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开国元勋之一,2、2014新京报年度好书榜 3、2014年度华文好书榜

文学作品

摘要:
林寒接到小强电话的时候,正在像猪一样的酣睡。电话刚接通就传来小强公鸭嗓子的叫声,哥你到底还来不来啊,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兄弟们都来了,就等你呢。林寒慵懒的看了一下表,六点二十,然后说,好的我一会就到。

摘要:
上周在北京举行的2015全国图书订货会上,史无前例地,同时有三个2014年度图书榜单出炉发布—新浪好书榜,新京报年度好书榜和华文好书榜。
如需查看,请点击下面链接查看: 1、2014年度新浪好书榜 …

摘要:
天描上了晚霞的红晕,最后一缕的斜辉,钻过木工房梳漏的板,照在那张脸上,发丝垂着几个光点,眨闪眨闪。莫迟正跨在那足有五米长的条凳上,双手上前推,身体也跟着伏下,差了个万岁万岁万万岁。算了吧,见鬼,他在

林寒接到小强电话的时候,正在像猪一样的酣睡。电话刚接通就传来小强公鸭嗓子的叫声,哥你到底还来不来啊,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兄弟们都来了,就等你呢。林寒慵懒的看了一下表,六点二十,然后说,好的我一会就到。

图片 1

天描上了晚霞的红晕,最后一缕的斜辉,钻过木工房梳漏的板,照在那张脸上,发丝垂着几个光点,眨闪眨闪。

林寒,十九岁,外号黑面苍龙,A市黑社会傲龙家族老大,自幼丧父,十六岁出来闯荡一手创建了这个社团。小强和小伟是他的左右手,小强,十八岁,外号笑面飞龙,为人机灵,一肚子坏水,社团开国元勋之一。

图片 2

莫迟正跨在那足有五米长的条凳上,双手上前推,身体也跟着伏下,差了个万岁万岁万万岁。算了吧,见鬼,他在刨着一根锄头把。过了一会,他右手提起那锄头把,闭起左眼,右眼便成了一条准尺,度量比划起来,又摸拭了一番,大概觉得合适了,将其放了下来。木工房旁的苦栋树上,挂着个喇叭,锈迹斑斑,像一从雨水沤过的烂叶。就在这时,不合时宜得响起来,传来广播员鸭子版的人声,惊得树上栖息的几只鸟险些掉下来,差点发生空难。当然,也把莫迟惊得一怂,吓得人要肾虚。

小伟,十八岁,外号冷面傲龙,自幼在少林寺学武八年,善打拳,重义气,沉默寡言,社团开国元勋之一。

上周在北京举行的2015全国图书订货会上,史无前例地,同时有三个2014年度图书榜单出炉发布—新浪好书榜,新京报年度好书榜和华文好书榜。
如需查看,请点击下面链接查看: 1、2014年度新浪好书榜
2、2014新京报年度好书榜 3、2014年度华文好书榜
资历最老的“新浪好书榜”主打“文艺”关键词,它告诉我们,纯粹的文学与敏感的文字在2014年并未离我们远去,反而形成了与周遭的热闹与浮躁相
对应的充溢着细腻的情感与敏锐洞察力的独特一级;第二年介入书评的“新京报”首次按类别推荐好书,榜单流露出“高大上”的小众气息,其间既有少人问津的大部头的文化书系,又不乏经典的年度译本。将《顾随全集》纳入国故类年度好书,《奇石:来自东西方的报道》的译著列为年度畅销好书的做法,虽具争议,却为读者洞开了更广阔的阅读视野;首度推出的
“华文好书榜”则在庞杂中隐现前两份榜单的身影,彰显出2014年度的书业繁荣。
同样是在此次图书订货会上,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应用涵盖了全国2000多家书店的“开卷全国图书零售市场观测系统”,证实了2014年的书业繁荣—图书零售整体增长10%左右,实体书店销售回暖,同比增长3.26%。
“开卷”同时发布的2014年度虚构与非虚构类畅销书排行榜中,虚构类畅销书的前三名分别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让所有人心动的故事》、《百年孤独》和《追风筝的人》;非虚构类畅销书排行榜前三名则是
《之江新语》、《谁的青春不迷茫系列-你的孤独,虽败犹荣》和《看见》。列入三甲的畅销书,绝大多数曾经出现在新浪和新京报的历年好书榜上,它们无疑已经成为过去一年那些不容错过的好书迈向畅销与长销的风向标。
年度最佳文艺书: 贾平凹《老生》
坚守文学阵地,一年一部长篇的贾平凹,在这部新长篇里采用了民间写史的方式叙事,同时用受到争议的解读《山海经》的方式来推进情节,用最中国的方式记录百年中国史。贾说,这个年代是失去记忆的年代,人们容易把什么事情都忘掉,所以自己经历过、听说过的事,就有责任把它写下来,给后辈做一个参考。
邵燕祥
《一个戴灰帽子的人》年逾八旬的老诗人和老作家邵燕祥,撷取了1960至1965年的历史片段,通过个人经历的断面,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读懂当代史的宝贵窗口,其中更有一个八旬老人对历史直抒胸臆的反思。首度入选新浪好书榜的邵燕祥告诉记者,这是来自民间的对其写作的肯定。
止庵《惜别》原先只写书评的止庵亲历至亲的离世,写出了人到中年的生死体悟。《惜别》记录的是一粥一饭,绵长细碎的寻常日子,相隔不相绝的平淡亲情。私人化写作,以个体的生命记录和感悟写作,似乎成为2014年在文坛蔓延的一种普遍的情绪。
蔡崇达《皮囊》它获评新浪好书榜的年度新锐图书。上市不到一个月就爆红,并刺激了无数读者的泪腺。蔡崇达用一种客观、细致、冷静的方式,讲述了一系列刻在骨肉间的故事,与止庵的《惜别》异曲同工,却又串联起了自己的家乡,一个福建渔业小镇上的风土人情和时代变迁。一直在做新闻特稿记者的蔡崇达表示,对他而言,文学太珍贵了,所以一定要找到觉得适合的题材和有能力表达时才会去写。止庵盛赞《皮囊》:“从头到尾充满着敏感,作家如果不敏感,很难成为很好的作家。
徐则臣《耶路撒冷》
70后从逃离故乡到怀念故乡,书中抒写了一代人的命运轨迹和精神变迁。独如一座印记深刻的青春纪念碑。
年度最佳翻译书:
托马斯·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本书受到作家张小娴的特别推荐,称之为2014年度必看之书。她说:“一本谈经济的书,多次拿《高老头》和《理性与感性》两部经典小说做例,作者天才横溢,这本书改变了我对财富、资产和积蓄的看法。
奥兰多·费吉斯《耳语者》这是唯一一本同时出现在三个好书榜单中的书。广西师大出版的一本厚重的大书。几千份私人档案,细致入微地记录了斯大林时代普通苏联人的家庭生活。这些记录是历史永远不该忽略的看似普通却深重无比的基石。
奈保尔
《大河湾》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的巅峰代表作,被誉为“最后一部现代主义的伟大史诗”,小说中描述的是后殖民时代非洲纷乱的场景。
翁贝托·艾柯《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仍然是经典译作。这是一本关于书的书,以书籍、藏书和爱书为主题,其中还有对电子书的思考和关于未来图书发展的科幻。令人脑洞大开。
约瑟夫·布罗茨基《小于一》这是一本伟大诗人的自传,一部私人回忆录。布罗茨基以创造性的诠释和解读,完成了对阿赫玛托娃和奥登等人的致敬。这本书也是唯一进入新京报好书榜单的一本年度文学类好书。
年度最“自然”书:
戴维·乔治·哈斯凯尔《看不见的森林》用一年时间,在每次观测中专注于一平方米所潜藏的秘密,生物学家用一小片森林做样本,展示了森林和栖息者的生活场景。揭示了人与自然的关系。它获评新京报的年度新知类好书。
涂昕《采绿》与哈斯凯尔的《看不见的森林》异曲同工,这也是一本用自身的感知和看见,阐述人与自然关系的新知自然书。纵览2014年图书市场,自然与博物学类图书无疑成为引人注目的新的增长点。这本书中,作者花了两年多时间,用图片和文字记录城市的每一季草木,引导人们去发现身边的博物之诗,生命之诗。

莫迟绕过那些七零八落的木箱木桌木板凳,堆在一旁的木屑闷出了厚苦的气味,追着鼻子走,让莫迟有些心安。闭了门,扣上那把老式大铜锁,莫迟立在打禾场的边缘,看着村口,等着生厂队收工回来,刚刚的鸭子声播放的就是收工的讯息。

林寒拿着刚买的礼物到达酒店的包间时,满屋的喧嚣戛然而止,。小强笑道说哥,我以为你不来了呢,你不来大家也不敢开始啊。林寒坐下来为了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都是自己兄弟没那么多规矩,再说今天兄弟的生日,没有大小大家尽情的玩乐。顿时整个包间的场面又开始热闹起来。

“东方红,太阳升……”,像极了合唱团的歌声,看来,假如有一天没田可以耕的时候,生产队可以顺利转业成合唱团的。但这种情况似乎不会出现,我们一直都说我们是地大物博的。这片土地拥有神奇的魔力,她培育出了五百斤一棵的白菜,还有肥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全社杀一口,足够吃半年。

林寒扫了一眼屋里的人,小强的旁边坐着他的女朋友圆圆,也是此次宴会酒店的大堂领班。在她旁边安静的坐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再就是永远是冷面孔的小伟,还有七八个兄弟,全是社团的骨干。林寒又看了看陌生女孩,披肩的长发,大眼睛,皮肤白皙,标准的美人胚子,穿着一身校服,这样的打扮和屋里的人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此时可能注意到林寒正在看她,马上脸红红的低下了头,手不停在玩弄桌布。林寒心想,呵~~现在还有这样的女孩,有点难得啊~

由上面可见,假如真是惹人厌恶的一个词,因为它总是站在真实的对面和我们作对。莫絮闲言。合唱团生产队,总算到了村口,整齐的队伍,划一的步伐,肩上扛着锄头,铲子、耙子。有可以看出,我们的人们,是可以为民有可以为兵的,只要情况需要,把锄头铲子换成枪便可以。莫迟假意踢着地上的草,目光如炬,在人群中,像筛子,先粗粗过一便,然后细细选。终于,看到了那个蘑菇头女孩,想要扬扬手,又停了下来。就那么看着这么一队人,从前面走来,中间穿过,然后剩下尾巴。当暮光被山影完全收起来,农历十三的夜晚,一轮黄月携眷着几片薄云升起,在两座山的中间,像极了女人垂在沟里的宝石,一样地迷人。不过谁也讲不清究竟是女人魅惑,还是宝石勾引。

小强这时候介绍说,这是圆圆的邻居小轩,周末不上课在家无聊,跟着出来玩的。林寒拿起酒杯客气的说道,初次见面干一个吧。小轩慢慢抬起头,还是脸红红的怯怯的说,不好意思哥,我,我不会喝酒。小强接着说嗨,大哥跟你喝你就喝就喝一杯就好,这时候别的兄弟也跟着说,大哥跟你喝酒你不喝,不给面子是吧。小轩赶忙解释道,不是的,真的不是的,我真的不会喝酒啊。

合作社大饭堂里,其实也不算什麽大,就是一间做工草草的土胚房,就像小孩子的过家家作品。几张长桌,由于在杀猪时,猪在这桌上开膛破肚,不免带上味道,混着煤油灯的味,又腥又呛鼻。为什么不洗干净呢?开始也用洗衣粉什麽山药水洗,后来洋的土的,今的古的方法都试过了,还是不行。村上有个自下患小儿麻痹的杀狗人,当他歪咧着步子走来的时候,百米范围内狗都会吠起来。究其根本,也许杀狗无数,狗的气味早侵入骨肉,所以别的狗知道那是它们的相见眼红。同样,留于世界的痕迹,也不易抹去。

说实话此时的林寒有点尴尬,毕竟守着这么多的兄弟,第一次有人这么不给面子,但是想想就一小孩还是算了吧。于是自己端起杯一饮而尽,说道算了,还是个学生别难为人家了。大哥既然发话了,兄弟们也没再说什么,大家都喝到差不多的时候。小强说大家还是去歌厅唱歌的吧。林寒骨子里不是爱热闹的人,于是站起来说,算了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小强他们也知道大哥不喜欢热闹,今天这样的场面能来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于是说道,大哥既然要走,我们也没办法,那我们自己玩的了。圆圆站起来说道,大哥你顺道把小轩送回去吧,她爸妈不允许她回家晚了。本来小轩准备自己打车回家的,但是考虑到刚才没和林寒喝酒,可能是惹着他了,所以也没说什么,只轻轻的点点了头,算是答应了。

桌子摆上了大铝煲,原本满满一煲饭,此时见了地,盘里的咸菜也所剩无几,没人说话,每个人都猛地往嘴里扒拉这饭,牙齿磨合咀嚼声混着喉头滚动的下咽声,在这夜里特别清晰。莫迟就坐在蘑菇头女子旁边,头抬起来的他,像鸡群里的长脖子鹤那么明显而突兀。蘑菇头拿筷子碰了碰莫迟,然后看了一眼和饿死鬼不遑多让的众人,悄声说:“别装斯文呐,有得米饭吃就多吃吧,等过两天恐怕得吃木薯干了。”

林寒和小轩出了酒店,上了他那辆破吉普。这车已经成了林寒在A市的一个标志,平时没事的时候他喜欢户外狩猎,就买了这车一直没舍得扔。小轩的家在郊区,大概需要二十几分钟的车程。林寒故意开的很慢,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不过基本上都是他在说,可能是害羞的缘故,小轩的话很少,安静的看着窗外,微微打开的车窗吹进一阵暖风,飘逸的长发配着那张绝世的脸庞,宽大的校服也遮挡不住那傲人的身材。林寒的心瞬间醉了,以前他根本不信什么一见钟情,可是现在他知道他错了。小轩在小区的门口就下了车,说是害怕她家里人看见。

原来,这蘑菇头叫梅灵,是本村的一个木匠女儿,而莫迟,则是泊来的,到这村上来学木匠活计。那木匠师傅就是梅灵的爸,而莫迟就住在梅灵家,两人也就日渐相识。

小区是A市环境最差的那种贫民区,到处脏乱不堪,也没有路灯,林寒说那你回家吧,我就在车上远远跟着你,看着你到家我再走,要不我不放心,小轩犹豫了一下说,那好吧再见。

——未完待续

林寒在回来的路上把车停在路边想了很多,自己可能是喜欢上她了,可是又想到自己的身份和她完全是两条道上的人,这可能吗?挣扎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小强的电话。小强说到什么事啊哥,林寒说,我需要小轩的全部资料,明天就给我整理好送过来,今晚你生日你先忙吧。小强说,我也不熟悉我问圆圆吧,明天答复你。林寒说,好的明天我等着,正要挂电话,小强突然问道,不对啊哥,你要人家资料干嘛?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林寒突然老脸一红,故作恼怒的说道,叫你准备就准备那来的那么多废。小强嘿嘿笑了半天,说道好吧,明天保证完成任务。林寒说道,忙你的吧,别闹事,玩的开心点……明天别耽误工地的正事。小强说,放心吧哥,我办事你就放心吧,说完就挂了。林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启动车子一路黑烟消失在那茫茫的夜色中……

《这是以凄凉的自传体写的,试着先投一篇,如果有朋友喜欢请给凄凉留言,凄凉保证会不留余力的更下去,如果没喜欢的就算了权当写着玩吧》……2014年01月26号凌晨一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