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整天都在搞你那个创业,龙腾已经心神不定

文学作品

摘要:
龙腾又坚持了一个礼拜,每天都是专注学习,每当遇到困难不想学的时候,他便想到熬奕说的那句话,当一个人在纠结烦躁的时候,往往就是在进步的时候。想到这句话龙腾便会静下心来,继续奋斗。这一日乔紫瑶排练,而龙

摘要:
龙腾看到熬奕不省人事,大喊一声:啊冲上去便是毫无章法地乱打一通,一边打还一边喊着杀!杀!杀!虽然有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但是在一个人的情绪受到极大的波动下,那就不一样了。龙腾已经心神不定,这种情况下天

摘要:
可是,一阵急促的咳嗽,却像梦魇似的攫住了我。我抱起李仙儿,匆忙跑出来。李元就躺在地上,胸前咳了一大口鲜血,那血红得比这世间任何一种颜料都还要鲜艳。他的呼吸已慢了下来,一阵有一阵无的,脸色也红得像是要滴

龙腾又坚持了一个礼拜,每天都是专注学习,每当遇到困难不想学的时候,他便想到熬奕说的那句话,“当一个人在纠结烦躁的时候,往往就是在进步的时候。”想到这句话龙腾便会静下心来,继续奋斗。

龙腾看到熬奕不省人事,大喊一声:“啊······”

“可是,一阵急促的咳嗽,却像梦魇似的攫住了我。我抱起李仙儿,匆忙跑出来。李元就躺在地上,胸前咳了一大口鲜血,那血红得比这世间任何一种颜料都还要鲜艳。他的呼吸已慢了下来,一阵有一阵无的,脸色也红得像是要滴血般鲜艳。我跑到他身边,抬起他沉重的头,语无伦次,也不知如何是好。泪水不由自主地顺着脸颊滑下,它竞像是放了闸的河水,简直没有了束缚。心里害怕,恐惧,我难以想象那陪伴我如此之久的给予我人生最为幸福的享受的他,竟在我无比依恋的时候离我而去,竟要我独自一人承受这世间的苦难,竟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了。”眼泪自她红润空洞的双眼中流下,一颗一颗,晶莹透亮,像是一颗颗繁星的掉落,摔在地上,破碎了,又化作更多的璀璨宝石。
她的轻轻的啜泣,喑哑的声音,仿佛一把把尖刀,锃亮的刀身慢慢地,慢慢地,一下下的刻在我的心上。那深沉的悲伤,即使过了如此之久竟还是那么的深刻,竟让她在回忆之时也显得如此感伤。我开始怀疑起来,是否我的好奇对她却是一种折磨,无异于将她心头的伤疤揭开,露出鲜红的血肉,再在上面无情地撒上一把盐!

这一日乔紫瑶排练,而龙腾自然是和熬奕一起吃饭了。龙腾好奇问道:“你整天都在搞你那个创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个是不是个空头话,搞个摆设啊?”

冲上去便是毫无章法地乱打一通,一边打还一边喊着杀!杀!杀!

懊悔,以及从她那延续过来的悲伤,让我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泪水不经意间湿润了眼帘。可是,我不愿落泪,不愿让她看到我的感伤,这样只会徒然加深她的痛苦。她仅是一个娇弱的女子,诚然经历了太多的人情泠暖,可她的心终究是脆弱的,终究是禁不起太大的打击。我抬起头,努力地噙著泪水,不让它落下。拿出纸巾,递给她,却不敢再看她梨花带雨的双颊。她接过纸巾,轻轻的捂住了脸颊。呜咽声顿时小了许多,只剩了因嘤嘤哭泣而耸动的双肩。

熬奕严肃地摇了摇头道:“上次我第一次接触这个东西的时候,学到了很多东西,这创业平台真的太好了,很有意义。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为什么我们学校的人这么少,你看看人家别的学校那么多人做这个,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学生没有热情吗?因为我们的学生笨吗?不是的,因为距离,我不想我们学校的学生因为距离就失去这么好的东西,我想把这种好的东西引进来。我们学校在开发区,就一个小时的路程让我们失去这么重要的信息,你看看大连跟北京的距离,两个地方的发展比较如何,你在看北京跟纽约的距离?我觉得信息必须去掌握,了解。这可以说是一堵墙,我们必须去翻越这堵墙,每个层次、环境都可以说是墙,我想办一个‘越墙异族’的活动,让大家更加有一种拼搏的劲。翻越各种强,突破锻炼自己。”

虽然有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但是在一个人的情绪受到极大的波动下,那就不一样了。龙腾已经心神不定,这种情况下天亮都能够跟龙腾一较高下。龙腾跟天亮纠缠的时候,陈伟已经准备出门逃逸。因为也听到了警报声。

过了许久,她的情绪才缓和下来。此时,我已不忍再让她继续讲下去,但看着她原本应该是阳光明媚而显出宝石般透亮的眼睛,现在却变得泪眼婆娑,了无生机,成了一个空洞的装饰,我又不知该怎么劝说。于是我不由想到,或许她因寂寞良久,很少能遇到一个在地位上能替代他丈夫并且能认真听她倾述﹑吐露心中的苦闷的人。所以在遇到我这个年纪虽小却能读懂人生冷暖的男子时,难以忍耐心中的悲伤和痛苦,向我吐露那些埋葬在内心深处的长年累月对过去的缅怀和对丈夫的思念。她的女儿太小了,不懂得这些或许快活或许悲伤的事,并不适合作为倾述的对象。况且她也不该承受这些痛苦,这些于她这个年龄无关的只属于大人的事,知道了并没有什么好处。

龙腾笑道:“挺有思想啊,我之前还以为你就会学习呢,搞这个纯属娱乐。没想到你的眼光挺远啊!要不你也让我加入吧!我也想让自己有一种勇于拼搏的精神。行不行?”

陈伟心想虽然天亮对他很忠,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不走就被抓。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让天亮拖住龙腾,自己就有机会跑了。

她眼中一片茫然,浑然失去了焦点。看着这样的她,我的心突然变得无比的柔软。她整理了下情绪,用那还哽咽着的嗓音说道:“那时,我吓坏了。木然的看着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我,也是这样躺在他的怀中。他的温暖的怀抱,将我紧紧环绕,连死神也无法闯进来。可是,我无法理解,上天既已将他赏赐给我,为何又要无情的将他收回?为何给了我幸福,却要让我承受失去他的痛苦?他苍白的脸,时常带着温柔的笑容看着我的眼睛,他虽瘦削却无比伟岸的身躯,此时就在我的怀里。他的一切,慢慢地,一步步地离开了我,也离开了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熬奕笑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两兄弟一起干,没准我们以后还真能成功呢。就算不成功也没关系,咱们自己总算干了件有念想的事。我们还年轻,失败并不可怕,就怕你连失败都不敢去尝试。”

田亮一直希望能够超越龙腾,现在能够跟龙腾一较高低,他哪里还想得到那么多。就连陈伟逃跑了他都没注意。直到警察进来。所有人上去拉住了龙腾,田亮直接被抓。龙腾这时候还是神经紧绷,使劲一挣扎,右手脱离,直接给了警察一拳。

李仙儿看到她爸爸的样子,便放声哭了起来。她紧紧地抱着我,一双泪眼直直地望着她爸爸的脸。她幼小的心里必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只是她毕竟不能理解死是一件残酷的事,她只是从天性中嗅到了某种令她伤心的味道,又或许是因我的情绪影响,才放声大哭的。她的哭声,将他惊醒,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他那温柔的双眼,此时已是暗淡了。但其中闪烁的光彩,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光亮。我哭着说:”你怎么了?你可千万别吓我啊!“他笑了,目光仍是柔和一片。”我将要走了,去一个所有人都向往却又无比害怕的世界。我是一个迷茫的人,快要找不着方向了。如此的离去,倒也能减轻我的痛苦。我的一生的梦想,便在于有朝一日能写出流传千古的东西,只可惜,那已是渺茫的了。我不为自己感到悲伤,死了,倒更自由些。身体埋在地下,感受着泥土的冰冷,听风赏雨,看小鸟觅食,松鼠在树上无忧的跳跃,倒也还不错。只是,心里却放不下你们。临死之际,才想起今生亏欠你们太多。作为丈夫,作为父亲,我却是太过糊涂。想起在我离去之后,留你们在世上孤苦地生活,找不到一个依靠,内心便又不安起来。我只希望,你能和女儿,好好的活,好好的活。若是还有哪怕一天的时间,我也要与你做夫妻,我也要与你们成为一家人。我不后悔,假若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愿意救下你!咳咳…我死以后,无须重礼,一切从简就好。此生孤苦,一事无成,家不成家,庸庸碌碌,竟是白活了一遭。愧于在世上留下坟茔,一扑黄土,作一个归宿,便足够了!“他走了,走得很安静,就像只是回到他原来所在的地方,去追逐些什么本来就属于他的东西。我没有打扰他说话,我担心我的话会让他有所挂念,会让他在离去时仍是被我们牵绊着。我担心那竟是他与我最后一次说话,从此再也看不到他温柔的笑脸,再也听不到他亲切的吁寒问暖,再也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但一切都已是决定好了的,无论我怎么不愿意,他还是走了。孑然一身的来,又孤独无依的离去。”

龙腾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没错,我支持,不过我要是就这样进去,你团队的人会不会说我走后门啊?”

随行的医生将熬奕和几个晕过去的人全抬上了救护车。那个被龙腾打的警察素质还真是不错,继续将龙腾抓住,并没有跟他计较。

窗外的雨小了,但天色去完全的黑了下来。袅袅的火光,一波波拂过她微笑的脸颊。我能看到,她那带泪的眼中所流露出的幸福,但也能体会到这种微笑本身所蕴含的痛苦,一种难言的辛酸。这笑绝非虚假,这悲伤也不是梦幻。她所经历的快乐和承受的痛苦,在她心里形成两种对立的情感,表现出来即是幸福中不免流露出丝丝哀愁。

熬奕笑道:“没事,我们现在团队才刚刚起来,人数特别少,也就十来个人,他们巴不得进来人帮着干活呢。再说了,正所谓举贤不忘亲,你是我兄弟,拉你进去是正常的。”

医生给龙腾打了支镇定剂,几个人按住了他。此时的龙腾全身上下已经背汗水湿透了。满头大汗。他神情呆滞,晕了过去。

突然,她破涕为笑,倾城美艳的俏脸上,闪烁着颗颗晶莹。“不好意思,讲得太入迷,真是失礼了。”我摇摇头,想笑,只是心里难受的扯不开脸,只得苦涩的扯动了下嘴角。想安慰她,却又难以说出片语只言。我们就这么坐着,坐着,寂静了很久。火焰微弱了些,也娇媚了些。火光照在我俩身上,在身后的墙壁上留下一对暗黑的阴影。我无话可说,却又不忍这孤寂。我喜欢独处,却不喜与人在一起时的无言以对。我说:“姐姐,你愿意走出这里,去别的什么地方看看吗?”她似是沉默了一下,便笑了笑说:“不了。我可没什么能力去养活自己和小仙儿的。出去,便是没了根了,难不成你要接济我们吗?”我自是尴尬不已,就我的条件,供养自己还好,若是加上她二人,怕是几日就要断粮了。看着我面红耳赤的尴尬样子,她“噗嗤”地一笑,那姣好的面容上显出了胜似玫瑰般艳丽的微笑。“我逗你玩的。就是给我多少钱,多好的房子,我也不会离开这里的。离开了,一切就真的过去了,留在了记忆里。什么时候,整理包裹时不小心落下了,便再也找不回来了。”

龙腾开心道:“好,那我也加入了。对了,这个团队到底都干些什么活啊?还有理念是什么?”

当龙腾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的床了,第一个动作便是喊道:“熬奕,熬奕,熬奕呢?”

她的温柔的笑容,估计是于她丈夫那儿学来的。那一抹嘴角慢慢勾起的弧度,令人欣喜,让人震惊。只是不知为何,对这位新的姐姐,我从心底感到同情,为她的凄惨人生,也为她丈夫那没有着落的梦想。我们聊了这许久,胃已空空如也。她便说去煮面吃。当然,她并没有吃多少。仅仅是为了我,我想,若不是因为我的缘故,她估计连饭都不会做的,更毋提吃了。我完全能想到,若非是女儿的牵绊,她必已随他丈夫一同离去,除了白骨,什么也未曾留下!想想真觉得痛苦,人生太过艰难,而死后却又一切都化作了虚无,什么也不复存在。那时,这世界在我离去后仍无情的不变地运行,真是感觉一生都白活了!感觉人活着便没有了丝毫意义!一切存在与不存在的便是浮云,过了,便散了,一切都杳无踪迹了。

熬奕嚼了一小口饭说道:“我们目前主要是去给一些公司做宣传,帮他们推销产品等,从简单的做起吧,但是我跟别的团队不一样,我们要做就要负责。首先跟需求方是平等的,我来给你做宣传或者帮你卖产品是建立在合作上,我不是乞丐来跟你要钱的,你给我钱,我给你办事,而且保证给你做好,不想别的团队那样,发个传单发的满地都是,实际到人手里的却没有几张。至于理念嘛,四个字,择、赴、思、恒。”

导员将他稳住说道:“放心,熬奕没事,他已经只是昏迷。”

吃完面,我们又坐了会儿。我对她说让她什么时候去我的故乡看我一次,或者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我。她一本正经地记下我的住址,那严肃的样子倒让她有了另样的美,像是夜来香,清幽而高贵,令人不忍直视。但到底是累了,也倦了,她便与我道别,上床睡了。我孤身躺在那张小小的床上,思绪万千纷杂,却又难以理清。只是突然间觉得有些寂寞了,突然觉得在人生这时间的荒野上遇到令自己神魂颠倒的人儿,实在是太过不易。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的进入了梦中。

龙腾跟着念道:“择、赴、思、恒。什么意思?”

龙腾说道:“我要自己看到他才行。”立马将被子掀开下床。他跑到熬奕的病床边上。看到乔紫瑶在旁边哭泣。

第二天天明,晨鸡啼鸣,山鸟迎合,将我从梦中惊醒。睁开双眼,入目的是破旧的屋顶,腐朽了的木墙和门扉,坑洼四散的泥土地面。打开门,惊奇地看见我的衣服正整齐地摆放在那儿。一摸,还留有火烤过的余热。这温暖,和小时母亲在冬天给我换衣服时将衣服小心地烤得温热的场景竟是如此的相似。我自是知道的,一个陌生的姐姐,对我一个陌生人,给予的莫大关心和怜悯。我当然知道,只有心怀善良并且能付诸行动的人才能对人心怀怜悯。她的美丽的心,让我愧疚,自惭形秽而一生都只能望其项背。我摸了摸眼睛,拂去这小女人的姿态。

熬奕说道:“择代表这选择,一个哲学家说过,人的一生便是把所有的选择接在一起。所以我觉得这句话很对,我在这个基础上加了自己的思想,既然选择了,那么就地全力以赴去做好你所选择的事,做事,不可以死做烂做,要懂得去思考,思想是很重要的东西。那么恒就是持之以恒了。必须要有毅力。”

乔紫瑶通过医生检查只是外伤并没有什么问题。后来熬奕被送来的时候,乔紫瑶大哭了,她恨龙腾,跟熬奕之前的感受是一样的,随后龙腾也被送了进来。她对龙腾的恨便减少了一些。并不是因为龙腾昏迷她心里平衡,而是她看到这个情形,就已经能够猜到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来到大厅,看见宁茹正在给李仙儿梳头。我向她问了声好,她回以灿烂的微笑。小女孩笑容满面,甜甜地叫了我一声“叔叔”,那童真率直,倒让我羡慕良久。

龙腾点头道:“对,我现在真的很佩服你啊,思想这么开阔,如果是我,肯定想不到这些。”说到这儿,龙腾双手抱拳继续道:“呵呵,以后还请大神多多指教啊!”

后来检查熬奕之后,医生告诉大家,熬奕只是被撞击昏迷,连轻微的脑震荡都没有。不存在大问题。乔紫瑶这才放下心来。但是看到爱人受伤,心里还是非常的难过的。

雨早已停了,路面虽残留有昨夜风雨飘零的痕迹,却不影响行走。中午时分,我告别了母子两人,背起行囊,向城里的旅店走去。一夜,让我感触良多。那一家人的善良,让我心醉,而那凄苦的生活却让我心伤。但我还得过自己的生活,与凡人一般的生活,为着什么东西而奋斗。这沉重的肉身,这肉身所带来的欲望,让我难以喘息。可是,我却不能停下。这是一条通向死亡的路,在它两边是欲望的深渊。活着,就得走在上面,就得小心翼翼。我不能离开,只能迈着沉重的步伐,徘徊着像一个虔敬的教徒走在朝拜的路上一样艰难前行。

熬奕也双手抱拳笑道:“不敢不敢!”两兄弟一起哈哈笑了起来。

龙腾冲到熬奕床边看到熬奕插着氧气管,还有个心电图连着。龙腾拉着熬奕的手,静静的,静静的,看着没有醒来的熬奕,龙腾的坚强底线瞬间奔溃。眼泪夺眶而出。甚至发出了呜咽的声音。所有的人站在旁边,没有人说话。就看着龙腾那样抓着熬奕的手哭泣道:“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混了,任何人叫我我都不出去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醒过来,我发誓,我真的发誓,以后你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我绝对不带半个不字。”

后来,繁忙的工作中收到了一份请柬,竟是宁茹结婚的邀请函!我原先将自己的住址告诉她,仅是想她在什么时候路过时能看望我一次。我们都是孤独的人,也能理解彼此的心情。可我不曾想到,未等到她的到来,却知晓了她即将新婚的消息。

龙腾转而说道:“对了,我在外面的日子里存了不少钱。不如我们在校外开个小的饮料店怎么样?”

乔紫瑶哭泣,陈欢也跟着啜泣起来。所有人从来没见想到过,熬奕这样的人也会打架,同样也没有想到龙腾这样的人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大胆流泪哭泣。

与她结婚的,是一个什么企业的老板吧,我曾在他家门前,祈求避雨的方寸之地。只是雷声太过无情,将我的祈祷放逐风雨中,湮灭无形了。我也因此无缘与这位即将成为她的丈夫的人见上一面。不过,我也得为她祝福,不管她为何而结婚,是感情,是现实的压迫,又或是其它什么我难以知晓的原因?但我想,她既是一个知书达理而心地善良的女人,做出这样的决定也该是正确的!我也相信,她的死去不久的丈夫也该是替她的选择而感到欣慰的。

熬奕摇了摇头笑道:“不实际,且不说你的资金够不够,光是我们的时间就不足,我们上课的时候谁来看店?”

一个只会流泪的人为兄弟为爱人流了血,一个只会留血的人这一次为了兄弟留了泪。人生得此至交,可谓无憾。

龙腾想了想说道:“我们不用全天候着啊,我们只为学生提供服务。同学们下课了,我们就可以开店为大家提供一个休闲的场所。上课了我们就一起上课,下课了就为大家开门,专门为学生提供的方便的饮料店。我感觉更有亲切感。”

龙腾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兄弟,也明白了什么路才是正确的。交友不慎,恨之晚矣。择路不确,悔之晚矣!

熬奕说道:“那我估计你赚的很少,搞不好还会亏本。”

就在龙腾哭泣发誓的时候,熬奕醒了过来,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脏话道:“你娘的,说话要算话!”

龙腾笑道:“我无所谓,反正这些钱也是在外面收保护费来的,本就不属于我。搞砸了就砸了。我们还年轻,不怕失败。再说了,我们的课也不是全部同步,谁有时间,谁就负责看店。大家晚上还可以在一起吃点小吃喝着饮料聊聊天,也可以有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学习空间。”

龙腾听到声音立即抬头看着熬奕,由哭转笑。都来不及擦眼泪使劲点头道:“嗯嗯,算话,算话!以后我一定听你的。跟着你好好学习!就算是学校不给我这个机会了,我也留在连云一边卖饮料一边跟你学习。”

熬奕被龙腾这么一说,深思了起来,想想说道:“要不我们明天去问问吧,正好我知道到新区的路上有一家小饭馆打算不做了,我们去问问能不能盘下来。”

这时导员走过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给你争取,不过检查是不可避免的,这次的事情,我相信你应该有很多的检讨的地方,字数一万字!臭小子!”

第二天兄弟二人去了那家小饭店,与其说是饭店,还不如说是路边摊。因为那个小饭店确实是小的可怜,也就四十平米左右,里面就放了几张桌子。熬奕用超人的谈判能力,把价格压到最低盘了下来。两个礼拜后便可以开张。

龙腾笑道:“谢谢老师,我一定改过,以后一定好好跟着大哥学习。”

熬奕用他的团队力量,宣传他们的小饮料店。便宜实惠的特点得到同学们的大力支持。生意非常的好。完全超乎龙腾宇熬奕所预计的。似乎老天都帮着他们,龙腾、熬奕、乔紫瑶,他们三人的上课时间几乎没有同步的,所以店门除了下课常开后,其余上课时间也大多都有时间开门。为了安全起见,乔紫瑶看店的时候让陈欢也进来帮她忙。这也让熬奕放心下来。

熬奕笑着闭上眼睛,龙腾握着的手一下便滑落了下去,这一个动作吓得众人呼吸一紧。龙腾和乔紫瑶立马大喊熬奕,两人又哭泣了起来。以为熬奕病情突然恶化就这么走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个月下来,他们可以说是本钱赚了一大半回来,相信再有一个月就能够把本钱全赚回来,他们也可以拿到属于自己的工资了。虽然是一个小生意,但是其中的快乐,没人能够体会到。

导员正准备叫医生,但是陈欢说道:“等一下,熬奕应该没事,你们看那个机器。”说着便这向心电图说道:“那个机器好像要嘟······一声,那个曲线变成直线人才那个了,可是现在那个机器好好的啊。”

龙腾终于完全放弃了回去跟陈伟的念头,他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

陈欢这种解释,让众人真不知道该是笑还是哭。但是无疑让大家都松了口气。证明只是熬奕累了睡着了。

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警察和导员已经先回学校。乔紫瑶和龙腾还有紫瑶寝室的三个人都留在医院,有什么事相互可以照应,等到十二点的时候,熬奕再次醒了过来,龙腾抓着熬奕的右手,乔紫瑶抓住熬奕的左手,同时问道:“你醒了?”

熬奕点头说了一句嗯。随着他发现此时的状态无比的奇怪,一手女的,一手男的。熬奕说道:“我说龙腾,你能不能先把手拿开?你这样不知道的还有我男女通吃了。影响不好哈!”

龙腾这才反应过来,一下把他手帅床上说道:“呸!我可是纯爷们!”看着这两兄弟开玩笑,在场的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熬奕笑道:“我这不是怕某些人误会嘛,人家可是芳心暗许很久了啊?”

龙腾头一歪,问道:“什么意思?”

乔紫瑶捏了一下熬奕的手。熬奕立马说道:“没事,没事。”

龙腾并没有在意这个问题。第二天大家集体“出院”

龙腾回归,走上了自己的道路,校园青春生活,等待着他;择赴思恒创业团队,等待着熬奕与龙腾一起去继续探索。

这一日熬奕和龙腾,乔紫瑶还有陈欢,四个人一起在他们的饮料厅。熬奕不厌其烦地给龙腾讲解着那比感情还复杂的数学。

但是两个女生就没有那么认真了。陈欢的嘴凑在乔紫瑶耳边眼睛却盯着龙腾,轻声说道:“我现在发现有句话说的真的好正确啊!”

乔紫瑶好奇道:“什么话?”

陈欢继续道:“专注的男人才是最帅的。”

乔紫瑶笑道:“你是说龙腾呢还是熬奕啊?”

陈欢瑶瑶头笑道:“哼哼,不告诉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