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紫瑶并没有把自己的事情跟熬奕说,你教训他一顿更别想他帮我们卖命了

文学作品

摘要:
龙腾走后天亮问道:伟哥,为什么放他走啊?这种人就该教训教训他。咱们这么多兄弟就不信放不倒他。陈伟笑道:虽然这段时间你一直很努力的炼,再加上阿明和李峰但都不一定能擒住他,现在他心不在这儿,留下他也没用

摘要:
度过了艰难的高考,龙腾终于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龙腾,河南人,一个地道的农民孩子,但是身在武术之乡得他,在家跟着练了一身功夫,正因如此,眉宇间透着一股精气神。这个从没出过远门,也没什么阅历的孩子,终

摘要:
乔紫瑶并没有把自己的事情跟熬奕说,她很想跟熬奕说,但是她考虑到熬奕的事情很多,为了基地的事已经够忙了,实在不想再把自己生活上的事跟他说,给他添麻烦。龙腾接到陈伟的电话,让他过去。龙腾拒绝了,龙腾说道

龙腾走后天亮问道:“伟哥,为什么放他走啊?这种人就该教训教训他。咱们这么多兄弟就不信放不倒他。”

度过了艰难的高考,龙腾终于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龙腾,河南人,一个地道的农民孩子,但是身在武术之乡得他,在家跟着练了一身功夫,正因如此,眉宇间透着一股精气神。

乔紫瑶并没有把自己的事情跟熬奕说,她很想跟熬奕说,但是她考虑到熬奕的事情很多,为了基地的事已经够忙了,实在不想再把自己生活上的事跟他说,给他添麻烦。

陈伟笑道:“虽然这段时间你一直很努力的炼,再加上阿明和李峰但都不一定能擒住他,现在他心不在这儿,留下他也没用,你教训他一顿更别想他帮我们卖命了。我已经好话说遍,他还这么不识时务,看来我得采取点措施了,哼,有的是办法让他帮老子打。”

这个从没出过远门,也没什么阅历的孩子,终于走出了大山,去往了自己理想的大学。由于是农村孩子,经济有限,父母也都没有送他。他一个人背着行囊踏上了北国的道路。

龙腾接到陈伟的电话,让他过去。龙腾拒绝了,龙腾说道:“伟哥,对不起,我不能过去了,现在时间已经过大半,我得抓紧时间复习,哦,不是预习。不然到时候考试不过就麻烦了。”

陈伟拿出电话拨通了龙腾的电话,龙腾一看是陈伟,直接绝接。如今已经撕破脸皮龙腾没必要再客气。心想着回去了再跟他没任何关系。当龙腾上车后收到了一条信息,“我觉得你还是回来帮我的好,听说你跟你朋友一起开了小饮料店啊,呵呵,你的朋友和那小店儿出点什么状况,我可不敢保证。”

一天一夜的奔波终于到了连云火车站。尽管有些劳累,但是对大学的憧憬,他似乎忘记了疲劳,反而震了一下身体,狠狠地吸了一口新城市的空气。

陈伟并没有在意,觉得他说的也有点道理,并答应了。

龙腾见到这条信息脸色大变。他立即拨通了陈伟的电话。陈伟笑着接了电话:“怎么?想通了?下一场在一周后,你这一周好好练练,你行的。”

到达连云火车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对地形不熟的他,只好先在车站旁的小旅社住下,等第二天的接待车。在火车上一直没有吃东西,龙腾觉得肚子饿了,便出了旅社,到四周逛逛,找个便宜的饭店去吃点饭。

从那一天开始,没有再出去,可是在学校呆着,突然静了下来,他非常的不习惯。一个人从一个环境跳到另一个截然不同的环境,不习惯是难免的。落下的课程太多,学起来非常的吃力。

龙腾厉声道:“陈伟你个卑鄙小人,我告诉你,兔子急了还咬人,你要敢动我朋友,老子一定送你去投胎。”龙腾并没有说朋友和店,在他心里,朋友的安全才是第一的,店砸了大不了不办了,朋友要是出事了可就无法挽回了。

龙腾觉得火车站的东西都特别贵,走远点找找看,尽量的省点钱吧。终于找到一家小餐馆,他走了进去,对老板说道:“老板,一碗肉末米粉”.餐馆虽然不大,但生意却挺好,满满的都是带着行李的人,他找了一个空座。其实龙腾是别无选择,因为就这一个地方有座了。

逐渐地龙腾感到越来越枯燥,越来越难熬。他在自习室呆不到一个小时并会跑出去抽烟。一抽便是半个点。在教室坐着也是时不时的玩玩手机。

陈伟以为龙腾向他服软了,谁知道刚说完却被龙腾来这么一句话,气愤道:“哼,那我们走着瞧。”说完便挂了电话。

他走了过去问道:“这位大哥,可以拼个座吗?”

龙腾对熬奕说道:“熬奕,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学校,真的好难,我的心根本静不下来,越学越烦。特别是这个高数。谁说没有再比感情复杂的事情了?老子一本数学书甩他脸上!”

陈伟立马吩咐道:“你们几个也认识那个熬奕,去把那个熬奕给老子狠狠地走一顿,别搞成重伤就行,算是先给他个警告,他要是还无动于衷,那就继续搞,把他那个店给我砸了,慢慢折磨他,看他能撑多久。”

对方看上去跟他大差不多,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一张标准的国字脸,中等身材,绝对的帅哥。身边还有一个箱子,箱子上还放着个书包,显然跟他一样,也是个学生。对方微笑道:“当然可以,这没人,坐吧。”

熬奕哈哈笑道:“这是个过程,你之前都没学,这很正常啦,一个人在感觉到纠结烦躁的时候,其实往往就是在标志着他在进步。”

李峰在旁边说道:“万一他们报警怎么办?”

龙腾见到对方很友善便跟对方聊了起来。龙腾问道:“你也是来上学的吗?”

一个礼拜下来,龙腾的成绩并没有提升多少,知识这个东西是需要积累的,哪里可能短短一个礼拜就能够补回来。

陈伟瞪了他一眼骂道:“你猪脑子吗?你打他的时候是不是还要告诉他是老子派你去的?”

对方总是一副微笑的脸,回道:“嗯,我在连云交通大学。你呢?”

这一天晚上龙腾坐在教学楼的外的阳台上抽着烟,熬奕站在旁边说道:“怎么了?满脸愁绪的。”

李峰立马不说话了,走了没有证据,报警也没用。只有龙腾心里清楚。这样一来,龙腾不得不回来。

龙腾眼镜一亮高兴道:“是吗?我也是啊,我外语系的。”

熬奕闭着眼睛叹了口气说道:“妈的,学校到底能学到什么东西?这些东西有什么用?难道毕业老子去做个翻译?如果是做个翻译,我还能勉强接受。可是妈的,那个该死的数学,还有那个什么马克思原理,学这些东西能有什么用?难道做几个函数,说说马克思原理就能有工作?”

李峰和阿明立即叫了四个人坐车去交大旁边寻找熬奕的身影。一直观察到第二天下午,终于看到熬奕和乔紫瑶手拉手走了出来,六个人下车准备走过去便动手,但是就在他们靠近的时候,学校保卫处的经过,他们便没有动手。保卫处的刚走,熬奕便接到导员的电话,要他谈点事情。熬奕跟乔紫瑶说道:“导员找我有点事,有个企业规划大赛,我过去谈谈。”

对方也是面容一展,显然也感到以外。说道:“我也是外语系啊!哈哈,看来我们挺有缘啊!”

熬奕听着他发牢骚,心里很不高兴地说道:“龙腾,我告诉你,你这种思想是错误的,学数学并不是要我们以后做数学这一行,我们的专业不是它,为什么还要学,那是能够让我们学会心思缜密。马哲能干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就我个人的体会,我觉得是教会我们怎么去处理事情,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而这门课就是教我们如何去辩证一件事。学校安排这些课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乔紫瑶说道:“嗯,那你先去吧,我一个人先去门市部,你谈完了过来找我。”

龙腾也笑道:“是啊,哦,对了,我叫龙腾,很高兴认识你啊?”

龙腾狠狠地把烟头砸在地上,继续道:“我觉得,我们学什么专业就应该只学那一科就够了,干嘛搞那么多事?你说的这些,我一点都感觉不出来,也就你这个学霸能悟出来。学霸的世界我不懂!”

说完熬奕转身又回到了学校。

对方高兴地说道:“我叫熬奕。真是有缘,竟然在这种地方遇到。太好了,你也是一个人来上学的啊?”

熬奕发现跟龙腾再说这些东西,他还是不能接受,直接放声到:“龙腾,我告诉你,以你现在个人的情况来说,学校什么都给不了你。能会学的人不用老师教他也会,不会学的人老师就是教死他也不会。为什么有人能够再期末突破还能奖学金?你为什么不能?因为你没有毅力。可以说现在学校给你留下的就只有一个学习的平台,让你充分的挖掘自己的一个平台。大学不仅仅是个学习的地方,它还是一个小型的社会,如果这个小社会你都没法适应,走出去,你死路一条!你别再惦记着出去。不要再我面前说这些借口。”

李峰对阿明说道:“怎么办?他又进去了。”

龙腾点头道:“嗯,我在车站旁边的小旅社住下了,你呢?”

熬奕的话掷地有声,龙腾久久没有说话。他知道熬奕说的很有道理,走出去自己真的是死路一条吗?自己上次差点就丢了一只手。如果当时在烧烤的地方运用好处理事情的方式,或许就不会受那么重的伤了。

阿明想了想道:“看到那个女生了吧?看他们手拉手的样子,一定是他女朋友,妈的,现在的女生都喜欢小白脸,像老子这么拉风的男人怎么就没女人呢,老天爷真他妈不公平。”

熬奕摇头道:“这里的宾馆都好贵啊,还没住的呢。”

龙腾无言以对,走进了自习室。

后面一个小弟说道:“明哥,这个跟动不动人没关系吧?你扯远了。”

龙腾笑道:“没事,跟我去住,虽然环境差了点,不过屋内还行。床睡两个人没问题,就不知道你愿不愿跟我一起挤挤。”

熬奕和乔紫瑶出了教室,在校园的小道上走着。熬奕说道:“唉,基地现在终于开始上道了,人员也很多了。我总算松了口气。这段时间都很少陪你,对不起。”

阿明听到这话往他屁股上就是一脚,骂道:“妈的,关你屁事,妈的,在这打一个女生引起公愤就不好办了,等她到那个门市部的地方后再动她。相信动她一定比动熬奕效果还好,咱们还可借此机会挑拨一下龙腾跟熬奕的关系。咱们待会儿动那个骚娘们的时候,就说龙腾那个混蛋答应伟哥去打黑拳可是最后却跑了,他欠下的债,一定要偿还。这样一来,呵呵,熬奕还不找龙腾闹翻?哈哈哈哈老子怎么这么聪明啊!”

熬奕想了想说道:“这不太好吧,这样吧,我给你一半的房费吧。”

乔紫瑶笑道:“没事,我能理解。”

旁边的几个兄弟都拍马屁道:“明哥真是聪明绝顶啊!高招啊!高招!”

龙腾笑了笑道:“不用了,那儿五十块一晚,比周边的便宜多了。我一个人也是住,你跟我一起去,没事。”

熬奕问道:“可是我看你最近气色不太好,经常都有心事的样子。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不要一个人憋着。我不放心。”

几个人一直等到乔紫瑶走到门市部的时候,一辆车突然停在饮料店门口。乔紫瑶还没来得及开门,几个人便捡起砖块砸向了饮料店的窗子。乔紫瑶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乔紫瑶大喊住手,害怕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谁?”

熬奕说道:“这我可不好意思,这样吧,这顿饭我请客。”

乔紫瑶停住脚步想了想说道:“本来不想跟你说的,但是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说说吧,反正你也暂时不忙了。”

李峰淫笑道:“小妹妹,哥哥给你零花钱,跟哥哥乐呵乐呵?伺候好了,给你个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哦!”

龙腾也不是婆妈的人,也就一口答应:“好。”

熬奕很认真的点头听着。于是乔紫瑶开始讲了她跟室友的事情。

乔紫瑶脸色立马变得一红一青的。阿明骂道:“你妈的不好色会死啊?抓紧时间。”说完上去抓住乔紫瑶的头发狠狠就是一耳光。骂道:“龙腾答应帮我打黑拳,结果却拍屁股跑了,欠下爷爷们的债,如今找不着他人,就拿他身边的人开刀。”

两个人吃完饭便出来,往火车站走。刚没走几步。便听到身后有喊叫声传来。两人回头一看,七八个人追着四个人跑。熬奕脸色一变,惊慌失措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俩正站在路中间。龙腾立马反应过来。一把拉住熬奕往边上撤。熬奕的左手被龙腾拽住,身体瞬间往左边移过去。可是奈何熬奕右手却拖着箱子,由于太过突然,箱子一下便翻了,熬奕的手腕一痛,承受不住箱子的重量,本能的放手了。

这时龙腾并没有学习,而是在想在熬奕说的话。“会学的人不用老师教他也会,不会学的人老师就是教死他也不会。为什么有人能够再期末突破还能奖学金?你为什么不能?因为你没有毅力。可以说现在学校给你留下的就只有一个学习的平台,让你充分的挖掘自己的一个平台。大学不仅仅是个学习的地方,它还是一个小型的社会,如果这个小社会你都没法适应,走出去,你死路一条!”

李峰本就好色,眼见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上去也揪住头发另一只手往胸口就抓去。乔紫瑶慌忙之下双手一抓,长长的指甲,直接抓在李峰的脸上。李峰的脸上瞬间出现长长的一条红线,丝丝血迹顺着伤口往外挤。

这时前面四个人已经临近,有两个人绕开跑了过去,有两个直接从箱子上跃了过去。可是后面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他们的视线一直都注意在他们的敌人身上,可没注意前面有个大箱子。后面的人心里还在想:“两个傻逼,都快被爷爷们追得钻裤裆了,还有心思耍帅,还玩跳跃。”

这些话一遍一遍地在它的耳中回荡。他最后抖擞了,看似决定了什么似得。

李峰卡油不成反而受伤,顿时好色心被怒火燃烧殆尽。往乔紫瑶肚子上便是一脚。乔紫瑶无力的瘫软下去。乔紫瑶嘴张的大大的,唯一的感觉,痛!剧烈的疼痛让她想叫却叫不出来。

他的这个念头刚冒起来,脸色立马就变了,一个大箱子突然出现在它的脚下。想跳已经来不及,想停更是来不及。直接刮箱子上,摔倒在地,他这一摔直接绊倒后面的三个人。其余四个立马停下搀扶摔倒的四个人,几个人眼看着他们的敌人从眼前溜掉。几个人站起来大骂道:“我操,日你妈的,谁的箱子。”

当乔紫瑶说完后熬奕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个问题其实我觉得也没什么,你自己做好自己就行了,不用去在乎别人怎么对你,特别是女生,女孩都是感性动物,只要你对身边的人好,她们自然会发现你的好,也会对你好。再不济,你不是还有我吗?”

李峰一顿狂踩,又是耳光交接。乔紫瑶的嘴唇已经有血迹出来。头发已经凌乱不堪。这时旁边有同学过来,看到这一幕吓傻了,大喊道:“来人啊!救命啊!”

“干你娘的,摔死老子了,谁他放的箱子。”

乔紫瑶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能跟龙腾这样完全没有相似点的人成为好兄弟了。你们表面差异很大,但是内心里却有着很多相同的地方。”

阿明等人一听到有人大喊救命,立马上车逃之夭夭。

其中一个人指着龙腾和熬奕骂道:“玛勒格碧的,是你们干的吗?”

熬奕微笑道:“是吗?怎么说?”

这时乔紫瑶躺地上捂住护住脸,一动不动,那个女同学跑过来把乔紫瑶扶起来。问道|:“同学,你有没有事啊?怎么样了?”

熬奕身体已经开始发抖,也难为他了,一个文弱书生,过去那些年,一直在学校里呆着,哪里见过这阵仗。见到一群凶神恶煞的人突然靠过来,不害怕才怪呢。

乔紫瑶继续说道:“其实我的这个问题在你忙基地的时候我就问过龙腾,他给我的建议,跟你差不多。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乔紫瑶无力地摇了摇头。刚才那个女同学一喊来了不少同学。所有同学慢慢地将乔紫瑶扶起。熬奕一班的同学看到是乔紫瑶,赶紧给熬奕打了电话,熬奕正在导员办公室,看到电话,觉得接电话不太礼貌便挂了,接着又打了过来,熬奕有挂,一直到第三个,导员才说:“可能有什么事,你接一下吧,没事,接完了我们再谈。”

龙腾还好,以前在农村跟其他村的孩子没少打架,龙腾淡定地说道:“几位大哥,实在对不起,我们是刚来的学生。刚才见到你们冲过来,我们本想跑到边上的,可是没来得及,箱子就掉那儿了。对不起!”

熬奕笑道:“是吗?这或许就是缘分吧,老天爷安排我们俩成为好兄弟。呵呵”

熬奕接了电话,刚接通便听到电话里传来声音:“熬奕,你快过来你们店面这儿,你女朋友被人打了,现在看样子可能重伤啊!”

龙腾也知道,这么多人,要是打起来,肯定吃亏,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此时不装孙子,被打了可不好玩。

乔紫瑶笑问道:“看不出你还信命?”

听到这句话,熬奕犹如晴空霹雳,双眼一红,手机啪掉地上。在迟钝了两秒后,他疯狂地奔出了导员的办公室。一路狂奔!心里祈求着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可是对方都是地痞,见钱眼开的人,哪里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他们本来就是为了钱而跟之前的人起了冲突,这下到手的钱没了,自然很生气。眼下两个新生,肯定带了不少钱。于是都把主意打到了他们俩身上。

熬奕笑道:“我只说缘分,我一向认为命运是由自己掌控的,不过缘分这个东西我还是相信一点。不然我也不会碰到你这个大美人啊!嘿嘿”

导员看到熬奕这般模样也跟着追了出去,但是被熬奕远远都抛在了后面。于此同时,丁磊也在场,立即打通了龙腾的电话。龙腾正在食堂吃饭,接通电话:“丁磊啊,什么事啊?”

其中一个小喽啰说道:“这个破箱子,害我们兄弟摔倒受伤,我们也不要你们赔偿了,这个箱子哥哥们就带回去一把火烧了消气。”

乔紫瑶翻了个白眼道:“什么时候学会油嘴滑舌了!”

丁磊说道:“龙腾你快到你店面这儿来,你嫂子被人打重伤了。”

龙腾心里直骂娘:“奶奶的,箱子带回去烧了消气?你当我们傻啊?哪个学生不是把贵重物品放箱子里?想要捞好处还找出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搞的你们有多大气似的。”

两人就那样手拉手满布在林间笑道上。

龙腾瞬间脸色惨白。扔下手中餐盘,蹬开凳子就往外冲。负责清理桌子的阿姨喊道:“诶,同学,麻烦你把餐盘送到指定位置。”见龙腾没有回头的趋势无奈地说道:“唉,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没素质。”

熬奕慌了,他心里清楚,虽然父母给的五千块生活费都放卡里了,但自己也有现金一千来元,箱子里放了伍佰。还有衣服等生活用品。他无助地看了看龙腾。龙腾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慌。

龙腾说道:“这位大哥,这都是我们的生活用品,不能给你,我们给你们道歉还不行吗?”

对方说道:“少他妈放屁,道歉顶什么用?知不知道这个破箱子让老子丢了多少钱不?识相的立刻滚。”带头的大哥看那身衣服其实不像个缺钱的主,但眼前两个小子让自己的敌人跑了,着实可气。手下的人想捞点,就随他们好了,便没有阻止。

小喽啰说完便把箱子提起来就要走。龙腾一个劲步上去按住箱子说道:“大哥,对不起,请您高台鬼手。”

那个提箱子的人本不想理他,准备强行拖走箱子。可是他硬是没拖动。于是他干脆撒手说道:“臭小子劲儿挺大啊?兄弟们给老子揍趴下他。”

其他人便围了过来,龙腾知道不打是不行了。熬奕转身便跑开了。他此刻要做的便是报警,而不是在那儿等着看龙腾挨揍。对方的领头哪能让他如愿。跑过去便是一耳光。熬奕便不敢动了。龙腾已经跟七个人打了起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