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一本张小娴 …,其实是打心底里厌倦你了

励志成功

摘要:
小雅仔细端详着涂得鲜红的指甲,斜眼看了看素纶,漫不经心的说:男人说不喜欢你这样那样的,其实是打心底里厌倦你了,你没必要改,你永远也改不来他喜欢的样子,最后还找不回自我,多亏啊,这事咱可不做啊。素纶一脸

摘要: 《谢谢你离开我》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买了一本张小娴 …

摘要:
京城的大街上,小贩叫卖声、孩童欢笑声连成一片,热闹非凡,一片繁华盛世景象。偶尔出现的破坏和谐的景象,通常很快就会消失,比如现在,就是其中一个偶尔。一群人追赶着一个正飞快跑着的少年,仔细打量少年,他所

小雅仔细端详着涂得鲜红的指甲,斜眼看了看素纶,漫不经心的说:“男人说不喜欢你这样那样的,其实是打心底里厌倦你了,你没必要改,你永远也改不来他喜欢的样子,最后还找不回自我,多亏啊,这事咱可不做啊”。素纶一脸的懊恼,“小雅,咱闺蜜一场,你说说,我是真的很差劲吗?”小雅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出息点好不,不就一个陆一铭吗,就让你怀疑人生怀疑自己了,我程小雅敢在这拍了桌子说,他陆一铭离了你,再也找不到一个肯把他当宝的人了,你最大的败笔就是把他宠得无法无天。所以目中无你了。”

图片 1

京城的大街上,小贩叫卖声、孩童欢笑声连成一片,热闹非凡,一片繁华盛世景象。

回家的路上,素纶一直在想小雅的话,原来不是自己不够好,原来感情真的很复杂,不是我对你好就可以延续,任何一方厌倦了就可以单方面终止,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谢谢你离开我》

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买了一本张小娴的《谢谢你离开我》,置于枕边,临睡之前,品读几页,感觉就像在大草原漫步,心情无比悠然。

《谢谢你离开我》是张小娴最新力作,我偶尔看到的情况下,原本一本小说都不看,不喜欢看文字的我,这本是我人生之中第一本会好好看完的小说,我膜拜自己,因为我真的不是看文字的料。可是,我发现了一点,我开始会写文字,即使一点都没有文采,至少我敢写出来,肯写出来。我写东西时候不喜欢被打扰,现在门外有只怪兽不断的打扰,我想掐死它。为了保持本文的安静和真实,我决定锁门。在转入正文之前,我需要换首歌—《C’est
La
Vie》。张小娴,心很美。写出来的很真实,但是却不露骨,隐约从文字里看到其心思,其感受到的东西。我的读后感很短,请恕我笔拙。近期微薄上涌现了很多简短而用力的字句。我有看后感,以及读后感。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我会选择不如不见。遇到了,方知道爱的深刻,却不能在一起。如果有返回键,我果断回去原来的时刻,并且选择我还是错过你会比较好。大家不用较劲,不用揪心,不用伤感情。有人说切实地来给你说一句“永远”,到最后给不了永远你,请你果断离开。世界上没有这样卑微的等待,当初流过的泪,告诉自己当做是卖唱卖笑;流过的血,当做是献血罢了。假如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告诉只要自己记得就好,不负责任的人你也被指望他会给你记得。你留在这座城是因为我,我开心,感动。你最后的离开也是因为我,我应该跟你说声抱歉,我没能力把你留住。但是你应该庆幸,你解脱了,可以离开曾经经历过种种的地方。而我,一辈子留在这里接受你我曾经的重复。我再不相信回忆,因为回忆里面的那个人,不一定在想念你,早就把你忘记一干二净,果断告诉自己他死了。如果可以回到从前,我真的不喜欢遇见你。因为我不能接受现在的结局,当初植入骨血的亲密,最后得一个直白的冷漠。不要去相信他会来找你,因为他会告诉你一个永远,也可以立刻告诉你永远到期了。说好的约定,几天后来一个华丽的转身,口中道理一大筐,并且告诉你,所有的错误都是你自己造成。如果遇到这个人,你还是自认弱爆了。坚持是可贵的,但是放弃也是明智的。你清楚自己付出多少,对方如果不理解不珍惜,你再争辩也是徒劳。

编辑推荐

这是张小娴最美的散文。美在每个充满灵性的文字,美在细细道来的倾诉话语。美在作者书写时真实饱满的情绪,更美在打动人心的厚重情感。两年的等待加最美的文字,就是你面前这本最值得期待的新作。

内容推荐

本书是张小娴的最新爱情散文。主题是离开,实际是透过离开讲女人的成长,告诉我们爱一个人只有两条路,给他自由,或是成为很棒的女人。无论单身与否,首先要有自己的独立性。因为离开原本就是爱情与人生的常态,那些痛苦增加了生命的厚度,有一天,当我们可以微笑地转身,就会明白,一个不爱你的人,绝不会比你的生命更重要。

作者简介

张小娴,香港知名作家。她是全世界华人的爱情知己。上世纪90年代初于《明报》连载《面包树上的女人》而声名鹊起。
张小娴以小说描绘爱情的灼热与冷却,以散文倾诉恋人的微笑与泪水,迄今已出四十多本小说和散文集,深受广大读者好评。
张小娴对人性的洞察,使她开创了一种既温柔又犀利的爱情文字。每一字句都打到心坎,让数以千万的读者得到疗愈,而我们也能从她的作品中豁然明白,爱情的得失从来就不重要,当你舍弃一些,也许得到更多,只要曾深深爱过,你的人生将愈加完整。

偶尔出现的破坏和谐的景象,通常很快就会消失,比如现在,就是其中一个偶尔。

三年了,两个人在一起越久,反而觉得越来越陌生,两颗心背离的越来越远,同床共枕,却是同床异梦。每天下班回家,两个人在同一间房子里,他玩他的游戏,她做她琐碎的家务,有时候,就看着他认真游戏的背影发呆,她有时会跟他说:“陆一铭,我们一起看电视吧、”他总会抛出一句,“电视有什么好看的、”,她又说:“要不你陪我去逛街吧”。“没看我正游戏了,多大的人了还需要陪。”说的多了,素纶自己也觉得尴尬,所以再也不提。

一群人追赶着一个正飞快跑着的少年,仔细打量少年,他所穿的衣服,不算是很华丽,在这大街上一晃眼,你便看不出来这大街上谁是他。

不光如此,素纶觉得他是在挑剔她了。闲暇的时候,她也学学化妆,每次陆一铭都说:“别整这些,我不喜欢你这样,不好看。”说的多了,素纶索性把化妆品都丢了。上班的时候,素纶常常会发短信问问他,有次陆一铭生气的时候就挑明了,“你没事别老发那么多短信,看着烦,我不喜欢你这样。”素纶强憋着眼泪,被人嫌弃的感觉那么强烈。还有,素纶喜欢逛空间,喜欢发表心情,见解,陆一铭又不乐意了:“你每天闲的,那么喜欢把自己的事自己的心情公诸于世吗,我真的不喜欢你这样。”不喜欢这样,不喜欢那样,到底喜欢哪样呢?为什么最近听的最多的就是他说,我不喜欢你这样。素纶突然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了。

但是,如果你看到了他的容颜的,你一定会被惊呆,仔细一看这个脸蛋儿,水水嫩嫩,白白漂漂,整整一个美人儿啊!

陆一铭以前不是这么说的,他以前说,她是他的女主角,他的世界不能没有她。他永远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他说,素纶,你是命运给我的惊喜,他说素纶,我爱你胜过爱自己的生命,他说素纶,我喜欢你所有的样子,他说素纶,我要陪你看日出,陪你走到生命的终点······他曾不远千里赶到她身边陪她过生日,他曾从背后拥着她看窗外的烟花,他说素纶,这是最美好的时刻,因为有你;炒菜的时候,他喜欢从背后抱着她,说,老婆你真贤惠;他们也曾经,挥舞着手里的烟花,在田野里奔跑着追逐着;他们也曾经牵着手在雪地里走几个小时的路,留下一串的脚印;他们也曾经······

少年向后看了看对他穷追不舍的那群人,撇撇嘴,真倒霉!他们干嘛不放过她!

门外响起了陆一铭的脚步声,素纶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经意间泪湿了脸,回忆真的不能触碰,它是泪腺的开关。迅速擦干泪水,起身去开门,“回来了、”“嗯。”简单的对白,陆一铭直接开了电脑,游戏。不记得有多少次了,因为他通宵而争吵,那个男人,总是不会爱惜自己的身体,别人关心他又不领情,实在不知好歹。

李夙沫看到迎面走来的两个男子,身后跟着两三个护卫,前面那个墨色衣服的人她好像在哪见过。不过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当下心一横,在人群中左穿右穿,然后闪到那个穿墨色衣服的男子面前,一把抱住他,紧紧的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其实仔细想想,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大的矛盾,无非是一个过度关心,一个厌倦这样的关心,所以很多时候因为一些小事,像仇人一样,冷战好多天。每一次素纶都会心软去哄他,更骄纵了这个男人。她不明白,陆一铭对她到底还有没有感情,每次问他还爱不爱,他都会很厌烦的说,别提那些爱啊爱的,没意思。殊不知,口头的承诺其实能给女人安全感。好多次他都要她走,但是真正走的那一次,他却抱着她不让她离开,他说素纶,我舍不得你。也许,他陆一铭也害怕一个人。

此两男子乃当今皇上第五、七子,据说五子性情古怪,李夙沫很不巧的抱住了五王爷,后面追着李夙沫的人,左瞧右瞧,瞧不见她了,带头的一声令下,分头找。

他们的感情,开始得太轰轰烈烈,但是素纶真的希望跟他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下班回家说说话,看看电视,逛逛街;有条件了,要两个小孩,一起培养孩子;老了,有个伴,享受儿女绕膝的幸福;

李夙沫听到没了动静,心中侥幸,她悄悄转过头向身后望了望,嘿嘿,走了。开心一小下后,她想起了她似乎抱着一个人?她转回头便看到,眼前这个很帅的人,脸上布满了乌云,吓得她赶紧放开他,“对对对、对不起。”

素纶好几次拽着他的胳膊说,“陆一铭咱们结婚吧。”陆一铭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结婚急什么呀。”一句话就搪塞了过去。素纶不动声色,心里却狠狠的难受,陆一铭你不知道,每个女人都希望是被求婚,而不是主动提出结婚还要被你拒绝。优雅的接受求婚,那应该是一个女人最满足的时刻,这辈子,恐怕无福消受。

“把他带回去给本王关着。”君祁黑着脸说到,竟敢在大街上抱他!还是个男的,他一定要好好的把这个小子揍一顿!

她说,陆一铭我们还是分手吧,你连安全感都不能给我。陆一铭笑笑,随便你吧素纶。

君祁身后的人憋着笑,看来五哥的生活会增添些乐趣了。

也许他以为,素纶跟以前一样只是说说而已,也许潜意识里,他笃定的认为,这个女人离不开他。

君祁也没了心思和君亦去什么酒楼了,阴沉着脸大步向他的府中走去,可怜的李夙沫就这样被押到了君祁的王府。

但是这一次,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素纶。在第二天清晨醒来的时候,她没有看到素纶的身影,包括她所有的东西都没了踪影。他的心瞬间被掏空了一般,他连滚带爬的下了床,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在房间里乱蹿,素纶的手机摆在床头,压着一张字条:我来的时候带着我们两个人的爱,走的时候带着我一个人的疼。我没有安全感,所以我要去找个地方让我依靠,再见,陆一铭。

君祁的王府内,建筑风格很特别,没有那么多的金炉次第,只是多小榭亭台、花草树木之类,放眼看去,不会有身在王府中,与权贵相交的压迫感,心中反而会觉得很舒适、自然。

陆一铭,突然像一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他说素纶,习惯了你的关心,我只是忘了我爱你,忘了你也需要我的爱。

李夙沫被押到君祁的王府后,虽然君亦也想凑热闹,但是今天君祁的心情很不好,于是他被君祁无情的赶走了。

火车开动的时候,素纶泛红的眼眶里是无限的留恋。再看一眼这座城,最后爱一秒那个人。

“你抱本王做什么?”君祁坐在一把柚木椅上面,冷冷的看着被两个护卫押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年。

别了,陆一铭。

李夙沫怕怕的看着君祁,她进了这王府后,算是想起来了,他就是五王爷君祁,曾经在皇宫不经意瞥过一眼,只是他应该不认得她吧?

别了,那些年少轻狂的故事。

“我、我、”李夙沫我了半天也没有想好说词,此时的她脑子迅速的转动着,当然她是没有转出任何的说词。

别了,那个天真的自己。

君祁对于被审问的人,说话向来简洁扼要,跪着的人此时的神色他看在眼里,“你是谁?”

别了,我闪了腰的爱情……

“我,”李夙沫顿了一下,她不是早就想好了自己的名字吗?“我是苏梨。”

“苏梨?你是女的?”君祁对于她说的名字有些吃惊,再看她的模样,穿上女装的她,绝色倾城。她真该换下了这身男装,君祁有些嫌恶的看着跪着的少年所穿的衣服。

“嗯。”对于君祁看穿她是女的,李夙沫一点也不着急,毕竟他不知道她是李夙沫。

君祁起身挑起李夙沫的下巴,让她的眼睛直视他,李夙沫的心中一动、脸微微一红,她从来没有这么直白的与人对视过,而且还是男人。

他细细的将她打量了一番,这容貌百看不会生厌?他放下了她的下巴,对她身后押着她的护卫吩咐到“把她关柴房去。”

听到君祁冷冷的话语,李夙沫眼中出了一丝惊愕,他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心么?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女的吧,而且她的模样也不差吧?

仅仅是一个下午,京城的流言便传盛了。

“你知道吗?今天五王爷被人强抱了,还是个男的。”

“什么?五王爷被男的强暴了?”

“啊?五王爷是断袖,被那个男的强暴了。”

第二天,流言便传到了王府,君祁的脸色能与锅底比黑了。他快步走向柴房,一脚踢开了柴房的门,正蹲在柴房一角的李夙沫慌忙的站起来看着他。

“你十天之内给本王找到一个王妃。”君祁的眼神像是要把李夙沫给吃了般,吓得李夙沫赶紧低下了头。

待在柴房的李夙沫并不知道外面的流言,只以为她快要离开这里了,所以忙点头,“好、好”

不过,他今天怎么了吗?为什么这么吓人呢?

君祁走出柴房,柴房也不再上锁,李夙沫忙跟他出了柴房,她去给他找王妃?

李夙沫原本打算偷跑掉,可是君祁却叫人与李夙沫一同去找,似乎是看穿了李夙沫的心眼。

李夙沫只能乖乖的去给他找王妃,不过这事对于她来说,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毕竟和她一起玩耍的那些姐姐妹妹们,有不少恋上了他。

李夙沫先到了她最好的朋友游蓠家里,游篱听下人说李夙沫来了,忙欣喜的出来接她,“夙……”

李夙沫打断了面前女子的话,笑嘻嘻的说到“这位姐姐,我是苏梨,今日前来是想做个媒。”

女子看懂了李夙沫递给她的眼神,也想起她是离家出走的,便随着她,“苏梨?做什么媒?”

“五王爷……”

女子听到了五王爷三个字,或许她猜到了,她打断了李夙沫,不让她继续说下去,或许她不知道?“苏梨难道还不知道么?五王爷是断袖。”

“断袖?”李夙沫惊讶的看着她的好朋友,那个君祁怎么可能是断袖,如果真是断袖他急着找王妃做什么?

女子从头到尾细细说来,只是李夙沫虽然听完了整个故事,但是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明白那个强抱君祁的人,就是她。只是觉得既然君祁是断袖,她不能害了她的朋友们。

李夙沫没有再去替君祁找王妃,而是垂头回到了君祁的王府,君祁见到垂着头的李夙沫,脸一黑,“你不去给本王找王妃,在这里做什么。”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断袖?”李夙沫问他,她有些不高兴,骗她去给他找王妃!

“本王不是断袖。只因为你昨天抱了本王,才让本王成了断袖。”说到这里,君祁激动的捏起了拳头,如果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是个男人,他一定一拳揍过去了。

李夙沫听了君祁的话,喜出望外,如果他不是断袖,她的姐妹们嫁给他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李夙沫又蹦蹦跳跳的去找她的朋友了,只是她们依旧觉得君祁是断袖。但是有一个,怕是爱君祁入骨髓的女子,姚中堂之女姚希雪。李夙沫对她一说,她欣喜的同意了,直跟李夙沫说着谢谢。

李夙沫挠挠头,又跳回王府复命了。只是她没想到,她替他找到了王妃,他的脸好像更黑了,或许是她的错觉?

替君祁找到了王妃的李夙沫,以为自己可以离开这王府了,只是没想到,她只是可以侥幸的离开柴房而已,偶尔她会嘲笑自己,她堂堂一个丞相府的千金,怎么落得了住柴房的下场?

李夙沫自从替君祁找到了王妃后,再也没有记时间,一天,她正无聊的晒着太阳的时候,君祁找她来了。“你给本王找的王妃呢?”

李夙沫奇怪了,希雪不是同意了么?“姚希雪小姐呀?”

君祁生气的一把拉起她,“姚希雪?你这是耍本王么?她和路将军的儿子定了亲!”

“怎么可能!”李夙沫一点也不相信姚希雪会与路将军的儿子定亲,如果他们真的定了亲,希雪为什么还要答应她?

“没有什么不可能,明天是第十天了。”君祁扔下这句话就走了,第十天,他看她能给他找出什么样的王妃来,如果找不来……

李夙沫彻底的忙了起来,因为她算了算,那是第九天。那天她真的成了说媒的,走门串户,只是京城里对于君祁是断袖的传言越来越扎实了,没有哪个女子愿意嫁给一个断袖。

李夙沫抑郁了,第十天,君祁带着人带了喜服,到了李夙沫的房间里,君祁心情极好的问她“本王的王妃呢?”

“没有。”李夙沫低下了头,横了心准备迎接他的愤怒,只是他生气的脸很吓人,能不看则不看。

“没有?你始终得赔本王一个王妃!”君祁似乎又生气了。

“可是,可是她们都不愿意嫁给你呀!”李夙沫急了,当初她是不该鲁莽的抱住他,可是这已经无法挽回了,而且她又找不到嫁给他的人。

君祁打量了李夙沫几眼,伸手又挑起她的下巴看了看,“嗯,模样不错。”

君祁向身后的人说到,“换上。”

李夙沫怔在了原地,她?可是,可是她好不容易从丞相府跑出来,她才不要又进入另一个牢笼,“喂,我……”

没等李夙沫说完,君祁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吓得李夙沫不敢说话,“若不是你,想要嫁给本王的人何其多。”

这句话勾起了李夙沫的愧疚,确实,如果不是她,他应该能娶上十房八房的。

君祁出了门去,丫鬟们给李夙沫换上喜服后,他进去一看,眼前女子白皙的脸已经沾染了点点红晕,“好,明日成亲,我现在去秉告父皇。”

那天下午,李夙沫被送回了丞相府,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君祁知道把她送回丞相府,她没有说过她是丞相府的人啊?

更奇怪的是,她爹娘并没有生气,仿佛她从没有跑出去一般,她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出来到底是为什么。

第二日,喜气洋洋,吹吹打打,李夙沫被迎进了王府,拜堂、被送入洞房,李夙沫只觉得一切都好糊涂。等君祁来了她一定要跟君祁问清楚。

晚上,君祁进了洞房,李夙沫准备把盖头扯下,君祁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我来。”

君祁挑开了她的盖头,她只觉得一股酒气迎面而来。

君亦来了,他来闹洞房,为他五哥婚后的和谐生活来了,君亦大笑着,“五哥,没看出来呀,好计抱得美人归!好、好!”

李夙沫看到君祁的脸立马黑了起来,一巴掌把君亦拍不见了,李夙沫疑惑的看着君祁,“他说什么好计?”

君祁端起交杯酒,“先喝酒。”

“哦。”李夙沫和君祁手挽手喝了交杯酒,李夙沫还是想问清楚,“他说什么……”

君祁抱起李夙沫,第一次对李夙沫露出笑容,显然他今天很开心,开心的憋不住笑了,“什么话等洞房后再说吧。”

他见过姚希雪,确实很喜欢他的人,只是他不喜欢她。他喜欢那个曾在皇宫里见过的女子,蹦蹦跳跳,还缺心眼儿。

第七天他去找的姚中堂和路将军,也不过是第八天,姚中堂将姚希雪和路将军的儿子定亲,只是这个傻瓜没明白过来,为什么那次在街上追她的人,一散没了音讯。为什么这么喜欢他的姚希雪被定亲了,为什么他知道把她送回丞相府,为什么她抱了他,他只是把她关到柴房,而不舍的打她一顿。

不过什么事,洞房后再说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