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谈会由巴南区作协、区评协副主席刘学兵主持,这回出现在《深度对话茅奖作家》里的众多作家

文学评论

摘要: 华龙网5月24日16时20分讯
为扎实开展“深入生活,讴歌时代”主题实践活动,不断推出青年人才和优秀作品,巴南区作家协会、巴南区文艺评论家协会于2018年5月19日在巴南区行政中心召开高光亮小说创作座谈会。巴南区文
…华龙网5月24日16时20分讯
为扎实开展“深入生活,讴歌时代”主题实践活动,不断推出青年人才和优秀作品,巴南区作家协会、巴南区文艺评论家协会于2018年5月19日在巴南区行政中心召开高光亮小说创作座谈会。巴南区文联主席戚万凯出席会议。陈显明、周玉祥、胡平原、钱昀、唐晓林、林永蔚、李华、祝绘涛、刘凡君、刘学兵等参加座谈会。座谈会由巴南区作协、区评协副主席刘学兵主持。与会者围绕高光亮发表在《巴南文艺》春季号上的小说《马九》《一路梅花香》《主任之死》的故事情节、人物塑造、主题思想等方面展开点评,探讨如何修改作品的思路。

摘要:
打开,合上,眼见31位堪称“顶尖”的当代大家名家,接受着一位面含微笑的采访者和蔼的“单个教练”,尽管这些锦心绣口的作家如何梦笔生花,不仅妙法自然,刻画入微,而且善于虚构,无中生有,但面对深谙每个人历史经
…打开,合上,眼见31位堪称“顶尖”的当代大家名家,接受着一位面含微笑的采访者和蔼的“单个教练”,尽管这些锦心绣口的作家如何梦笔生花,不仅妙法自然,刻画入微,而且善于虚构,无中生有,但面对深谙每个人历史经历、创作生涯、作品档案的著名文化记者舒晋瑜“循循善诱”的提问,他们把十八般武艺全都收敛了,一一“如实交代”。面对采访者,也就是面对广大读者;他们没有掩饰自己的艺术“野心”,也不讳言挑战与追求中所遇的拂逆,种种烦恼和艰辛。他们在这里,还原为一个个普通的劳动者,文化人,倾诉他们从事小说这一行当如何甘苦备尝。他们来自一至九届“茅盾长篇小说奖”所囊括的1977至2014近四十年间的获奖作家。当然,这31位只是代表,当年的获奖者有十来位缺席,或已辞世,或已远去异国他乡。坦白地说,我近年很少读长篇,包括许多名满天下的获奖之作。我不知道小说家们又为人们常说的“人物画廊”贡献了哪些新塑造的“典型人物”。但我忽然发现,这回出现在《深度对话茅奖作家》里的众多作家,没有经过谁“典型化”的精心加工,而各自带着他们天生的典型性出现在这个“画廊”——他们本身的形象,就不仅有“这一个”的“认识意义”,而且颇有“欣赏价值”。他们每个人的叙述背后,都有一份生活自传和创作自传。——什么样的长篇巨作才能同时提供31名让人可以记住的“典型人物”啊?即使是我有所接触,乃至熟识的作家,我也又增添了新的体认。

摘要:
由金牌编剧申捷操刀,著名导演刘进执导,李小飚任总制片人,刘惠宁任监制,张嘉译担任艺术总监,张嘉译、何冰、秦海璐、刘佩琦、戈治均、李洪涛、扈耀之、杨皓宇、郝洋等实力派演员领衔,雷佳音、翟天临、李沁、姬他

图片 1

图片 2

本书开篇是首届六位获奖者之一李国文,他在1957年以一个短篇《改选》一鸣惊人,又以获谴;二十年后却以轰动一时的《冬天里的春天》《花园街五号》复出一领风骚,然后在劝告诗人老去莫再写诗的同时,率先示范,毅然搁下个人写小说之笔,专意去梳理旧籍,写他的文史随笔。他是急流勇进复急流勇退。进退之间,显示了多面手的潇洒。

飞天奖电视剧《白鹿原》再度上星 5.22广东河北强势归来
由金牌编剧申捷操刀,著名导演刘进执导,李小飚任总制片人,刘惠宁任监制,张嘉译担任艺术总监,张嘉译、何冰、秦海璐、刘佩琦、戈治均、李洪涛、扈耀之、杨皓宇、郝洋等实力派演员领衔,雷佳音、翟天临、李沁、姬他、邓伦、王骁、孙铱、田昊、孙浩、张瑶、斯琴高娃等新生代演员加盟的史诗传奇巨制《白鹿原》将于5月22日登陆广东卫视与河北卫视,进行二轮上星播出。
《白鹿原》改编自文学巨匠陈忠实“茅盾文学奖”获奖同名长篇小说,以陕西关中平原上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讲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之间恩怨纷争的故事。《白鹿原》在第一轮播出时,因其的精良制作与完成度极高的剧情引起了业内广泛的好评,被誉为2017年的“国产剧良心巨制”,并在今年年初获得了飞天奖“历史题材优秀电视剧奖”。《白鹿原》在专业奖项的加持下,二轮播出仍然备受关注。
严格遵从原著 一轮播出广受好评
《白鹿原》从形式上“全景式”还原了这部长达50万字的经典作品。该剧完美的用实景拍摄再现金黄的麦田与弯腰割麦的麦客,有时又会切至连绵的山丘与颠簸行进的马车。除了用实景还原以外,《白鹿原》更是将两大家族的斗争史融进中国历史的发展长河,从侧面反映辛亥革命、军阀混战时期波云诡谲的政治形势,不仅在故事上遵从了原著,也极大的规避了小说改编的违和感。据悉,《白鹿原》剧组秉承着原著作者陈忠实“激荡百年国史,再铸白鹿精魂”的创作精神,力求将剧中近20个主要角色、94个重点人物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致。在原作者与剧组的严格要求下,《白鹿原》剧中的场景得以经典再现,所有人物充分释放与展示。
《白鹿原》极高的还原度,一经播出便广受好评。在一轮播出时,《白鹿原》便在豆瓣收获了8.8的超高评分,视频网站的单网独播播放量更是突破70亿次,有的观众甚至评价“看张嘉译吃面竟然看饿了”。除此之外,《白鹿原》也树立了业界的小说改编剧标杆。据悉,该剧播出之后便被列为陕西省重大文化精品项目,《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均以整版篇幅对《白鹿原》进行评论报道,不少专家对该剧给予高度评价,赞誉该剧为“国剧门脸”,名著改编电视剧里程碑式的作品。
谱写中华文化 历史性获权威认可
《白鹿原》以谱写中华精神为核心主旨。全剧以白嘉轩等为代表的关中传统文化精神为主线,同时汲取鹿兆鹏、白灵等角色的精神气质,渗透进特定时代的历史传承,通过历史变革,逐渐觉醒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意识。在这种巧妙编排下,《白鹿原》极具浓郁艺术风范和民族文化气息:大到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传承、封建时代女性权益的抗争;小到白鹿村的家族祠堂,白鹿原人的婚丧嫁娶、生老病死等仪式,中华文化以大套小,以小见大,将中华本土民俗风情在电视剧中展现的淋漓尽致。除此之外,麦地、土窑、戏楼、老腔、秦腔、油泼面、羊肉泡馍等标志性符号也无时无刻的穿插在电视剧的细节里,间接提升了该剧的文化气息。
《白鹿原》独特的艺术气质更是得到了专业奖项的认可。在2018年4月3日举办的“第31届电视剧飞天奖颁奖典礼”中,《白鹿原》获得了“历史题材优秀电视剧奖”。飞天奖评审专家专家指出《白鹿原》承继了原著丰富的文化含量,在把握住原著精华的前提下将文学语言所塑造的形象按照电视剧的视听规律转化,按照电视剧的艺术特征重新塑造人物,实现了文字到视听的完美转换,不仅在历史观上实现了深化,也吸取了今天我们对文化自信、文化自觉新的理解,使《白鹿原》保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更有吸引力、感染力和传播力。
电视剧版《白鹿原》由陕西光中影视投资有限公司、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佳和晖映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西安曲江影视投资有限公司、知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东阳三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西安曲江光中影视制作股份有限公司承制,经过了观众与专业评审的双重认可,再度起航可谓是信心满满。究竟《白鹿原》能否再度掀起追剧浪潮?悬念将于5月22日广东卫视、河北卫视黄金档播出时揭晓,敬请期待!
收藏 收藏

图片 3图片 4

本书所访作家们中,年齿最高的王火,还有宗璞,以及也达古稀之年的陈忠实(1942-2016),可以说是古典的苦吟派,他们各自捧出了凝结着毕生感性经验和理性思考的力作:《战争和人》。《野葫芦引》。《白鹿原》。

图片 5图片 6

与他们穷一生的心血铸一朵金蔷薇相对,王蒙、贾平凹则在不断出手的长篇新作中,如炫技般变幻着思路、选材和手法上或多或少的新花样;又于文学主业之外,开辟许多分战场,王蒙评说古典,平凹挥毫题字,也都战绩不凡。两位略有不同的是,平凹尽量避免直接涉及政治,而王蒙乐此不疲地频频发表政见。

图片 7图片 8

刘心武、莫言都是多年默默地勤恳笔耕,力求躲开非艺术的干扰,偏偏是总不免陷身于众矢之的的处境。刘心武为了发表一篇马建“有问题”的小说,于47岁鼎盛之年让位给74岁的新任主编。莫言因一个长篇书名而遭围攻,竟有同行上书建议开除其军籍。这两件事,采访者都没问,当事者也没提,是我多事在这里插嘴补报的幕后新闻。

图片 9图片 10

王安忆、迟子建二位相差十岁的姊妹,局外人看来出道都比较顺利。我们几乎是追踪着她们的“进步”(安忆说“我对我的进步是满意的”),看她们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地前行。王安忆回顾她从年轻到后来某种程度的反叛和回归,让我们了然她风格的多变,她深知自己的局限,又总是要在承认局限下有所突破。迟子建也做过多种尝试,但步履稳健,她还有更远大的将来。

图片 11

阿来是自认不属于任何“文学圈子”的作家,他以《尘埃落定》博得了万千读者的青睐。那时他已经在文学的路上踽踽独行很久了。他没有说,但实际上他也有着史诗情结:他要写的是“从传统到现代”。因此,他离历史和现实同样近。他说,面对发生的那么多事情,文学书写怎么能够假装歌舞升平?面临这样的现实,市场完全不重要。他固执,并坚守。阿来强调天赋在文学创作中的作用,苏童也说写作需要天赋,王安忆说写作要有才华是一样的意思。这其实都是常识,有些成功的作家不提这一点,并非他们否认天生的才情和艺术敏感的重要,只是怕刺激失败的作手罢了。王安忆还强调作家必须诚恳。她特别关注自己的同辈,她说韩少功、史铁生、张承志、张炜,都是对文字特别慎重的作家。她的意思可能是,敬畏和善待文字,与为人诚恳有关?也许就是“修辞立其诚”的古训?

图片 12

张炜给一般读者印象最深的是早年的《古船》,这同样是勇敢地面对历史和现实的力作。第八届茅奖(2007-2010)授予他篇幅巨大达千万言的《你在高原》,可能只是茅奖近年有意向终身成就奖性质倾斜的一步,因为能从头至尾读完这部大书的同行,更不要说是普通读者,肯定达不到《古船》《九月寓言》《柏慧》等的读者人次。

图片 13

麦家、金宇澄,据说都是不事张扬的性格,埋头于低姿态的写作。他们分别经过多年的沉潜,而后在网络文学的促发下,找准自己的定位:麦家的“谍报”题材,金宇澄的上海方言写作。他们从没没无闻到占领市场,完全不同于前述作家们的常规道路了。

图片 14图片 15

李佩甫、刘震云、刘醒龙,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小说家。李、刘皆河南人,他们同是熟悉农村、农民,说起故乡事如数家珍,如说他们的不同,则佩甫更多农民老实那一面,震云偏得农民“狡猾”那一面,用他评孔子的话,夫子是刻薄的人,“刻薄的人有见识,刻薄的背后藏着对所有的人的悲悯”。与李佩甫、刘醒龙孜孜矻矻地书写着生身热土上悲欢离合的同时,刘震云显得总是不那么安分,你以为他变着方儿写生活的真实包括它的黑暗面吧,而他说他用力的是写人,写人性的复杂性,灵魂的复杂性,而不是社会层面的黑暗。

图片 16

毕飞宇、苏童,这一对分别落生在苏北、苏南的作家,可以说是江苏的双子星座,但他们的光远不限于照耀一省之地。他们和前述的迟子建、麦家都是习称“六○后”的所谓实力派。采访者跟毕飞宇、苏童的对话,我看了觉得不“过瘾”,似乎还应该延长,深谈。因为他们都是妙语如珠,不是说他们善于修辞,而是他们以从小具备的敏感和悟性,对自己,对文学,以至对外部存在,社会和人性的复杂,多有自己的想法,说自己的话,总之,新见层出,——处处有自己的发现,这里不具引。他们走自己认定的路,必有更远大的前程,并以证明新一代摆脱老教条羁绊,达到“思想解放”的善果。还有周大新,徐贵祥,柳建伟,他们和莫言一样生在农村,来自部队,后两位且同样是“军艺”徐怀中的学生。他们各有各的故事,在现实和文学面前各有各的思考(柳建伟甚至说是“无解的大困惑”)。我浏览全书目录时,还产生一个题外的问题:岭南学者型的刘斯奋,在《白门柳》前二卷获第四届茅奖后;北方“纪实型”的张平,在《抉择》获第五届茅奖后(我们还一直记得他连续以《法撼汾西》《天网》《十面埋伏》《国家干部》轰动读书界内外),却都像封笔一样,不再写作和出版新书。是因为他们步入了官场的缘故吗?从这本书里得知,刘斯奋是在完成了《白门柳》第三卷后,改弦更张去实现平生另一个爱好——书画,全力以赴,亦已得偿宿愿。值得祝贺。张平在担任副省长的实职后,于日常的忙累同时,对现体制下领导干部的“任重如山”有了新的“太珍贵”的体验:“我从另一个层面看到了更为复杂,更加丰富多彩、波澜壮阔的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我想,这对我今后的写作,也一定会有一个正面的促动。”好的,我们期待着。
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