我忍不住一惊!没想到,仅仅只念过两年书的母亲竟说出了如此深刻的人生哲理:“心里装着太阳,太阳就出来了!”

他捏紧拳头猛的抬头道:“你算什么大哥?只有种打自己的兄弟,你刚才怎么不打王元天那个混蛋?把他打趴下不就完事了吗?”

龙腾说道:“伟哥,这样不停花费你的钱,我真的很不是滋味。要不咱们去吃点夜宵得了。我请客。”

想起前段时间自己的表现,真是惭愧啊!前段时间,因为单位里的一个新同事升职加薪,而自己工作十年却仍然升职无望,加薪没门,心里抑郁苦闷极了,整天都阴着一张脸,就连回到家也高兴不起来!

洪战雄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子还敢顶嘴。洪战雄被气的牙痒痒,但还是解释道:“你玛勒格碧的,你个傻逼。”转身又给了陈伟一耳光,对着陈伟骂道:“你怎么尽收一下傻逼做手下?老子手下要是都这样的人,老子现在直接解散社团算了。我靠!”

陈伟笑道:“说哪里话啊?哥哥现在是混社会的,哪里能让你花费钱。”说着叹了口气道:“其实呢,我是看中你的身手才跟你交兄弟,我觉得你这样的人才,值得交兄弟。”

难道我连一个才将近两岁的孩子都不如吗,在这阴冷的雨天里,女儿还知道要画个太阳出来暖暖自己,而我呢!想着,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个火红的太阳,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我想,今后,我一定会把这个太阳装在心里,让它随时烘干我这颗潮湿的心,随时温暖我和我的家人!

“臭小子,老子告诉你,那个王元天背景有多厚你知道吗?啊?动他?他是那么好动的吗?动他老子搞不好就得进监狱。就算不进,老子也要损失一半的财产来买命。你还有理了?”,洪战雄骂道。

龙腾眼中露出感激,顿时感觉伟哥也是一个好兄弟。值得深交。龙腾终于开始放下了心里的戒备,一心一意跟陈伟交朋友了。车子发动他们去了按摩室,之后又是去了舞厅。然而这一次龙腾不再像第一次那样羞涩,而是放开了,第一走出大山的孩子。见到灯红酒绿的世界哪里有几多控制能力。逐渐地他开始接纳了这种生活。之后每天晚上陈伟都来接着他出去,第二天一早送他回来。

洪战雄一想到前一个小时还是舒舒服服地玩着女人,这一个小时就白白丢了十万块,本不想来赎这个没见过面的傻逼,但是手底下那么多兄弟看着,要是他那么做了,手下的兄弟肯定寒心。以后还有谁肯给他卖命?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一个月便过去了,龙腾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有了极大的变化,瞬间觉得学校好枯燥。熬奕问道:“这一个月,你几乎每天晚上都不在,我问你室友他说你都没在寝室住过几晚,除了班里负责人通知导员查寝。你去哪儿了啊?”

如果是报警了,他去警局赎人都用不了这么多,这下一下丢了十万,他怎么不火?越想越气,又是一脚踢在龙腾身上。龙腾,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这一刻哪里还管那么多,直接接住,上去就还手,还给了洪战雄一拳。洪战雄万万没想到,龙腾还敢还手,不然他也不至于被打到了。

龙腾笑道:“我跟陈伟出去玩了。陈伟这个人挺不错的。”

洪战雄火一下更大了,大喊道:“妈的,给老子拿刀来。老子今天要剁他一只手!”

熬奕脸色有些难看道:“龙腾,你还是小心为妙,我家在城里,像他这样的人我见得多,好心的没几个,他现在对你好,说不定有别的目的。”

旁边的陈伟慌了,他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要是龙腾断了一只手,到时候调查起来,就算龙腾不说,他那个同学肯定知道,毕竟熬奕是见过他的,还知道他的名字。到时候倒霉的可就是陈伟了,洪战雄完全可以把一切罪责都推到陈伟身上,自己再花点钱,把自己洗的一清二白。于是他操起旁边的凳子就往龙腾身上砸。说道:“大哥,这个畜生是我带出来的,不用你动手,我亲手来解决他。”

龙腾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觉得兄弟一场笑道:“哎呀,放心了,我自有分寸。”

说完继续砸。一边打一边骂道:“你娘的,敢打老大,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找死。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龙腾虽然晚上和陈伟在一起,但白天很多时候都是跟熬奕一起。当然龙腾免不了会受到熬奕的劝阻,希望他能安心呆着学校。

龙腾的眼睛已经被血液完全覆盖。躺在地上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陈伟一拳打在龙腾的颈部,龙腾直接晕了过去。陈伟指着旁边几个兄弟说道:“你们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拖出去丢垃圾堆里。”

龙腾受到两个朋友的渲染,心中有时候也会受到一种莫名的东西牵绊。但他确实始终抓不住是什么让他活的如此纠结。这一晚,他一如既往地去了陈伟的地方,然而这一晚却没像之前那样平静。龙腾跟陈伟正在KTV里抱着女唱歌,一个人闯了进来。陈伟说道:“什么事?你慌什么?”

几个人把龙腾台了出去。至于天亮,早就被吓到躲在墙角一动不敢动,生怕引起那个煞星的注意。洪战雄说道:“老子还有事,先走了,你以后老子注意点,别他妈的尽收一些给来着惹事的。”

那个人说道:“伟哥,我们的兄弟被打了,对方是葛天虹的人,砸了我们一个桌球场。”

陈伟立即点头说道:“是,是是,大哥我送你。”

陈伟气道:“妈的,葛天虹不是在南区那个垃圾堆吗?他怎么敢来踩我们的场子?走过去看看。”

洪战雄整了整衣服说道:“不用了,好好给我反省反省。”说完便走了。

一行人去了兄弟台球室,葛天虹正坐在台球室里喝着茶。陈伟走过说道:“葛天虹,你娘的还敢坐这儿喝茶?看老子今天不废了你。”

陈伟心里也在想快点送走这个煞星。老大发起火来太吓人了,比帮派对砍还吓人。

葛天虹不屑地说道:“陈伟,你自己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吗?今天我坐这儿是要告诉你,这个场子,以后就是我罩了。”

等洪战雄走后,陈伟深深吐了一口气对旁边的小弟说道:“赶紧去把龙腾给我抬回来,请医生,快!”

陈伟抓起一颗球便砸了过去。葛天虹身边一个光头一把接住了这个球,瞬间还了回去。陈伟万万没想到对方有个高手。就在球快砸到陈伟时,眼前一股劲风虑过,只见那个球被一只脚踩在了球桌上。这人正是龙腾。

众人又开始忙活了起来。幸好第二天是星期天,不然龙腾回学校,真不敢想象是什么样子。

对面的光头和葛天虹皆是一惊。陈伟立即定住心神,稳定了呼吸。要是这点能力都没有,那陈伟也混不到今日的位置了。陈伟说道:“我说一个垃圾葛天虹吃了什么够胆,竟敢来我的场子闹事,原来身边带了秃驴啊。哼,今天我就要让你这秃驴变龟头。”

医生一夜的缝针输血。终于搞定。龙腾头部被包的严严实实的,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一点才醒过来。龙腾一醒过来,陈伟也松了口气。陈伟说道:“兄弟,你终于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说着身后的兄弟一拥而上,跟对方厮打起来。葛天虹躲在最后面,光头冲了上来,所谓擒贼先擒王,他想先拿住陈伟,但是有个龙腾在,所以他打起精神把龙腾干倒,一切都解决了。

龙腾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眼角有泪水,但始终没有泪下来。

龙腾拿起一跟杆便冲上去,跟光头男纠缠了起来。光头男一拳砸了下去,幸亏躲闪的快,要是挨一下,估计就爬不起来了。两人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龙腾只能采取蜻蜓点水战。不时地给对方来一下,等抓住机会直接来个一招制敌。

陈伟说道:“你别怪哥心狠把你大成这样。你知不知道,昨天要是我不动手打你,你就难逃一劫了。”

光头男一个很扫过来,龙腾左脚为根,右脚横踢格挡对方的腿力。光头男心里一喜,因为龙腾的腿明显不如他啊,光是比腿粗就赢了。正当光头男期待龙腾的惨叫声时,龙腾脚势一变,直接踩向了对方的左脚。手中的台球杆往胸口一推,视图挡住那一脚的力量。说来很慢,其实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完成。像是听见球杆断裂的声音,接着便是关头男的惨哼声,因为他的左脚被龙腾踩的膝盖骨错位。

龙腾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此刻突然想到熬奕,想到学校,想到最初的梦想。任何一条路都不是那么好走的。任何一条路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然而学校是最安全,最有保障的。然而学校要的代价只是要你付出时间,付出努力。然而黑道,如今自己选的这条路呢?付出的什么?今天可能是几滴血,明天是一只手,那后天呢?是不是就得付出一条命?

这下大局已定,葛天虹开始怕了,他的那些手下趴下的趴下,逃跑的逃跑。陈伟一把揪住葛天虹的头发使劲往下一拉,右膝一顶,隔天的身体瞬间成了弓形。嘴里喊道:“伟哥,我错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这一次。”

他开口说对陈伟说道:“伟哥,我想静静可以吗?”

陈伟残忍地笑道:“你刚才不是很牛吗?今天留下一个手指,你滚吧!”

陈伟叹了口气道:“行吧,你好好休息。”说完走出了房间,留下龙腾一个人在屋里。

葛天虹哭道:“伟哥伟哥,我错了,求你原谅我这一次。”

龙腾眼神空洞,对着天花板说着:“我真的错了吗?”天花板上似乎出现了熬奕的身影说道:“是的,你错了,兄弟,回来吧!那不是我们该走的路,我们有更好的路要走。让我们兄弟一起携手共进好吗?”

陈伟说道:“要么一跟手指要么你的命。你自己选。”

龙腾点了点头道:“好,我回去,兄弟一起携手共进。我落了不少课程,你得把陪女朋友的时间拿一部分出来给我补课,你愿意吗?”

龙腾以前虽然也打架,但顶多也就打个鼻青脸肿,但还不至于断指要命。心里有些不忍,说道:“伟哥,要不就算了吧。这个人罪不至死吧。”他本来的意思是想说不要断指,但却没能表达清楚。

熬奕笑道:“傻叉,那还用说吗?当然愿意。我们是兄弟嘛!”

陈伟说道:“这个垃圾,好吧,兄弟给做了选择那就这么办吧。”说完又对田亮说道:“亮子,给他小指头给我断了。”

他感觉好累,身上的痛让他疲惫不堪,想睡,可是被痛的睡不着,身体还不能动,他想试着坐起来,可是一动全身疼痛。他努力扭头看自己身体,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肿了大。到处都是医生打的补丁。但是他却笑了。

田亮招呼几个人将葛天虹夹住,拿过一个瓶酒瓶直接把葛天虹的手指随进去,使劲一掰。清晰的断骨省传出。龙腾不忍地转过了头。

葛天虹一行人走后,陈伟手下的那些兄弟都一个个跟龙腾示好。龙腾的身手大家可都看在眼里。光头男是打黑拳的,本来是唐越手下的人,唐越派他帮着葛天虹这个小帮派,试着归拢于自己的旗下。利用葛天虹跟陈伟作对,如果打赢了,那就暗中继续帮着葛天虹继续打击陈伟的场子,直到把陈伟打压得喘不过气来。那时候唐越再明着来,双重压力肯定能压死陈伟,如果打输,那也是葛天虹倒霉,怪不到唐越身上。像他们这种地方小区势力都差不多,谁都不愿意主动找麻烦,谁都不想惹出大事。篓子捅大了,大哥也罩不住。

这一战让龙腾在这一带一战成名,一个地下黑拳手被一个十九岁的青年打败。越传越广。其实并不是说地下黑拳手不厉害,而是那个光头男是黑拳手里较差的。被淘汰认输后,出来,正好唐越收买了他。好的拳手唐越也买不起。

这样的结果,使得龙腾瞬间光环四照。那些太妹更是主动投怀送抱。唉,有的女人就是这样,谁让她们崇尚力量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