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主任刚进门,一朋友给华子介绍了一个女孩

文学作品

摘要:
华子最近这几天闷闷不乐,整天一个人神情恍惚的转悠。朋友打电话也联系不上他,可能又窝在家里了。前段时间还欢天喜地的。哦,对了,他不会是失恋了吧。之前每天都经常煲电话粥的和他女朋友,最近好像少了,难道他

摘要:
高主任刚进门,泡上一杯茶,就有人匆匆走进他的办公室。来的是街道经济发展科的李科长。高主任,有个好项目,是税务局同志介绍的。如果我们引进这个项目,全年招商引资的指标都完成了。李科长兴冲冲地说。什么项目

摘要:
啊!快来人啊!新娘的妈妈林大娘惊慌失措的大吼道。闺女,闺女啊,你这是咋啦?听到一声大叫的声音后,亲戚们纷纷挤进这间刚刚装扮一新的新娘的房屋里,他们被眼前看到了一幕吓得都惊呆了,新娘林玲衣衫褴褛的坐在

华子最近这几天闷闷不乐,整天一个人神情恍惚的转悠。朋友打电话也联系不上他,可能又窝在家里了。

高主任刚进门,泡上一杯茶,就有人匆匆走进他的办公室。来的是街道经济发展科的李科长。

“啊!快来人啊!”新娘的妈妈林大娘惊慌失措的大吼道。“闺女,闺女啊,你这是咋啦?”

前段时间还欢天喜地的。哦,对了,他不会是失恋了吧。之前每天都经常煲电话粥的和他女朋友,最近好像少了,难道他俩真的分手了。李宝在做着不同的猜测,可别分手啊!唉,华子的命可真苦啊。华子和他女朋友分手,得受多大的打击啊,是个痴情的家伙。像华子这样的,见到女孩就脸红的说不出话来,所以很多朋友给他介绍女朋友,都是被他闷闷的性格,给气跑了。因华子做事挺认真的,有些事情就不好了,有一次,和一个女孩去约会,女孩说吃过了,华子愣是不相信,硬硬地请人家去吃饭,那天女孩身体不好,也没问人家喜不喜欢吃什么,直接就是火锅,辣辣的,后来那女孩和华子就没有了回音。还有一次,一朋友给华子介绍了一个女孩。嘱咐华子,可以带朵花去,显得浪漫一点,哪想到,华子见面时,抱着一盆花去了,弄得女孩好尴尬,当时女孩甩头就走了。所以,大家都在想办法,让他改变一下,经常带他出去玩。参加唱歌和聚会,爬山等等的活动。华子是一个不错同学,同事,好的员工。周围的人都这样评价他,就是缺乏点生活情趣,有点木讷。

“高主任,有个好项目,是税务局同志介绍的。如果我们引进这个项目,全年招商引资的指标都完成了。”李科长兴冲冲地说。

听到一声大叫的声音后,亲戚们纷纷挤进这间刚刚装扮一新的新娘的房屋里,他们被眼前看到了一幕吓得都惊呆了,新娘林玲衣衫褴褛的坐在床边,面容十分憔悴,装扮好的发髻也被弄得乱七八招,眼角的流水不断的往下落。众亲戚都是一脸的茫然,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华子的文采很好的,做书写工作,没得说,也偶尔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在一个论坛里,华子经常发表很精彩的文章,很多人都很佩服她。他女友霞也是在论坛上很倾慕华子,所以才慢慢认识的。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大家本来都看好他们的。后来可能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霞的父母要求华子也买房再结婚。华子说,现在买房压力太大了,说先缓缓。以华子现在的情况,确实不现实。结婚后,再过两三年再说,那时就好点了。是的,华子是农村的,家里还有弟弟和妹妹都在上学,父母能够让华子上学已经很不容易了。华子每个月还要拿出一部分钱来贴补家用。生活倒是很节俭,他的弟弟和妹妹明年和后年就都得上大学,挺过去就好了。华子的工作也很出色,所以到时候就可以考虑买房。霞不敢违背她父母的,没办法,只能和华子默默的分手了,这对华子的打击很大。

“什么项目?”高主任淡淡地问。

“玲儿,发生什么事了,这是咋啦?”林玲的父亲看着林玲呆傻的坐在床边一句话也没有十分着急的问道。“你倒是说句话啊?这是咋啦?哑巴了吗?”父亲怒吼道。

华子给单位请假了一个多礼拜,就自己一个人窝在屋里,静静地坐着……希望这个憨厚的家伙,快点站起来,要像个男人一样的站起来,李宝在念叨着。

“贸易公司。”

“妈!”林玲大哭了起来,紧紧地抱住母亲。“我被人……”林玲哽咽着说不来任何话。

贸易公司比比皆是,有何大惊小怪的。高主任心想。

“啥?!你这个畜生!咋这么不知廉耻嘞!明天你就要结婚了!今天干这样的事,你让我跟你娘的老脸往哪搁,我们以后还咋在咱们村里住啊!”林玲的父亲怒目直瞪着林玲,直接上去狠狠的朝着林玲的脸扇了几个巴掌,然后气的蹲在一边的墙角不停地哼咳着。众亲戚纷纷走上前去各种劝说,各种安慰。

“这家公司的注册资金是五百万元。我统计过了,把这家公司的注册资金算上,我们全年的任务就完成了。”

事情的发生太突然,突然的让人难以接受,不知所措。

“好啊。你去办吧。有什么为难的事,你跟我说一下,我出面协调。”

林玲是全村里走出去的第一位大学生,刚刚毕业一年,在镇上一所中学教学,长得十分漂亮,用村里人的话来说那就简直跟嫦娥一样美。的确,同村里的其他同龄人那是十分羡慕她的,父亲是村里的书记,为人也很好,总是帮助亲里邻近的,办了不少实事。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十分疼爱林玲这个妹妹。在这个村里,其他的姑娘早已结婚生子,小孩子都可以满地的乱跑了。当然,村里有不少男孩子都在暗暗的喜欢着这个美若天仙的林玲,林玲家也有不少上门前来提亲的,不过都被林玲一一的回绝了。搞得父亲很是不满意,而母亲总是在一边帮着林玲说好话。

李科长神秘兮兮地说,“这家公司以后生意肯定做大,交税也不会少。”

林玲在大学期间也曾谈了一场恋爱,不过由于一些原因没有过多久就分了。现在结婚是被家里人逼着相亲的,新郎是镇长的儿子,整天浪荡不羁的,村里人都很是厌烦他,但是迫于无奈的,有时候看到来了人们就都躲得远远地,村里人很多都不明白为什么林玲的父亲说这么亲事,也不明白为什么林玲会同意这么亲事。

“何以见得?”

“唉,你看看,本来是一场喜事的,现在搞得……”

“你知道这家公司的老总是谁?”

“看这次林书记还怎么往上爬!为了自己的一官半职竟然牺牲自己的女儿,真是的!”

“谁?”

“林书记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市委王书记的弟弟,王为民。”

“林书记家这次真够倒霉的…”村里纷纷议论了起来。

高主任瞪大了眼睛,“谁?”

是的,如果不发生这件事,林玲明天就要跟镇长的儿子结婚了,偏偏就在头一晚上却发生了这件事,那天晚会上,很多亲戚还有林书记的好朋友都来道贺,或许是林书记心情好,喝了不少酒,林玲当然也没有少喝,最后是晕晕的被人扶进房间里的。

“税务局同志亲口告诉我的。说是王为民要在我们区办个公司。税务局同志就把这个企业介绍给我们了。”

“喂,老林呐,是我,李振章啊。”李镇长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就打来了电话。

高主任呷了一口茶。李科长讨好似地看着他,等着他对下步工作的指示。

“哦,是李镇长啊!唉……”林书记叹气说道。

“皇亲国戚啊!对这种企业,我们可轻不得重不得啊。”

“恩恩,林玲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希望你别太伤心。刚刚省里有急事情要赶紧去,我儿子已经连夜出发了,婚礼的事还是等等再说吧?不过你放心,我刚刚已经给派出所所长老王打过电话了,让他立刻让到你那里去调查个究竟。一定要查到底!实在对不起啊,老林!”李镇长在电话那头哀声叹气的说道。

“主任,你说我们这个企业要不要?”李科长迷惑了。

“谢谢镇长,没事,这边我会处理的,不用让老王来了,唉,丢不起这个人啊,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本来这件事,现在搞得,实在对不起镇长,等这件事弄明白了我会亲自去给你赔礼道歉的。”老林悲伤的说。

“企业是肯定要的。再说是税务局同志介绍的,我们也得给税务局同志面子嘛。我在想,对这样的企业,我们的服务应该怎么做。”

“恩恩,不用了,你就放心处理好事情吧,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做,先这样说啊,别想太多了!老林!”镇长安慰道。

李科长连连称是。

“谢谢镇长,你忙吧。”老林悲哀的回复着。

这时,办公室孙主任进来了。李科长见孙主任有事向高主任汇报,便退出了高主任的办公室。

“来,让你一下,麻烦让一下,让我看看。杨国强边说边挤进去。

孙主任向高主任汇报完了,正要回去,高主任把他叫住了。

杨国强是高考失利后直接去部队参军的,现在复员回家有一段时间了,他跟林玲是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关系很好,听说了这件事,赶忙跑过来的。清强在部队是搞侦查的,学了不少侦查技术,也获得过不少奖。他特别喜欢看侦探小说,最崇拜的当然就是福尔摩斯了,走到哪里都不忘记带本福尔摩斯,听说当年就是因为看福尔摩斯而忘记了高考时间,之后就不让进了,一气之下跑到部队里当了兵。

“老孙,市委王书记的弟弟的名字是王为民吗?”

”林玲,别哭了。“杨国强边说边递了纸巾给林玲。

孙主任摇摇头,说,“这个我不知道。”

”大家都到一边歇一下吧,我在这里察看一下,你们在一边别打扰了。“杨国强说着把来看热闹的邻居和亲戚推到了门口。

“听说王书记的弟弟在做生意?”

”你看,现场被你们高的破坏太大了,我怎么判断!“杨国强气氛的说道。”你还记得昨晚是几点中休息的吗?林大娘,你是几点钟看到的?“

“我听说过,他弟弟是在做生意,而且还做得不小。”孙主任望着皱着眉头的高主任,问道,“主任,你问这干吗?”

”大概十点左右吧,昨晚朋友都来了,玲儿喝了不少酒,之后就醉了不省人事,今天早上我起来得早,想着林玲昨晚喝得多,没有喊她,就到厨房给它做碗醒酒汤喝,结果就看到了这个。“林大妈边说边哭着。

“有个王为民的办了个企业,我们打算把它引进来。据说那人是王书记的弟弟。”

”知道了,根据口述的时间和现场的证据,可以判断时间应该是在今夜12点到5点之间。这个时间你们都忙完了,也是人最困的时候。林大娘,昨晚上有没有看到陌生人呢?“杨国强拿起本子记着。

孙主任想了想,说道,“我在报社有几个朋友,他们的消息很灵通。我向他们打听打听。”

”唉,这么多人在这,出出进进的,而且我忙的一头乱,哪有时间注意到这些啊。“林大娘边说边擦眼泪。

“对。你赶紧去问问。”

”哦,我看看,现场有什么证据留下没,你们不要进来!“杨国强说着在房间里寻找了起来。一边看一边记。

不一会,孙主任回到高主任的办公室。

”这个窗户边,有鞋的印记,尺寸大概41码左右,底纹不清楚。这个,桌子上的化妆品摆放有几个倒了!你没有用吧?“杨国强转头问了一下。

“主任,我问过了,王书记的弟弟确实叫王为民。”

林玲并没有回答他。

高主任点了点头,“噢,我知道了。”

”按照正常的情况下,这个肯定是不小心被碰到的,还有,抽屉里的东西好像被翻过了,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杨国强轻轻的打开抽屉查看着。”昨晚你听到有狗叫吗?“

市里领导的亲戚办的企业落户到他的街道,应该说是件大好事。如果能为王为民搞好服务,进而和王为民搞好关系,这样,高主任就可能攀上市领导了。可是,这也是件棘手的事,如果王为民对街道的服务工作有意见,有想法,岂不得罪了他。得罪了他,实际上就得罪了王书记。这可不是件小事。搞得不好,高主任的仕途就此了结了。真是个烫手的粥盆,扔了心痛,不扔手痛。

”没有,这两天办事,怕咬伤人,给牵走了。“林大娘在一边解释。

快到中午下班的时候,李科长陪着一位脸蛋黑黝黝的,身体胖乎乎的,三十开外的汉子走进高主任的办公室。

”唉,现在是没有一点头绪啊!“杨国强坐在床上反思着,想着。突然起身,自己一个人又坐了下来,回头看看,注视着床上,然后又用鼻子趴在床上闻了又闻。”这个床上有香水味,那么犯罪人身上也肯定有,还有,因为新娘昨晚喝得多,肯定是知道新娘喝醉了,而且对林玲比较了解的人,那这个范围就缩小了。“杨国强摸了摸头皮说道。

“主任,这就是王老板。”一进门,李科长就介绍道。

”昨晚上有那几个人啊?大娘,我去问问。“杨国强转身问了问林大娘。

高主任连忙起身。

”哦。也没几个,就是她的几个大学同学,在那边呢。:林大娘指了指。

“我是王为民。”

杨国强看了一眼,并没有直接去找他们。而是在兜里拿出了一个放大镜,在门锁上看了又看,这个,门上有指纹,比较细。“杨国强突然趴倒在床下面,在床前有放大镜看了看,这个这里有一点泥土脚印,肯定是出去了在外面带进来的。你看,林大叔家里到处都是水泥地,而且门口也没有泥土,可以拿着这些泥土对比一下看看。”说完,杨国强小心翼翼的用纸和小刷子扫了一下,拔腿就往门外跑去,没跑多远,就一点一滴的往地下找。好奇的人们也跟着跑了出去,想看个究竟,还有一部分人坐等结果。

“啊,王老板,快请坐,请坐。”

过了很久,杨国强一脸怏怏的跑进来,一闷头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不说。人们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却没有人问。

高主任向王为民伸出手。王为民没意识到高主任过来和他握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高主任尴尬地缩回了手。

“国强啊,这结果咋样啦?”林大娘眼睛红肿着问。

孙科长忙着为王为民倒茶。

“大娘,对不起!”杨国强站起身来,在众亲戚中走了一圈,这一圈很慢很慢,脑袋耷拉着。一会走走,一会停停。亲戚们一个个的面面相觑,杨国强走过可以听到他们心跳的声音。

高主任热情地说,“听说王老板在我们区里办公司,落户到我们街道,我们是求之不得。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企业搞好服务,包你满意。”

突然,杨国强停了下来,他停在了一个比较帅气的小伙子面前,盯着看了又看。这个小伙子看起来很是斯文,比较帅气的,他是林玲的大学同学,也就是林玲的前男友。只见他的脸瞬间变得很是通红。人们突然也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他,他更加紧张了。

王为民说,“我原本不想办这个贸易公司的。手头上的事很多,忙都忙不过来。我有个朋友在这里的写字楼买了套房子。空的也是白空的。所以,他和我合计,索性办个公司,把这房子用起来。”

“你——就是林玲的前男友?”杨国强走到前面顿了一下问道。

王为民带着浓厚的F县的口音。高主任想到,王书记的籍贯就是F县的。

“是的,不是我做的,我昨晚跟她喝了不少酒不错,不过后来我跟他们几个是一起回去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林玲的前男友连忙解释道。

“好,好。你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们一定做好服务。”

“哦,我知道,不过,我不是问你这个。”杨国强用眼睛死死的盯住。

“高主任,你看这样行吗?工商执照、税务登记的事,你们帮我办着,我就不跑了。”

众亲戚的脸上不断的变换着,他们也是一脸的狐疑。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把资料交给我们,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事办妥。”

“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后来的确我出来了一会,我本来是想过去了看看林玲的,不过一想到她喝醉了,就没有来。真的!就这么多!”前男友继续解释着。

“还有个事,街道也帮我张罗一下。”

“是的,我们可以给他证明!”其他几个大学同学同声的说道。

“你说。”

“哦。呵呵,知道了,不是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鞋带开了!系上吧。”杨国强悠悠的说了一声,转身离开。

“我现在在其他地方也有投资,有些资金一下子抽不回来。这家公司的注册资金是五百万元。我和朋友手头上已有四百五十万元,还差五十万元。街道能不能帮我先垫上五十万元。”

众人惊虚了一场。只见林玲的前男友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坐到一边的凳子上,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哦。”

“其实,这个人就是……”杨国强准备说道。大家把头伸得长长的竖起了耳朵准备得知答案。

“你放心,注册完了,这钱我马上还给街道。时间不会长。”

“好了,强子,别说了,知道就行了。算了吧,我们还要做人呢,大家都是亲戚朋友,说开了不好听,以后不能连个亲戚朋友都没得做了!”林书记扔掉手里的烟头站起身呢来对杨国强说道。

“对,最多一个星期的时间。”李科长插话了。

“可是,林伯伯……”杨国强还想要说些什么。

高主任陪着笑,说,“王老板,你是知道的,街道的钱是财政控制的。一般情况下,是不能外借的。”

“好了,别说了!”林书记大喝了一声。

王为民却说,“对我来说,五十万元钱是个小数目。我向朋友开口,别说这么点钱,就是再多的钱,不出一天,就能搞定。只不过我不想为这么点钱向朋友开口,落下个人情。”

众亲戚朋友一脸诧异的看着林书记,没有人敢问为什么!

高主任说,“我们外借资金,得有程序,得有手续。”

“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吧,你们也别再瞎猜了,搞得大家以后见面难为情,我们老两口算了,就算是家门不幸吧。唉。”林书记哀叹一声。

“这个好办。我这里有车,‘奔驰’有二辆,‘宝马’有一辆。你说,我用哪辆车作抵押合适?”

“玲她爹,不能吧!要把这个王八蛋抓起来送进派出所…”林大娘哭泣着说道。

高主任脸露尴尬之色。

“够了,别多说废话了。不准再提了,大家都散了吧。”林书记边说边让大家离开。

“你看这样好吗,这事让我们商量商量?”

众亲戚带着一脸困惑和不解怏怏的离开。

“行,不过要抓紧。我打算月底之前把公司办好。”王为民说着,就起身告辞。

“唉,这么好的一个闺女也不知道被那个王八蛋糟蹋了!”

“时间不早了,吃顿便饭吧。”高主任说道。

“唉,林书记咋不让说呢?”

“不了,我还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不会真的是那个人吧?”

王为民握了一下高主任的手,大步地走出办公室。

“这么亲事就这么完了,不过不嫁给镇长的儿子也算好事。”

望着王为民的背影,高主任忽然产生了一种疑问。

“是的,要是嫁过去,说不定比这都惨。”

吃过中饭,高主任又把孙主任叫到他的办公室。

……

“你去问问你报社的朋友,王书记的弟弟在我们区里有没有办公司。”

邻居们边走边议论道,各种唉声叹气和说法,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散去。

“怎么啦?”

三天后,一切都归于平静,李镇长派人来了通知,说儿子由于身体不适,生肖不合等等各种借口,取消这么亲事,并且所有的彩礼也不要了。林玲哥哥和林玲的工作也被通知可以去上班了。而且,前一段时间申请了很久的修路款项也给批了下来。

“刚才王为民来过,说他开公司的注册资金还少五十万元,要我们街道先帮他垫上。我想,市委书记的弟弟,生意做得这么大,五十万元钱还不是随便搞定,无论如何也不会向我们开口啊。我想了解一下,这个王为民,是不是真的是市委书记的弟弟。”

杨国强听说了后,赶紧来到了林书记的家里,他来是有目的的。

“应该不会错吧。”

“强子,来了,来,屋里坐。”林书记走上前去,拉着杨国强的手。

“我还是不放心。”

“林伯伯,林大娘,林玲好了吗?”杨国强问道,走进了屋里。

“好,我去打听打听。”

“强子来了?”林玲兴冲冲地从屋里走出来。

过了好长时间,孙主任跑到高主任的办公室。

“谢谢啊,强子,要不是你,估计这一关还不知道怎么过呢!”林书记感激的说道。

“主任,我联系了时常跟着王书记做采访的记者,他跟王书记的弟弟王为民也很熟,说他昨天还和王为民一起吃饭哩。”

“林伯伯,你太客气了,这都是应该的。”杨国强笑呵呵的回复到。

“怎么说?”高主任着急地问。

“唉,这次真的感谢你。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你们尽快走吧,不然别他们知道了就不好看了。”林书记问道。

“我和那位记者讲起这事后,他就和王为民联系了。他对王为民说,听说你在J区办个公司。王为民摸不着头脑,我没去J区办公司啊。那个记者告诉王为民,区里同志说,有个王为民在那里注册一家公司,今天上午还去过街道,我以为是你哩,所以来问问。王为民说,什么街道不街道的,没有的事。”

“林伯伯,都收拾好了,等过几天我们一起走,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会好好地对林玲的。”杨国强边说便走到林玲的面前拉住她的手。

“这么说来,来我们这里的那个王为民不是市委王书记的弟弟?”

“恩恩,那就好。”林大娘笑着说。

“肯定不是。”

五天以后,杨国强带着林玲离开这个村子,林玲走的时候脸上是忧伤的,但是内心是开心的。林书记并没有来送他们,而是在远处偷偷的看,是林大娘送的。

“这么说来,那人是冒充市委王书记的弟弟来骗我们?”

杨国强带着林玲走了,他们是笑着坐上了去向远方的车子。

“不能这么说。同名同姓的人多的是。他又没说他是王书记的弟弟,只不过我们认为他是王书记的弟弟。怎能说他冒充市委书记的弟弟呢?”

原来,是因为李镇长的儿子早就看上了林书记的女儿,而且起了歹心,他经常跑到学校去找林玲,而且仗着自己老头是镇长,到学校找事,曾经扬言道“非娶了林玲不可,其他的人否想了,不然断了他们家的前程”等等。

高主任连连点头。

后来,李镇长有一次找到了老林,跟林书记谈论两家的亲事,当时老林说孩子自己的事自己说了算,年纪大了,不管了,也管不了。

“差点让他给蒙了。瞧他那架势,真的像市委书记弟弟似的。”

没想到李镇长后来竟然给电话打到了学校,没说什么原因,就不让林玲教了。林书记的儿子在镇上上班的工作,也被莫名其妙的被炒了鱿鱼。老林给村里申请的的修路款项,迟迟不给批下下来,老林去镇长那跑了好几趟,都没有结果,只说再等等看。村里人都怀疑这钱被老林给独吞了,经常有村里的人来问,时不时的还有几个人来闹事,这让老林很是头疼。

孙主任说,“真的是。如果没那架势,谁当他一回事。”

林玲看到父亲整天一脸的愁眉不展的样子,很是心疼,就跟父亲说同意了这门亲事。但是,林书记坚决反对的,后来软磨硬泡,老林就是不同意。林玲没办法,就找到了刚刚退伍在家的杨国强,杨国强给他想了这个注意。林书记也是迫于无奈才同意了这个的,林大娘其实很反对的,因为牵涉到女儿的名声,但是考虑到大局,也只好同意了。于是,一场精彩的双簧戏就这样开始了。

高主任暗暗庆幸,总算把这个王为民的底子摸清了。如果他盲目地信李科长的话,误把这个王为民当作市委书记的弟弟,说不定就会借他五十万元钱。这钱一借出去,后果不堪设想。那个王为民拿到钱后,一拍屁股走人,那么,他这个街道主任的位子就坐到头了。

其实那天晚上,林玲并没有喝醉,只是假装喝醉了。到了很晚,杨国强悄悄的进入家里,由于是学侦查的,对于这些现场的布置还是比较了解的,故意在现场留下了几个脚印,至于林玲的衣衫褴褛,那都是自己故意弄得,所有的这一切果然瞒过了所有的人。所以那天杨国强就假装自己很专业的侦查了一下,就这样欺骗了所有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林书记不让警察来调查的原因,这件事就这样平平安安的过去了,无聊的人们也开始忘记了曾经发生过这件事。

高主任拿起电话机,拨通了李科长的电话。

半个月后,林玲的哥哥被调到了县里工作,而村里的修路也开始轰轰烈烈的干了起来。一切一如往常,林书记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小李啊,王为民的企业我们不要了。你把资料退还给他。”

林玲和杨国强也开始了自己的新的旅程,这旅程是幸福的。

“主任,你…这么好的企业我们不要了?”

高主任没作解释,就把电话挂了。

2012-2于宁波

刊于2012年09月25日新华网副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